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汉末三十年在线阅读 - 诈虏脑涂地,征夫血染衣 141 老丈人的明察暗访

诈虏脑涂地,征夫血染衣 141 老丈人的明察暗访

        襄阳-监察院

        刘表、黄承彦、司马徽(水镜先生)、庞德公四人围炉而坐。

        “我说三位,你们也太不地道了吧…刘表苦笑摇头!”

        “景升兄这是何意?”黄承彦不解的问道,然而嘴角似有似无的笑意却出卖了其内心的喜悦。

        “承彦老弟,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谁不知道你家月英与弘农王之间的情事?”

        说着,看向另外两位继续开口:“还有您二位,一位侄子,一位爱徒,可谓是弘农王的左膀右臂,这弘农王是打算将我荆州后起之秀一锅端啊!”

        “景升兄莫要自欺欺人了,在我等看来,汉室江山有望出现一位光武帝般的人物,才是景升兄之幸,大汉之幸也!”庞德公捋须微笑。

        “此言差矣!我观文景、光武、明章,也抵不过弘农王益州所创盛世!”

        黄承彦的一番话使得满堂皆惊!

        汉朝的盛世有三个,分别是文景之治、光武中兴和明章之治。其中,文景之治是指西汉汉文帝、汉景帝统治时期,采取“轻徭薄赋”、“与民休息”的政策,减轻了人民的负担;光武中兴指的是东汉光武帝刘秀统治时期出现的治世;而明章之治则是汉明帝和汉章帝在位期间,东汉进入全盛时期。

        “我说承彦兄,虽说弘农王与你家月英两情相悦,但也不至于这般吹捧吧,我等承认,弘农王的确有当年光武之姿,但若说文景、光武、明章三大盛世皆不如现如今的益州,未免言过其实。”水镜先生司马徽摇头说道。

        “你们还别不信,你等可知晓这些时日我去了哪里?”黄承彦神秘的说道。

        “莫非…承彦去了益州?!”其余三人齐齐开口,见到黄承彦严肃的表情,刘表深吸口气,缓缓开口询问:“莫非其中另有隐情?”

        “的确!这大半年时间,承彦一直在益州,感触良多,真的是感触良多啊!”

        黄承彦深吸口气,继续开口:“当初承彦之所以有此一遭,完全是为了女儿的幸福,承彦老来得女,自然要对未来的女婿有所了解,毕竟元直、士元在弘农王手下当差,话语间自然有所偏袒,故,承彦觉得还是眼见为实!”

        “莫非承彦兄对弘农王这般人杰还不满意?”庞德公诧异问道。

        “你们不懂我的心情,弘农王虽为人杰,但毕竟情债颇多,而且如今群雄割据,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弘农王若胜还好,若败则很可能祸及家人!承彦倒是无碍,但我家月英…哎,不瞒各位,原本承彦属意诸葛家小子诸葛亮!只可惜那小子这两年一去不返,而且月英也对弘农王一往情深…”

        说到此处,黄承彦摇头苦笑。

        “别卖关子了,快点说说益州到底如何?能让我们沔南名士之首如此推崇?”

        刘表作为一方荆襄第一人,自然对后辈的情事没有太大兴趣,现在刘表最关心的,自然是益州的发展!

        刘表自负虽算不上文成武德,但其在位期间,荆州也算得上百姓安居乐业,士人交口称赞!而听黄承彦所言,似乎自己近二十年的发展,还不如那年纪轻轻的弘农王短短五六年间取得的成就,这自然激起了刘表的好胜之心!

        黄承彦自然看得出刘表的心思,笑着开口:“景升兄还别不信,承彦亲自前往益州后才知,德操的高徒与尚长的侄子信中哪是吹嘘?他们完全是在为其隐瞒,目的应是担心弘农王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顿了顿,见三人皆表情凝重的看向自己,黄承彦开始缓缓讲述他的益州之行!

        “现在的益州,给人的最大感觉只有一个字,‘变!’毫不夸张的说,每时每刻都在变化!

        先拿士元所在的北方三郡说起,陇西郡经过弘农王短短五年的发展,现如今俨然无论是粮食、亦或是禽畜的养殖,简直就不亚于汉中,成为北方第二个粮仓!但最为让承彦震惊的还是慈幼司!在那里承彦居然见到了位老朋友!蔡邕,蔡伯喈!”

        “什么?你没有看错吧?不是说那蔡伯喈早已亡故了么?”司马徽惊得直接起身,诧异的问道!

        “千真万确!蔡邕父女就隐居在陇西,现如今负责在慈幼司传授课业!而慈幼司的那些孩子原本便是孤儿,可以说若没有弘农王,他们中的大多数早已死无葬身之地,而弘农王在他们心中,简直如同神明般地存在!

        你们能想象么?数万孤儿,视弘农王如再生父母,文有蔡伯喈、士燮等当世大儒教诲,武有吕布这种不亚于西楚霸王的猛将训练,当这样一批孩子长大后,加入弘农王麾下会是怎样一番光景?!”

        闻言,就连自视甚高的刘表也倒吸一口冷气,讷讷不语!

        “而这,仅仅是益州远超其他势力的沧海一粟!

        武都,现如今已然成为最大的交易市场!弘农王将益州以及西域、交趾等地的货物云集于此,与中原商贾进行交易。”

        “等等,承彦兄不会是在吹牛吧,交趾的货物运到武都去售卖?还什么往中原交易?这怎么可能?且不说往来交趾山高路远,单单是中原等地同往武都,便不现实!”刘表反驳道。

        “景升兄莫要着急,这便是承彦接下来要说之事!

        这些年,弘农王最关注之事,便是道路!据说那弘农王与那张鲁一同研究出了一种名为水泥之物!据说这种水泥只需混入砂石,以水搅拌,浇洒在地面之上,等到其凝固后便坚硬如铁!

        而这种水泥只有张鲁等了了几人掌握配方,外人根本无法学习,而利用这水泥,在短短数年间,弘农王活生生在将山高林密的益州,打造出了一条贯穿南北的宽阔道路!

        借此,弘农王将麝香、猫、果干、鱼干以及西域的葡萄酒、棉衣等物皆在武都售卖,而这些东西知道到了中原地区,便有巨利可图!如此一来,为了利益,每次货物抵达之时,那些中原商人宁可翻山越岭或冒险走凉州,也争着赶到武都前来抢购!

        而现在的武都,西域都护府的异族、往来的客商、当地的茶楼酒肆,加之当地治安颇好,其繁盛程度甚至比当年的洛阳尤有过之!

        而西域都护府,则是让老夫叹为观止!不得不说,弘农王的能力,简直犹如那谪仙一般化腐朽为神奇!

        西域都护府在短短数月时间便灭掉了西域二十余国,随后将其整合,根据地域特点不同,分别建有葡萄园、棉花园、放牧园等,目前那些大族族长以及西域小国的国君已然大部分都搬进西宁居住,子女们还有专门的学堂学习汉语、诗词等,而那些异族家家供奉弘农王的长生牌位,奉若神明!”

        “可是…弘农王就不怕尾大不掉么?”刘表皱眉询问。

        “原本持有此想法者很多,但如今看来,那些异族不会如此做,至少这几代之内,绝对不会!”

        “承彦兄为何如此笃定?”刘表诧异问道。

        “很简单!现在的西域都护府犹如一张白纸,而弘农王便是持笔者,他为这片土地,这群人制定了一个完美的规矩!而那些异族也意识到,规矩的重要性!

        至于数代之后,经过这些规矩以及我们中原的教诲,也许无声无息间便增加了大片疆域也未可知!甚至退一步说,据闻西域都护府现任府主尉迟艳燕与弘农王有一子,名曰刘长庚!届时充其量也不过皇子夺嫡!”

        众人纷纷沉思,消化黄承彦所言,许久后,见众人回过神来,黄承彦这才继续开口。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例如建在武都、汉中、金城三郡的交界之地的纺织厂,据说里面全是女工,专门生产棉衣、棉被、皮衣、狐裘等!

        还有由华佗华神医主持的专门研究医学的医学堂。

        由凉州张既以及很多老农甚至还有异族人所组成的农学堂,专门负责研究粮食、果蔬等作物的增产以及禽畜饲养等。

        还有爨习、士燮牵头的出版司,这个自不必多提,我们这边的画本、书籍以及月旦评月刊便是由那边传来的。

        而且每郡都有独立的学堂、演武堂以及免费的图书馆!”

        “图书馆?”几人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个词汇。

        “是的,顾名思义,图书馆便是供人读书之所,是一些寒门子弟最喜欢聚集之所!在这里不但有桌椅板凳以及免费的茶水,更是可以随意翻阅图书馆内的藏书!当然,这里的图书是不允许带走的。

        哎,不瞒各位,现在的益州,只要你肯干活,甚至女子都有办法挣钱!对于百姓来说,吃饱饭根本不成问题,甚至逢年过节肉类、海物应有尽有!

        而他们的孩子,可以去读书、可以去南下捕鱼、可以去种植园、可以去当兵,总之,根本不像以前百姓只有种地一路可选!

        你们能想象么?如果整个中原都是这般场景,各位觉得比之文景、光武、明章如何?”

        …

        有些时候,梦想似乎触手可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