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汉末三十年在线阅读 - 置酒高堂,悲歌临觞 133 我郭某承诺,这辈子与赌毒不共戴天

置酒高堂,悲歌临觞 133 我郭某承诺,这辈子与赌毒不共戴天

        同一时间,想知道贾诩动向者,又何止何思安一人?

        徐州,琅邪台密林之中,司马懿独自一人站在一棵参天大树之下,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冠,凝望着依稀可见的蔚蓝天空。

        “司马小友好兴致。”

        司马懿寻声望去,只见一中年文士从不远处缓缓行来。

        “阁下是…”司马懿皱眉问道。

        “我家大哥不方便抛头露面,我乃其结义兄弟,刘纬台是也!”说着,中年文士来到司马懿面前,从怀中取出一块儿墨色玉珏,在司马懿面前晃了晃。

        闻言,司马懿眼前一亮。

        “你便是那位号称白衣鬼卦的刘纬台?”

        “诶,司马小友谬赞了,纬台只是一名区区卜数师而已!不知司马小友如此着急寻我家大哥所为何事?”刘纬台抱拳说道。

        “我已确定四子中的两子身份!只是…其中有一人下落不详!”

        “哦?司马小友不愧是年轻一代翘楚般的人物,如此迅速便已找到半数,不知…是哪两位?”刘纬台顿时来了兴趣,追问道。

        “其中一人乃司空曹操坐下军事祭酒-郭嘉,而另一人则是弘农王手下贾诩贾文和!”

        闻言,刘纬台微微皱眉,缓缓开口。

        “据纬台所知,御龙四子每个势力中只可能诞生一名,贾文和暂且不提,郭嘉可是同司马小友同属于曹操手下,这不合常理吧…”

        “非也,纬台兄也许弄错了,我接受传承之时可并非曹操之臣,从始至终,我司马家均为大汉臣子,而郭嘉则是司空府帐下的军事祭酒,我俩是有本质区别的!”

        “司马小友所言也有几分道理,需要我们做什么?司马小友请明言!”

        “郭奉孝我自会处理,可是那贾文和却颇为狡猾,得到传承后竟然直接离开弘农王,选择隐于暗处,懿颇为无奈!”司马懿摇头苦笑。

        “这个简单,在下对于卜算一道颇有研究,不如由在下为其占卜一卦?”

        “可是贾诩此人向来低调,我们连他的生辰八字都不知晓,如何占卜?”司马懿皱眉问道。

        “无妨,以我的功力即便没有对方八字,但寻人还是无碍的,只是我卜数一脉涉及窥探天机之术,故一年只能算一卦,否则将会反噬己身!”刘纬台傲然说道。

        “…不知除了寻人,可否卜算他人命数?”司马懿略一思索,开口问道。

        “若算他人命数,则须有生辰八字!”

        “好,那么我需要阁下帮忙算出弘农王的命数!”

        “什么?!为何要测弘农王?”刘纬台诧异的看向司马懿,略带不解。

        “实不相瞒,这天下间,即便机智如贾诩、郭嘉,权势如董卓、曹操,懿亦不放在眼中,但唯独弘农王,自从退位之后,一路行来如羚羊挂角、天马行空般不着痕迹,懿唯恐其成为我们成就大业之变数!”

        “哎,非但是刘某不愿,而是不能!虽然刘辩在位仅半年,但却已有龙气加身,实非凡人所能窥伺也!除非…御龙大阵损毁,方有一丝机会。现阶段,还是先以御龙四子为目标!这个你拿好!”

        说着,刘纬台从怀中拿出一方锦盒,递给司马懿,后者打开,发现里面有数十粒黄豆大小的丹药!

        “此乃无垢丹,顾名思义,此丹药混入酒中无色无味!女子服用可固本培元,并无副作用,但男子服下虽短时间内有促进房事之功效,然若连续服用,短则二十七日,长则三十六日,却会因力竭而亡。

        传闻郭奉孝短短半月时间连纳八房小妾,正适合对其用此毒药,如此一来,众人只会觉得郭嘉纵欲过度而亡,绝不会怀疑到司马小友的头上!

        至于贾诩,交给我们便可!”

        事情已然办妥,司马懿也不予多留,便告辞离去,刘纬台则站在原地,约莫过了一炷香时间,刘纬台缓缓开口:“三弟觉得,这小子的话可信否?”

        “大哥曾言,司马懿此人,鹰视狼顾,绝非善类!若当真得势,定然不会放过我巫蛊教,但现阶段,我们有共同利益,他所言,应该可信!”

        话落,距离方才司马懿所站立之处约两三米的距离,一棵三人环抱粗细的大树,树干一阵模糊,一个人影逐渐显现出来。此人身材矮小,黑巾蒙面,最为显眼的则是一头赤发束于脑后,颇为诡异!

        “三弟替为兄护法,为兄这边算算那贾文和身在何处!”

        说完,刘纬台盘膝而坐,从身后的背囊中取出一颗白森森的骷髅头骨放在两膝之中,缓缓闭上眼睛,双手做出各种繁复的手印!

        说来也怪,刘纬台身前的头骨逐渐漂浮起来缓慢旋转,随着刘纬台双手掐诀的速度越来越快,头骨转动的速度也逐渐加快,大约过了一炷香时间,刘纬台大喝一声,身前头骨不再转动,落回其双膝之间,而头骨面对的方向,正是荆襄一带!

        …

        十日后,许昌-郭府

        “先生是说,此酒有问题?”

        “正是!此酒虽有壮阳之功效,然药性却颇为霸道,每次服用,都会损伤一丝元气!长此以往,只需月余时间,郭大人就会因力竭而亡!”

        答话之人名曰吴普,乃华佗之高徒!

        这也是郭嘉与贾诩商议好的,当日虽未明说,但在场的几人都清楚,如若神秘势力对郭嘉出手,最有可能选择的方式便是下毒!

        郭嘉身为曹操最为依仗的谋士,自然知晓当世第一神医华佗身在益州,所以当时郭嘉才特意提出向贾诩讨要一人,没想到郭嘉与贾诩分开后的第八日,吴普便来到郭府!

        当晚,郭府卧房之内,郭嘉妻子董氏依偎在其怀中。

        “夫君今晚好生勇猛,妾身都有些吃不消了!”董氏嗔怪道。

        “还不是夫人服侍的好?”说着,郭嘉将手放在对方挺翘之处,惹得董氏一阵娇羞!

        “呀!都第四次了,怎的夫君还…”随着董氏扭动腰肢,很快小腹之处便感觉到了自家夫君的变化,不由脱口惊呼!

        “怎么夫人不喜欢吗?”

        “那倒不是,妾身的一切,都是夫君给的,夫君想要,妾身自是欢喜的紧!

        只是夫君是做大事的人,莫要贪图一时欢愉坏了身体,来日方长,这次结束,我们便歇息…”

        见郭嘉紧盯着自己双唇,董氏哪还不知自家夫君的意图?红着脸劝慰两句,董氏身子一软,便逐渐滑进被窝,卧室中一片春意盎然,娇羞无限!

        一连十余日,郭嘉表面上每日都沉浸在温柔乡内,无法自拔!

        然则却是在暗中观察自己的九位夫人,这才是郭嘉最怕之事,虽然并无感情,但毕竟夫妻一场,郭嘉真心不希望其中任何一人会背叛他。

        好在这些都并未发生,这让郭嘉松了口气的同时,不由得有些茫然若失之感,毕竟还有十余日将会分离,虽然算不上天人两隔,但余生若想再见面,也许是十年、二十年?甚至是永别!

        而这段时间,郭嘉也能看得出众女对他的依赖,每每行那床笫之事时刻意地逢迎讨好,提到自己时那骄傲的表情,对于未来的期待等等,郭嘉所能做的也只是尽量能在短短的时日内,为他们留下子嗣…

        当然,也不是全无收获,郭嘉从几位夫人口中得知,此酒乃原来青楼老鸨所推荐给她们之物,说是饮用后可固本培元,滋阴补阳!

        郭嘉饮酒第十五日

        “哟~,是什么风儿把我们的军事祭酒大人吹来了?莫不是又看上哪位姑娘,准备提其赎身?”青楼老鸨笑眯眯的望着眼前的俊逸男子。

        眼前的这位爷可是棵摇钱树,短短月余时间便一连以数倍的价格赎了九位姑娘,可是让她们青楼大赚一笔!

        “诶!此次嘉来此,并非是买姑娘,而是买酒!”见老鸨表情诧异,郭嘉似是没有注意到,继续开口:“之前听我夫人说,我府上的这批酒是你差人送来的,嘉与诸位夫人饮用过后,觉得此酒甚好!想再向姐姐讨要些送与同僚!”

        郭嘉笑呵呵的贴近老鸨,在其耳边轻声开口:“现在的嘉,绝对能把姐姐弄的服服帖帖,要不要试试?”说着,在老鸨的肉臀上轻轻搓揉。

        老鸨脸腾的一下变得通红,随后锤了郭嘉胸口一下,一闪身躲开其魔爪,笑骂道:“郭大人,真是的,连老娘的豆腐也吃!不过,郭大人到底说的是什么酒?我怎的不知道?”说着,老鸨逐渐皱眉思索。

        见到老鸨的反应,郭嘉微微皱眉,正欲开口继续询问,却见老鸨猛地一拍大腿,振得胸前一阵波涛汹涌,郭嘉不由得也吞了吞口水。

        只听老鸨继续开口:“我想起来了,那日来了…”

        未等老鸨说完,郭嘉上前一步从后面搂住老鸨丰润的腰肢,在其耳边轻声说:“姐姐,我们进屋说可好?”

        屁股上传来的异样感让老鸨娇嗔不已,想要拒绝,但想到眼前之人可谓是曹操手下第一红人,又不敢得罪,正在两难之际,忽然觉得胸口一凉,低头望去,只见两座山峦之间不知何时多了一錠金子,老鸨顿时把想说的话吞入腹中,娇笑着将郭嘉领入自己房内…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