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汉末三十年在线阅读 - 置酒高堂,悲歌临觞 122 你有库里,我有酷吏

置酒高堂,悲歌临觞 122 你有库里,我有酷吏

        送张鲁、赵云二人各自回府休息后,何思安便迫不及待地修书两封,命人连夜送出。

        第一封是写给尉迟艳燕的,通知他来年若进攻西域,务必留意这种名叫白叠子的植物,自己有大用!

        第二封信则是连同赵云的那件棉衣一同送往张既处,让他将里面棉絮中的种子试着种植一些,看能不能长出自己想要的那种棉花。

        ...

        三日后,何思安与张鲁一同返回成都。

        原本赵云打算跟着众人一同返回成都,但一来赵云刚刚完婚,二来目前策略以休养生息为主,若有战事,应也是北方或有变动,所以将赵云留在北方更为适合。

        ...

        许昌

        "禀司空大人,夏侯将军以及于禁将军两路齐发,汝南太守刘勋并未有太大抵抗,便主动投降,可以说,我们兵不血刃便拿下汝南!下一步需要如何做,还请司空大人明示!”荀攸在下方躬身问道。

        “.公达(荀攸的字)觉得接下来该如何?”曹操略一沉吟,缓缓开口。

        “司空大人所言极是,此次出兵,重在一个‘奇’字,既然暴露,相信袁术定然有所准备,而且还要提防袁绍南下,如此一来,莫不如直接收兵,巩固现有实力才是最佳选择。”

        “..嗯,传我命令,刘勋有功,还让其继续做汝南太守吧,命夏侯渊、于禁即刻返回许昌,莫要贪功冒进!命荀彧务必做好战后处理、收拢流民等工作!”

        说完这些,曹操又看向一旁的满宠,开口询问:“秋收在即,目前许昌情况如何?”

        “禀司空,不容乐观,今年本就收成欠佳,还需担负汝南,在加...”

        见满宠欲言又止,曹操皱眉,却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而是开口询问:“这几日刘备可有异动?"

        “禀司空大人,据丫鬟传来的消息,刘备整日里饮酒作乐,面对司空大人安排的舞姬也来者不拒!”

        曹操摇摇头,说道:“想当年...哎,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我观刘备此人,心机深沉,伯宁继续派人盯着。”

        有句话曹操没说,但还是内心一叹。

        ’想当年操在太师手下的境况,跟现在的刘备何其相似...'

        想到董卓的下场,曹操不由眼神阴郁。

        “你们先下去吧。”曹操似是也没有了谈话的性质,摆摆手说道。

        ...

        一刻钟后,满宠去而复返。

        打发走周围的奴婢,曹操身体略微坐直了一些,看向满宠正色说道:”伯宁,此刻只有你我二人,有何事但讲无妨。”

        “不瞒司空大人,此时我方粮食已然捉襟见肘,今年...恐怕会出现大规模灾荒。"

        闻言,曹操双眼微眯,没有说什么,只是紧紧盯着满宠。

        面对曹操的眼神,豆大的汗珠从满宠脸庞滑落,这么多年的接触下来,满宠深知眼前这位司空大人的脾性,此刻这位权倾朝野的曹大人,已然出离愤怒!

        满宠也不敢怠慢,继续开口:“我豫州、兖州二地本就水土丰茂,即便今年收成欠佳,以及多出汝南一片地域,但支撑过今年也无大碍,但...也许是嗅到了今年缺粮的情况,各大世家以及商贾均开始屯粮,目前市面上的粮价已然涨了近四成有余...看这局面,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啪!!’

        曹操猛地一拍桌子,怒喝道:“这些世家都疯了么?此时内忧外患,竟然还敢有此歪心?”似是想到什么,曹操收敛怒气,微笑的看着满宠询问道:“差点忘了,伯宁所在的满家也是我兖州大族,操刚刚并非针对你,伯宁勿怪。”

        闻言,满宠慌忙下跪,以头触地,开口说道:“司空大人对满宠有知遇之恩,更是力排众议,将宠提为许昌县县令,满宠怎会辜负殿下,宠已然在家族中名言,如若有人胆敢参与哄抬粮价之时,族规伺候,绝不姑息!”

        曹操点点头,随后开口询问:“伯宁刚直不阿,操甚为敬重。说说吧,都有哪些家族参与此事?”

        满宠也不再言语,而是恭恭敬敬的递上一道折子…

        一炷香后,曹操将折子放在桌上,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满宠,询问道:“伯宁…当真如此?这…这岂不是说所有世家商贾,但凡叫的上名号的都在其列?甚至连子廉(曹洪的字,曹操的从弟)都参与其中?”

        满宠无奈点头,答道:“恐怕是这样,有些人也许没想太多,只是这数十上百年间已然养成习惯,每逢灾年各族都会将族中所产粮食囤于家中,一来供应自家吃食,二来等待粮食紧缺时可以卖出两倍甚至更高的价格…”

        闻言,曹操双目失神,颓然地坐回原地,开口询问:“伯宁可有解决之道?”

        “难…但也并非毫无办法!”

        闻言,曹操眼前一亮,看向满宠,只听满宠继续开口:“此刻我们外敌环伺,若贸然使用雷霆手段,颇为不智…臣建议选几个小世家开刀,杀鸡儆猴!”

        曹操沉思片刻,还是摇头。

        “如此一来,难免会有兔死狐悲之心,操与袁绍难免一战,如此一来,恐生变数。哎,伯宁先下去吧,我一个人想一想…”

        闻言,满宠躬身告退,正要走出大厅时,又听身后传来曹操的声音:“操能有伯宁这般良臣,真乃操之幸也!”

        满宠脚步一顿,回头深施一礼,缓缓退出大厅。

        望着满宠离去的背影,曹操眼神略显迷茫,心中涌出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大汉朝前前后后历经近四百年,已然无可挽回的走向灭亡,以曹操的眼光自然可以看出,这一切皆因氏族而起。

        可如今自己这边却又必须仰仗氏族,仿佛一个永无止境的循环…

        ‘袁绍如此,自己亦如此,到底该何去何从?’

        曹操的目光投向遥远的西南方,弘农王的一系列改革何尝不是自己所向往的?只可惜,在世家林立的中原,真的能实现吗?曹操摇摇头,摒弃心中杂念,还是解决眼前的困局才是正事!

        “传郭嘉,前来司空府议事!”

        另一边,走在宽敞的街道上,满宠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径直走向另一处宅院,抬头望去,牌匾上赫然书写三个大字,司马府!

        片刻后,满宠向前方对面青年深施一礼,开口诚恳的说道:“多谢仲达老弟提醒,否则此事若到秋收后发现,定会酿成大祸!”

        “诶,伯宁兄过誉了,此事本就是懿应尽之事,说来惭愧,懿倒是一时半刻也无法想出应对之策,但父亲大人已然约束我司马一族,绝不哄抬粮价。”司马懿歉意的说道。

        “仲达说的哪里话?不过为兄倒还真有一事不明,以仲达之才,绝对于奉孝难分伯仲,为何不愿入仕为官?”

        “哎,懿年岁尚幼,还想行万里路以观世间百态,不想过早卷入官场之中,请伯宁兄见谅!”

        “也是,仲达兄不及弱冠,胸襟气度却远胜我等,想来当世之间也就弘农王、奉孝等寥寥几人可以比肩。”

        双方又客套几句,满宠便告辞离去,毕竟身为许昌县令,相当于现在的北京市市长,自然还有许多公务需要处理。

        送走满宠后,司马懿的笑容逐渐收敛。

        ’弘农王的横空出世太过突然,根本没有时机去安插人手,不过益州偏居一隅,只要凉州那边一切顺利的话,弘农王便如同瓮中之鳖,也翻不起大浪。

        至于曹操,此刻还不能就此倒下,否则袁绍南下统一中原,我们将再无机会。

        不过贾诩、郭嘉…‘司马懿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同一时间,淮水以南的密林之中,一道身影正在踉跄奔逃,仔细看去,此人相貌与阎圃有三分相似,正是从寿春大牢中逃出的阎象。

        原本月余前阎象与许氏兄弟便被救出,只是袁涣却因为手脚被废,并未跟随众人一同离开。

        出来后众人才得知对方几天前便将他们的家眷送往襄阳避难,也不由得感激对方的细心。

        目送许氏兄弟离开,阎象却没有跟他们一路,此时的阎象格外冷静,这件事从始至终,皆透漏着诡异,既然家人已然安全,那么他便没了后顾之忧,必须要印证下心中所想!

        由于汝南战乱,此时寿春的流民颇多,阎象乔装打扮一番,混入流民之中,又暗中返回寿春。

        很快,阎象得到了一个既意外又不算特别意外的消息…在他们离开的当晚,地牢便发生一场大火,据传闻所有犯人无一幸免,全部被活活烧死!

        毕竟如果大牢囚犯逃脱的话,很容便会查出是谁所谓,倒不如直接一把火烧掉来的彻底。而根据淮南风俗,横死之人七日内不能搬动尸体,否则很容易被恶鬼缠身!

        于是阎象便在大牢寻了一处隐蔽的地方附近暗中观察,毕竟袁涣是知晓关于巫蛊之术内情的人,这一点,相信对方也是知道的,所以如果袁涣所言为真,出现此等意外,对方定然会暗中回来查看尸体,以确认袁涣是否真的死了…

        换而言之,如果真的暗中来人,那么…阎象难以想象…

        xiaoshuoshu.cn      zzdushu.com      eyxsw.com      samsbook.com



        qq787.com      qirenxing.com      1616ys.com      kuuai.com



        huigre.com      d9cn.cc      ik258.net      abc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