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汉末三十年在线阅读 - 置酒高堂,悲歌临觞 120 公元二世纪最伟大的发明家

置酒高堂,悲歌临觞 120 公元二世纪最伟大的发明家

        进入何府后,何思安看着故作扭捏的妞妞,将对方揽入怀中,抚摸着柔顺的长发,无奈说道。

        “哎,妞妞为何不与夫君一同前往金城郡,看一看如今西域都护府的发展?”

        “哼,人家还不是怕打扰你们?思安哥哥与燕妹妹许久未见,又逢燕妹妹临盆在即,小妹也便不做夫君口中的电灯泡了。”

        “妞妞哪里话,在夫君心中,你们每个人都是不可或缺的,尤其是妞妞,这一路陪伴,思安甚为感激…”

        “那甄宓妹妹呢?”妞妞眼神狡黠地看着何思安,似笑非笑地问道。

        “⊙?⊙!…”

        看到何思安那狼狈的表情,妞妞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开玩笑啦,能一直陪伴在思安哥哥的身边,妞妞就知足了!”

        一夜无话,第二日开始,何思安一行人在杨昂的带领下又视察了武都周边村镇,由于这里大部分是来自并州黑山,这边虽然土地不及那边肥沃,但胜在地广人稀,且没有了周围的袭扰,这些久经战乱的百姓终于体会到了久违的太平!

        ‘武都粮草若有富余,那么对于西域都护府西征将有了充足的后勤补给…只要能够顺利拿下西域,再加上数十上百年的通婚、汉化,那么五胡乱华的局面将不可能再出现!‘

        想到此处,何思安不由得心情大好,不由得又对杨昂的表现大加赞赏一番,并嘱咐其一定要做好秋收吨粮等事宜。

        众人有说有笑,起程返回武都,刚到城门处,何思安便见一人正在来回踱步,离近后不由得惊呼出声。

        “元直怎会再此?莫非益州出事了?”

        听到声音,徐庶身体一震,慌忙紧走几步。

        “殿下切勿担心,好消息,是好消息!”

        何思安还很少看到如此激动的徐庶,不由得表情古怪。

        “元直切莫着急,慢些,先喝口水!”说着,吩咐身后的周仓递过一个水囊。

        徐庶咕咚咚喝了一大口,随后从兜里掏出一叠信函递给了何思安,开口说道:“主公,大喜,这是您提出的关于织机的设计图!”

        “哦?元直研究出来了?!”何思安大喜,展开信件一一查看,只见里面正是关于织机的设计图纸,里面十分详尽,甚至将每一个零部件都逐一画出形状、尺寸并一一标注。

        “这就是思安哥哥说过的织机?”身旁的妞妞也凑过头来观看,只觉得上面画的繁复至极!

        “哎,自从殿下得到益州之后,庶便忙于四处奔波,哪有时间静下心来研究这些,不瞒殿下,庶与家师信件往来之时,时常提到主公,不但家师对主公赞不绝口,就连师妹也对主公…”徐庶话说一半,却觉有两道寒芒射向自己,顿时一惊,抬头四顾却未发现任何异常。挠了挠头,疑惑问道:“我刚刚说到哪儿了?”

        “就连师妹也对我家相公!”妞妞眯眼笑着看向徐庶。后者顿时明了刚刚的问题所在,轻咳两声,讷讷开口:“主母误会了,刚刚是庶口拙,师妹与主公素未谋面,怎可能有什么?

        庶是说,师妹对于主公所提到的很多理念非常感兴趣,不瞒殿下,不是庶自夸,关于格物一道,师妹的造诣绝对冠绝当世!庶与其的差距,就如同论武艺,庶与温侯、子龙的差距一般!

        庶只是寥寥几句解释了下织机的原理,未成想师妹竟然在回信中直接将图纸画出!”

        ‘师妹?徐庶师从水镜先生,与庞德公,黄承彦等人一同隐居襄阳…

        黄承彦…

        黄月英?!‘

        提到黄月英,何思安不由得想到那个公认的三国第一谋士!

        ’卧龙凤雏均出自这一脉,算算时间,此时的二人应该也已成年,但论实力,现在自己也算是这个时期仅次于袁绍、曹操,能勉强排到第三的势力,到底要不要去与他二人接触一番?‘

        作为后世深受某岛国游戏荼毒的资深玩家,自然知晓诸葛亮、庞统这种级别的人物应在哪一年去哪里招募,但何思安却很怕因为提前改变了他们的成长轨迹而改变对方的属性与特点。

        说来拗口,其实很好理解,就比如后世你穿越回去十几年,结识了学生时代的马某,把你的全部家当给他让他带你飞,然而很可能因为你的全部家当而改变了马某的选择,那么便不会再出现那个是金钱如粪土的马某。

        见何思安表情阴晴不定,徐庶也没有读心术,只当是担心如此精妙绝伦的技术外泄,笑着开口:“主公放心,师妹信中早已言明,不会向任何人透漏关于织机的事情,他只是单纯的对与格物一道感兴趣,另外还说若主公有其他想法也可直接说与她听,她一定会全力助主公将理论,变为现实!”

        “我可以理解为,她打算为我效力?”何思安激动的问道。

        “额…姑且算是吧,只是师妹仍未出阁,就是不知道我黄承彦黄师叔是否同意…”

        后面的妞妞看着何思安与徐庶你一言我一语的,表情古怪…

        ‘思安哥哥这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啊,人家姑娘家家的都说出这种话居然还听不明白?传言当时与尉迟妹妹初遇时,夫君也是这样,现在娃都好几个了,哼,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妞妞恨恨的想着。

        ‘看样子主公是真没听懂啊,是我说的不够直白么?神特喵的打算效力啊,当世大儒的独生女儿怎么可能未出阁便抛头露面?外界居然还传主公风流成性,哎…师妹啊,我尽力了…看来还是得靠你自己…’

        而我们的主角何思安自然不知道二人所想,毕竟前世进四十年的思想哪是那么好改的,而且在何思安心里,黄月英与诸葛亮的cp感还是很深刻的!

        两人的对话还在继续,何思安终于无法按耐住卧龙凤雏的吸引,还是主动开口询问二人的状况。

        “主公说的是我的两位小师弟吧,不瞒主公,庶也一直留意恩师那边可有合适的师兄弟,招揽至主公帐下效力,他二人,便是庶最为留心之人!

        诸葛亮今刚满十五…自幼便聪颖无比,只是过于心高气傲,庶在书信中多次提出招揽之意,亮却并无明确答复!本来取得益州后,庶欲再次招揽,却听闻前些时日小师弟忽然不辞而别,只留下一封书信说要云游四海,之后便音讯全无,就连其家族中人都不知去向…”

        闻言,何思安也是心头一紧。

        ‘怎么回事?这跟原有的历史不符啊,难道又是因为我的到来而改变了什么?不应该啊,我们明明没有任何交集…’

        这时,徐庶喝了口水,继续开口:“庞统,字士元,今年十七岁,乃师叔庞德公的亲侄,庶认为其在一众师兄弟中仅略逊诸葛亮半筹。庞统对于庶的招揽倒是颇为异动,只是…额…士元生的有些…粗鄙,原本庶还担心主公会以貌取人,但如今有了主公的这番话语,庶便放心了。

        而此二人也许没有庶这般因为在主公帐下效力多年,经历丰富,但若但论智谋,目前二人或许还比不上文和先生,但绝对不比那郭奉孝差!”

        “元直的意思是…庞士元愿意加入我益州?!”何思安双眼圆睁,激动的问道。

        “想来应无大碍,若主公确有招揽之意,那庶稍后便修书一封!”

        “甚好,元直另外若有其他同窗,也可一并招揽,毕竟自己人知自家事,但论地域,我益州甚至快赶上幽、并、冀三州总和,但人口上却不及冀州的一半,论武将,张辽、赵云、张任、徐荣等皆可独当一面,但论处理内政方面的人才,我们实在是太紧缺了!”

        “好,既然以将图纸带到,那么庶这便启程返回成都,主公静待庶好消息便可…对了。那师妹那边庶…如何答复?”

        徐庶内心长叹一声,正所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更何况还是自己的师妹,徐庶也顾不上一旁几欲择人而噬的寒芒,还是讷讷的开口问道。

        “自然可以,实不相瞒,思安对格物一道也甚感兴趣,只不过思安也同元直一样,暂时真没有太多时间去深入钻研,如今有月英师妹配合,思安求之不得!”何思安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了之前黄月英所问之事。

        略作思索,何思安便将自行车以及蒸汽的原理向徐庶解释一番,名气转达给黄月英。

        一刻钟后,徐庶终于理解的何思安所说的自行车以及蒸汽机的原理,忍不住轻叹一声,开口说道:“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庶…都想抛下手中之事,专心研究主公所说之物,只希望师妹能早日给出具体方案啊!”

        与徐庶一同进城后,众人简简单单的吃了一口,徐庶便告辞离开返回成都,何思安也没有挽救之意。送走徐庶后,何思安坐在餐桌旁看着手中的图纸愣怔发呆,沉默不语…

        ‘到底要在哪里设立?…

        忽然,何思安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慈幼司!

        nunwan.com      cnbiquge.com      ztxs.net      17kbook.com



        tdwxbook.com      jingyage.com      mybook520.com      Lzw9.com



        dajia.cc      shouda520.com      xiaoshuo2552.com      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