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汉末三十年在线阅读 - 置酒高堂,悲歌临觞 119 关公战秦琼

置酒高堂,悲歌临觞 119 关公战秦琼

        半个时辰后,何思安一行终于来到了慈幼司的核心区域。

        何思安一行人很快便被一阵阵叫好声所吸引,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前方不远处正有许多两队半大孩子互相扭打,不过看其穿着颇为厚重,想来应是正在演练。

        华雄则在旁边急的哇哇大叫!

        “小武子,拽他腰带啊!诶呀!咋这么笨啊,对对,就这样!”

        “我说老华,你这样算不算犯规了?再这样呜呜渣渣的,当心某家亲自动手将你扔出去!让你这位院长大人在一中学生面前威严扫地!”吕布实在是受不了华雄的聒噪,忍不住开口说道。

        “温侯武力冠绝天下,即便当年童渊童老爷子都说,即便他全盛时期对上温侯也不过四成胜算!若真被温侯扔出去,我老华还可对外吹嘘,说我曾与温侯大战三百回合,最后毫发无伤,全身而退!”华雄打趣道。

        “好你个华雄!当年只会说俺也一样,现在翅膀硬了,敢直接跟我吕布叫板了?”吕布撸起袖子便准备去教训华雄!

        “碰!”一旁的窗户被推开,一位老者探出头来梗着脖子喊道:“你们两个,都给我安静些!不知道老夫正在教学么?”

        何思安正好整以暇地看着吕布华雄斗嘴,忽然听到屋内的声音,先是一怔,随后露出思索之色,忽然双目陡然瞪大。

        “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此时由于吕布等人被老者呵斥,四周较为安静,所以何思安这一声显得格外突兀,老者也听得清楚,从窗内往来,与何思安四目相对…

        一炷香后,屋内只剩何思安与老者。

        “臣,蔡邕,蔡伯喈拜见陛下!”

        何思安慌忙起身,将对方扶起,苦笑开口:“哪还有什么陛下,如今思安也只是身处边荒之地的一个落魄王爷而已,倒是蔡卿…之前思安曾听闻一些不好的消息…”

        “陛…殿下过谦了,老朽来到凉州已有月余,殿下关于凉州、以及益州的治理令老朽叹为观止!无论是慈幼司的建立,亦或是西域都护府以及出版司,都可以看出在这乱世中,殿下乃是真真正正的在为百姓谋福祉!”蔡邕感慨道。

        蔡邕,字伯喈,陈留郡圉县人,东汉时期名臣、文学家、书法家。

        另外蔡邕精通音律,才华横溢,师事著名学者胡广,除通经史、善辞赋外,又精于书法,擅篆、隶书,尤以隶书造诣最深,所创“飞白”书体,对后世影响甚大。

        值得一提的是,蔡邕还有一生无子,却有两个惊才绝艳的女儿。大女儿名曰蔡琰,字文姬,也就是就是鼎鼎大名的蔡文姬。

        嫁给卫仲道,夫亡且无子女。初平三年,天下大乱,蔡文姬被匈奴骑兵掳到南匈奴,改嫁给匈奴左贤王,生2子。建安十二年(207年),曹操统一北方,怜惜蔡邕无子女,便派人出使匈奴,赎回蔡琰。蔡琰回来后,再嫁陈留郡屯田都尉董祀。之后,受曹操之命,回忆并写下旧日所藏之书400余篇。

        二女儿名曰蔡贞姬,虽然不如大姐那般惊才绝艳,但绝对配得起‘才女’二字,蔡贞姬嫁给了曹魏时期的上党太守,出自氏家高门泰山羊氏的羊衜,婚后蔡贞姬共有一子一女,女儿嫁给了司马师,成为其第三任妻子,追谥“景献皇后”。

        儿子名曰羊祜,是西晋著名将领,三国时期的吴国,最后便是被其所灭!

        这时,何思安绞尽脑汁搜索前世记忆,终于想起了蔡邕因何而死,表情略显古怪。

        ‘据说董卓死后,王允因蔡邕与董卓交往甚密便将其杀死,如今因为自己的到来,董卓并非死于王允一脉的手中,倒也令这位名传千古的蔡伯喈免于一死…‘

        “太师死后,老朽身心俱疲,再无朝中任职的心思,于是便化作身体不适隐居家中,然而随着近些年中原局势愈演愈烈,老朽便趁着所有人的关注点都被寿春袁术所吸引之时,暗中带着家眷逃往陇西,打算在这太师的家乡,了此残生!”

        提到董卓,何思安也唏嘘不已,双方又交谈许久,果如历史中所述,蔡邕次女蔡贞姬果然嫁给氏家高门泰山羊氏的羊衜,但令何思安感到意外的是蔡文姬虽然如同历史般丈夫早亡,然而却没有被掳到匈奴,而是随着父亲蔡邕一同来到陇西。

        蔡邕见提到自己女儿时何思安眼中的光芒,不由得嘴角抽搐。

        ‘这位弘农王殿下果然如同外界传言那般喜好女色,可惜自己一心隐居,若将女儿再嫁与弘农王,弄不好会为贞姬招来无妄之灾,况且…‘

        想到此处,蔡邕不由得看向窗外,却发现那个高大英武的身影消失无踪,蔡邕不由得怒发喷张!向何思安告了声罪,便匆匆向外行去。

        何思安不明所以,也跟着走出屋子,耳边却传来一阵悠扬的琴声,循声望去,何思安发现蔡邕也正往琴声传来的方向小跑而去。

        看着蔡邕那颤颤巍巍的脚步,何思安生怕对方一个不慎再摔出个好歹,便紧走几步扶住蔡邕一同行去。

        此时的蔡邕关注点全在前方的院子,也没有理会一旁的何思安。

        很快,二人拐过一处转角,看到前方的场景后,何思安表情古怪,蔡邕气的浑身颤抖!

        只见此时的院内,一长相温婉的女子,一袭白裙正端坐房檐下拂琴,想来这女子便是传说中的蔡文姬,而女子对面,一高大身影手持佩剑,随着蔡文姬的琴声舞动,一柄宝剑上下翻飞,时而疾如闪电,时而缓如涓涓细流甚为俊逸!

        “文姬!”

        “温侯!”

        何思安与蔡邕忍不住同时脱口而出,全场顿时安静的落尘可闻,四个八目相对,场面显得无比尴尬!

        一刻钟后

        “既然温侯与令爱两情相悦,蔡卿又何苦做那恶人?”何思安开口劝慰道。

        “殿下,倒并非我蔡邕不近人情,只是既然老朽已然决定隐居,便不宜过多掺和进世俗之事上,温侯毕竟当世第一猛将,一旦小女嫁与温侯,难免会为世人所知晓,届时恐为幺女贞姬一家招来杀身之祸!”蔡邕无奈说道,当然,这只是表面说辞。

        蔡邕身为当世文坛大家,自然知晓人言可畏的道理,自己便是因为与董卓过往甚密,才导致早早被排挤出政坛,而吕布虽然在民间颇为受人推从,然而在事林文人口中却是三姓家奴,背主求荣之辈,自己已然半截身子埋入土中倒也无碍,但如何能让女儿背负如此骂名?

        何思安也是聪明人,略一沉吟便清楚了蔡邕的纠结所在,于是开口询问:“思安倒是觉得此不失为一段佳话。太师的真实情况,思安最为清楚,对他为思安所做的一切也甚为感激,若他日思安有幸能一统中原,定然会为他老人家正名!”

        何思安顿了顿,见蔡邕表情动容,继续开口道:“也不瞒蔡卿,温侯自从手刃李傕之后,便已然决定隐退,是思安强行挽留,这才做了这慈幼司的司长一职,不过慈幼司并非朝堂之内的部门,更多的则是属于民间,可以说温侯等人已然淡出朝堂,所以蔡卿大可不必担心,而且…蔡卿难道忘了出版司以及月旦评了么。”

        当晚,众人免不得又是一场酩酊大醉,原本何思安还想见一见那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吕玲绮,但毕竟蔡琰陪伴左右,何思安也不好意思开口,毕竟人家姑娘还小,来日方长!另外何思安还欲邀请蔡邕一同返回成都,却被对方以不想再见故人为由婉言谢绝…

        也许与这群无家可归的老人与孩子们呆在一起,对于这群沙场老兵以及厌倦朝堂的老人来说都是最好的归宿吧…

        翌日,何思安告别吕布等人,启程前往武都,阔别一年有余,再次回到武都,何思安感慨颇多,由于西域都护府的建立,武都的许多关于异族的生意都已然移到了金城郡,此时的武都没有了前几年的那种繁华,更多的则是起到中转的作用!

        而此时的杨昂仿佛也褪去了当年的那股傲气,变得沉稳许多。

        “禀殿下,由于殿下来到武都后大力开垦荒地,武都每年的收成都在提高,属下问过经验丰富的农人,今年虽然干旱少雨,但自己自足应不成问题。”

        “不错,收上来的粮食先不要动,暂时存在武都粮库之中,以备不时之需,另外凉州三郡中武都郡最靠近汉中,来年也许会将汉中等地的多余粮草、以及食盐等囤积在武都,以便与西域都护府中的各族方便往来交易。子瑜(杨昂的字)务必提前早做准备!”

        杨昂点头成是,两人边走边说,很快便来到了何府。

        ‘当年若不是艳燕恰巧在府中留宿,后果将不堪设想…’

        似是有所感应,何府大门缓缓打开,妞妞在一众丫鬟的陪同下向何思安深施一礼,将何思安迎入府中…

        shuosky.com      jjwenxue.com      quanben8.com      xiaoshuoo.com



        wanjie.cc      sgxiaoshuo.com      book520.net      biquge00.com



        xiaoshuo84.com      smxiaoshuo.com      biqugem.com      k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