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汉末三十年在线阅读 -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104 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104 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出征归来的何思安是意气风发,昨晚赤膊上阵与敌方主将厮杀,战到后期即使敌方人数两倍于己,自己仍毫不退缩,挺、刺、突、撩一系列枪法施展得淋漓尽致,直将敌方两位主将杀的节败退,最终不得不委曲求全,甚至屈辱的主动跪在自己面前替自己舔舐湿漉漉的枪头。

        自己这般意气风发,反观徐庶那一副身体被掏空的样子,何思安内心感慨归感慨,还是进走两步上前将徐庶扶住。

        “元直这是何故?难道是被哪家大姑娘小媳妇给…”何思安打趣道。

        “主公啊…什么大姑娘小媳妇啊,那是一群糙汉子,好几十个啊,整整一夜!”徐庶欲哭无泪。

        何思安表情一僵,迅速抽回扶着叙述的手…

        片刻后,临街的一处早餐铺子内,徐庶风卷残云般地将面前吃食横扫一空,开始讲述自己的遭遇。

        “哎,就这样,庶一一帮这些族长出谋划策,从昨日午时一直到现在,一夜未睡,这才勉强将积压的问题暂时解决,庶才得以脱身。”

        听完徐庶的讲述,何思安老脸一热,越发无地自容,将徐庶打发回房休息后,闻讯赶来的李文侯躬身一礼。

        “李大人为何行色匆匆?”何思安问道。

        “不瞒殿下,我等在族内等候多时,但殿下与族长却迟迟未到,文侯不放心,便亲自来询,不想竟在此处遇见殿下,不知我家族长…”

        “咳咳…你家族长今日身体不适,恐一时半刻无法到场,不知李大人找艳燕何事?”

        ‘身体不适…据传闻这位姑爷昨日午时进入族长房内一直呆到今天日上三竿,不会是一直在…这也太生猛了吧…不过...若能趁此机会为我小月氏一族留下子嗣,那岂不是?’

        想到此处,李文侯虎躯一震,慌忙摆手说道:“不急,殿下眼看就要返回成都,应趁此机会多与我家族长亲近,族内并无大事!殿下放心!”双方又客套一番,李文侯似是想到什么,看着徐庶离去的方向眼前一亮,慌忙告别何思安,紧随而去。

        见大家都在各自忙碌,何思安也觉得自己这个一把手当的有些太不称职,在没有心情闲逛,打包好饭菜便向回走去。

        回到尉迟艳燕的闺房后,发现二人已然起床,此刻尉迟艳燕正坐在铜镜之前,丫鬟阿娜站在身后为其整理散乱的黑发。

        “夫人为何起来了?”何思安深知儿女昨夜的操劳,将打包的吃食放在桌上,心疼的问道。

        “夫君切勿担心,艳燕可不如夫君想象的那般娇贵!”尉迟艳燕向着何思安嫣然一笑。

        “可是...”何思安还要开口,却被尉迟艳燕阻止。

        “夫君准备何时动身返回成都?”尉迟艳燕打断何思安的话,笑着问道。

        “后日一早吧...”何思安无奈答道。

        “夫君无需多虑,若你我是普通百姓,艳燕自然不愿与夫君分离,但现如今我们各自都有很多事情需要做...”感觉到头顶的木梳一顿,尉迟艳燕拍了拍阿娜的手,回头对何思安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

        两月后,金城郡西域都护府

        各族族长齐聚一堂,尉迟艳燕端坐前方,一扇屏风挡住其婀娜曼妙的身姿。

        “现已入冬,各位族长如有问题请畅所欲言!”首位的尉迟艳燕率先开口。

        许久后,下方鸦雀无声,这时李文侯起身笑着开口:“禀府主,这两个月来,经过徐庶徐大人的帮助,之前的问题均已解决。”

        “哦?不错!”尉迟艳燕略感诧异,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不愧是夫君看中的人,当年的管仲乐毅也不过如此!’

        “我有问题!”一个粗狂的声音打断了尉迟艳燕的思绪,说话之人乃是氐族百顷氐王千万。

        “按照要求,我等都需在西域都护府留下侄子,对于这种要求,本王也无异议,毕竟当年商朝也同样行事,只是...为何独独你小月氏是个例外?”千万瓮声瓮气的质问。

        “这...”李文侯想要解释,毕竟小月氏人丁单薄,尉迟一脉传到这一代也只有尉迟艳燕一人。

        正在李文侯准备反驳之际,却听屏风后的尉迟艳燕率先开口:“谁说我小月氏没有质子?而且...我们的质子不单单是我小月氏的,甚至是代表...我家夫君!”

        话音落下,下方一阵喧哗,但却没有理解尉迟艳燕所说何意,还是李文侯率先反应过来,不自觉的起身,望着屏风处脱口而出:“难道族长已经..."

        话没说完,但在场所有人皆屏住呼吸,等候屏风后的答复,毕竟弘农王是最有可能成为中原霸主的几股势力之一,若真有了他的子嗣,那么日后很可能是中原的皇子之一,这样一来对于西域都护府来说,将是最强力的后盾!

        “不错。本宫已然怀有身孕...不单单是本宫,连阿娜也...”毕竟身为女子,也不好意思多说这方面的事情,不过尉迟艳燕虽然没有说完,但意思却很明了。

        随着屏风后的尉迟艳燕给出肯定答复,厅内众人一阵欢呼,若说先前只是尉迟艳燕一人,大家还担心若是生下一女婴将怎么办,但如今有了双重保险,大家变更为放心,对于西域都护府的将来充满信心!而李文侯与北宫伯玉的表现则更为激动,尤其是北宫伯玉,甚至不顾形象的抱头痛哭。

        多少年了,自己为了小月氏的未来不惜带领一半族人投靠董卓,以谋取更多利益,然而到头来却是一场空,现如今小月氏一族终于有了复兴的希望...

        ...

        益州-成都

        听完徐庶的讲述,何思安回想起两月前发生的旖旎,现在仍记忆犹新!那几日里,何思安与尉迟艳燕、阿娜几乎没有出屋,吃食都是派遣周仓前去采买,经由丫鬟送来。

        毕竟何思安与尉迟艳燕皆为一方势力首脑,各自都后很多事情需要去处理,两人心知肚明,这一分别,很可能是一年,甚至是几年才能再相见,正因如此,两人才会如此放纵,甚至是拉上阿娜一同行房。

        当然,何思安也希望能为二人留下子嗣,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刚刚徐庶返回时便带来好消息,两人均已怀孕,这让何思安长出口气。

        此刻的益州虽然表面平静,然则却危机四伏,且不说南边与杨怀大军对峙的孟达以及虎视眈眈的蛮人,粮食的调动,便是迫在眉睫之事!

        “元直,关于金城、陇西二郡的粮草调拨可还顺利?”一旁的法正还是忍不住开口问出众人最为关心之事。

        “原本调拨至陇西郡的粮食足够度过今冬,然而我们还是低估了慈佑司对于普通百姓的吸引力,短短月余时间,慈佑司所收纳的人数便超出了原计划近四成,而且还有继续增加的趋势…”

        闻言,众人心头一紧,好在听闻徐庶接下来的话语,才让众人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

        “幸得主公洪福齐天,在燕主母的号召下,金城郡各族纷纷捐出不少多余的肉干,面饼等食物,方才暂解燃眉之急,能应勉强还支撑两月。”

        “孝直,南方战事如何?”何思安看向法正,开口询问。

        “禀主公,最新战报,目前孟达手下死守交趾,看架势准备玉石俱焚!杨怀也发来信息,询问主公是否继续,若继续攻打,恐怕最快也需要三月之久才可能彻底击败孟达!”法正如实答道。

        “怎么可能?孟达没理由这样做!依据之前推测,孟达很可能会南下朱崖洲,完全没必要在交州与我们干耗啊!”徐庶皱眉问道。

        “孝直,我方粮草可够支撑到战事结束?”何思安皱眉问道。

        “现在粮草已然捉襟见肘,若节省些倒也勉强够支撑三月,但如此一来,若遇上一些突发事件,我们将再无余力应对!”法正缓缓说道。

        众人一阵沉默,何思安撇了始终默不作声的贾诩一眼,见对方只是闭目沉思,便很快收回目光,沉默片刻后,缓缓开口。

        “孝直,为杨怀调拨粮草,另外传孤口信,就算无法全歼,至少也要将孟达赶至朱崖洲!至于粮草...孤会想办法。”

        “见何思安已然做出决定,法正也没有多言,而是当即领命。

        ”元直,一路颠簸,你也回府早些休息,晚间思安做东,为你接风洗尘。”

        待到两人走后,何思安做了个手势,四周伺候的宫女以及周仓均退出议事厅,厅内只剩下贾诩以及何思安两人。

        递给贾诩一支香烟,何思安点燃后深吸一口,却欲言又止。

        这时,贾诩也挣开眼睛,恭敬地接过何思安递来的竹烟,点燃后缓缓开口:“主公洪福齐天,文有元直(徐庶)、孝直(法正)这等能臣,武有子龙(赵云)、文远(张辽)、孝父(高顺)等帅才,不出五年,定可一飞冲天!这样...诩也便放心了!”

        听到这近乎遗言的话语,再结合自己回到成都后贾诩格外沉默的异常表现,何思安心中忽然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biqigezw.com            biquku.net            jbiquge.com            37zw.cc  



        ibiquge.com            biqugei.com            37xs.net            36xs.com



        yifan.net            shuosky.com            biqugem.com            36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