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汉末三十年在线阅读 -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100 一生一世一双人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100 一生一世一双人

        翌日一早,甄豫便在田豫的护送下返回河北,双方约定甄家第一批迁徙的族人于一月后在黑山与田豫会合,随后一同走河内-长安一线返回武都。

        送走臻豫后,何思安没有即刻离开武都,只因还有件喜事正在等着他,准确的说,是赵云与的杨奉之女杨巧儿的喜事!

        事情还要从一个多月前说起,随着马超占领长安,曹操的西征宣告彻底失败,何思安军才算彻底放松下来,之前去汉中避难的百姓以及众家眷也陆陆续续地返回武都。

        不同于所有人的欢欣鼓舞,有一人却变得越发沉默寡言!

        在何思安起程前往益州之时,赵云率领一千二百人通过阴平小路暗中跟随,并且在雒城不但击杀刘循、刘瑁,更是硬生生的击退杨怀所率的万余东州军,可以说何思安之所以能够如此顺利地取得益州,赵云居功至伟!

        但出发时所率的一千二百人,现如今活下来的不足零头,而且几乎人人带伤,正应了后世唐朝诗人王翰的那首凉州词: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徐荣、吕布等人皆见惯生死,倒也没有当作一回事,但徐庶还是很能理解赵云的心情,在得到何思安肯定的答复后,第一时间便将抚恤金足额发放给赵云。

        “子龙无需多虑,我们这些人本就是将脑袋系在腰间,所争的不过是子孙后代的一个未来而已!”看着愣愣发呆的赵云,一旁的臧霸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轻声说道。

        “宣高兄所言,云自是知晓,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兄弟们天人永别,云...哎,也罢!”赵云本就是果决之人,摇摇头,起身对一旁负责分发抚恤金的小校说道:“走,我赵某人陪你走这一遭!”

        看着一群人远去的背影,臧霸不由眼神变得哀伤,当年自己本是陶谦手下骑都尉,因意见与上官不和回家务农,原本日子过得倒也舒心,但谁知连年灾祸,官兵、盗匪劫掠搞得百姓苦不堪言,自己便带领手下农户揭竿而起,落草为寇,数年后恰逢黄巾之乱,这才稀里糊涂的加入黑山军,幸得弘农王的横空出世才有了自己如今的地位。

        ‘只是...一晃近十年匆匆而过,当年跟随自己的乡亲们,如今又所剩几何?哎,希望这乱世,今早结束吧...’

        很快,一天过去,抚恤金也已发放大半,赵云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看着黑漆漆的房间发呆。

        何思安不但按照军中约定足额发放了抚恤金,更是自掏腰包填补了许多,想起一幅幅或悲伤,或痛哭,或看到抚恤金时强忍喜悦时做出的难过表情,赵云心中犹如一块大石般难受。

        第二日,一夜未眠的赵云终于将所有抚恤金全部发放完毕,但...除了眼前的这一家...杨奉!

        可以说在何思安军中,杨奉是和赵云相处最久的一位,自从负责移民时,赵云所率便是杨奉在黑山落草为寇时的队伍!原本二人矛盾颇大,杨奉认为赵云这种小白脸没有丝毫资历,纯靠与何思安较好才能统率一军,至于在赵云眼中,杨奉更是酒囊饭袋的代表,统兵毫无章法,武功更是稀松平常,甚至都不能说纯靠蛮力,只能说在战场上靠着一股狠劲儿!

        然而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久,两人逐渐改变了对于对方的态度!

        赵云统兵时军队犹如焕然一新,整支队伍尽显一股锋锐之气,至于武功,在杨奉看来即便项羽、温侯也不过如此,至此,杨奉便心甘情愿做起了赵云的副手,全力配合赵云下达的每一条军令!

        可以说赵云之所以在短短五年间带出一支能够以一敌十的军队,离不开杨奉的倾囊相助。

        而赵云也在这几年的相处中被杨奉豁达豪迈,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性格所折服!

        而杨奉的死,也是赵云心中的一个结!甚至从某种角度来说,杨奉是替自己而死!

        赵云自负武功当世难遇敌手,即便初出茅庐时遇到吕布,凭借敏捷的身手以及精妙的枪法也能杀个有来有回,吴兰、雷铜二人虽勇武,但若拉开架势,正常拼杀,赵云自信十个回合内必取二人项上人头!

        然而雒城伏击时环境特殊,不但是在夜间,而且战场狭小拥挤不堪,自己一身武艺只能发挥出两三成,这才导致对上吴兰都险象环生!

        而当时杨奉应是看出这一点,方才不顾一切拼得与雷铜同归于尽!

        “哎,老杨啊,临死还给云出了道难题!”赵云,望着眼前的木门,苦笑喃喃自语道。

        ‘你的那点心思云岂会不知?活着时便成天在云旁边念叨你家巧儿多么多么美,长得随他娘,一点不像你这么难看!也罢!云便随了你这老家伙的意!’

        想到此处,赵云紧走两步,扣动门环。

        “卓夫新亡,不知是哪位登门?”屋内响起了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赵云,赵子龙求见妇人,有两件事情与夫人相商!”

        “子龙啊,卓夫托人带回的口信中经常提起你,不知此次前来所谓何事?”随着大门‘吱呀’一声打开,妇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出于礼数,赵云没有看妇人,而是低头抱拳,恭敬说道:“此次云贸然来访,其一乃是为主公发放抚恤金,其二…”

        赵云抬头,映入眼帘的正是妇人那满脸横肉的肥脸!杨奉的话语言犹在耳。

        “俺家巧儿可不像俺这般长相,长得可美了,随他娘…”

        随他娘…

        随他娘…

        随他娘…

        三个字不断的在赵云脑海中浮现…

        “赵将军?”妇人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俊朗青年,疑惑的问道。

        赵云也缓过神来,一咬牙单膝跪地说道:“其二,云听闻杨大哥家中有一独女,名曰巧儿,贤良淑德,秀外慧中,特来向夫人提亲,若夫人不弃,云愿娶杨家巧儿为妻…”

        赵云本就生得玉树临风,即便此时脸上留下几处伤疤也难掩一身英武之气,更何况其深受何思安器重,杨奉遗孀自是欣然同意!

        赵云自幼父母双亡,自幼随童渊学艺,童渊对于赵云来说便恩同父母,而杨巧儿之父杨奉也在之前的雒城一役中战死,可以说是同病相怜。

        汉朝以孝治天下,西汉时守孝期长达三年!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百姓生活越发艰难,冻死、饿死之人比比皆是,人们逐渐将守孝期从最开始的三年,逐渐调整为百日,直至黄巾之乱后的27天!

        当时何思安听闻后也颇为疑惑,为何是27天,而不是整数,后来多方打听后才得到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理由,这27天乃是根据汉朝第八位刘贺(也就是民间所说的海昏侯)在位时间而定的!

        很快,一个月匆匆而过!

        武都,赵云大婚当天,何思安与徐庶等人推杯换盏,而几位夫人则在后宅与女眷们进餐,厅内一阵欢声笑语,这时,一身着红衣,面如冠玉的年轻人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何思安桌前。

        “谢过主公前来参加云之大婚!”说着便欲下跪。

        “子龙哪里话,孤曾说过,酒桌之上无尊卑,更何况…今天可不是跪我的时候!”说着,何思安连忙上前阻止赵云下跪,众人闻言也哄堂大笑!

        又寒暄片刻,何思安便携众夫人提前离席,毕竟他也知晓,有他在一来难免喧宾夺主,二来吗…

        ‘哎,前世那种年会里因为有领导在场,根本无法放得开,反而是大家相邀晚间撸串才更为尽兴!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成为前世那种领导,额…已经不能算领导了,至少也是某最强八零后首脑级别了!’

        想到此处,何思安搂过一旁的董白,‘吧唧’一口亲在脸上。

        不同于妞妞的开朗,唐姬的温婉以及尉迟艳燕的火辣,董白虽然是董卓的孙女,但性格却有些怯懦,这点更像之前的刘辩。

        当着这么多姐妹面前被亲,董白小脸燥得通红,低着头双手搅动衣角,表情甚是可爱,惹得众女一阵欢声笑语。

        “夫君,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片刻后,还是唐姬率先开口。

        “今天借着子龙大婚的日子也放松下,好久没一起出去了,我们去郊游,对了,把安儿也带上!”

        想到赵云以及刘安,何思安不由得想到:‘好在没有赵云单骑救主的桥段,不然我是不是也要来一次为了救你,险些损了我一员大将的桥段!’

        “夫君果然慧眼识珠,子龙这等武艺放眼整个天下,也是一等一的存在!更难得的是其的忠肝义胆!”一处凉亭内,唐姬先是望向逗弄刘安的三女,又给何思安斟上一杯酒,笑着说道。

        “是啊,观那杨家娘子相貌普通,子龙却因为当时战场上的一句承诺纳为正妻,单凭这一点,就值得委以重任!”何思安点头赞同,与几女碰了碰杯,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