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汉末三十年在线阅读 -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96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96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次日,何思安正式接见了前来汉中求见的马岱,经过两日的探讨,最终与马超结成同盟,何思安以弘农王的身份承认马超为凉州刺史并代管雍州,作为回报,马超彻底将陇西郡、金城郡交付给何思安,至此,双方才算是皆大欢喜!

        又过两日,吕布、贾诩一行人返回汉中,一晃四年匆匆而过,看着吕布微白的鬓角,当时在黑山分别时的一幕幕也令何思安唏嘘不已!当晚一番饮宴,所有人均喝得个酩酊大醉!

        由于大仇得报,次日一早,吕布便将张辽、高顺为首的众兵将彻底交托给何思安,自己则带着华雄以及军中老兵准备回陇西隐居,何思安虽极力挽留,但二人去意已决,无奈之下,何思安最终只得同意,不过何思安还是给二人安排了让他们无法拒绝的差事!

        由于凉州经年战乱,死伤无数,何思安决定在陇西建立慈幼司!

        慈幼司下设两院:一为赡养院,用来救助那些由于战乱、饥荒等死去子女的老人,并为其养老;二为慈幼院,负责收留那些父母双亡的幼童,不但供养其吃食,更是免费读书、学武!而这些费用前两年暂时又武都以及汉中的税负中拨出一部分代为支付!而等到金城、陇西二郡走向正轨后,便会在每郡单独设立,费用由当地税收中承担!

        这便是何思安借鉴后世的养老院、孤儿院得出的构想!毕竟何思安以上帝视角看待这个时代,很容易得出结论,人口才是关键!而这一举造福百姓的同时还可以为其以后的方向作为铺垫!

        吕布军本就出自凉州,听到此消息后更是全军上下赞不绝口,而吕布也未犹豫,便欣然接受了何思安任命的赡养院院长一职,而华雄则主动请缨担任了慈幼院院长一职!当然,众人默契的将慈祐司司长一职留给了何思安!毕竟大家心里都清楚,如此收买人心之举,万万不可假与他人之手!

        而此事一出,整个凉州震动!原本与董白成亲便收拢了不少氏族之心,而此举一出,无数贫民百姓纷纷来投,甚至有不少拖家带口的都放弃自家原有土地奔往陇西!

        何思安的已有心算无心,竟然瞬间得到整个西部之民心,甚至中原各地都争相传播,而马超得到此消息后,虽然愤怒却也无可奈何,毕竟此时的他虽然表面上风光无限,但却有苦自知,以马超现有的钱粮,养活军队都捉襟见肘,更不用说支撑起类似的慈善机构!

        马超所能做的也只是加强边防,严谨凉州百姓擅自离开各自郡县!

        而曹操、袁绍等人听闻后虽有心效仿,却也无力实施,毕竟其手下成分过于复杂,且都是由世家大族掌控,利益早已瓜分殆尽,根本无法做到何思安这般随心所欲!

        当然,这都是后话,十日后,何思安迎来了朝廷派来的宣旨官,正式册封何思安为益州刺史,并默认其对金城郡以及陇西郡的统治,为表诚意,同时送来了杨松、杨柏两人的人头!

        众人也知道此乃曹操的缓兵之计,毕竟就目前形势而言,袁绍对其的威胁最大,甚至马超的威胁都强于身处益州的何思安!

        虽然知晓其用意,但现在益州也确实不适合短期内再动刀兵,便顺水推舟接受了朝廷的册封!何思安则发布公告,言明汉室皇朝衰微至今,自己也有一定责任,一日未振兴汉室,自己便无言面对列祖列宗,自己将继续以何思安之名自居!

        随后,何思安宣布了一系列官员任命,张辽领原吕布军任陇西郡守,高顺为都尉负责统兵,段煨则领降兵及俘虏负责在陇西郡及金城郡的屯田以及建设!杨昂任武都太守,阎圃为汉中太守,张燕为都尉统领两地兵马!其余地方官员则由太守统一提名,最后交由何思安审阅后任命。

        如果说这些大家都在意料之中,但接下来的消息却令大家颇有言辞,任命尉迟艳燕为金城郡郡守,其属下李文侯、北宫伯玉等共同执掌金城郡!

        就在外界认为何思安有些得意忘形之际,汉中却对外宣布,将于三月后与董白、尉迟艳燕成婚,并准备重建西域都护府!

        许昌,司空府

        “在大人称病期间,卫将军董承曾私下与献帝在御书房中密谋近一个时辰,随后几日,董承也很活跃,分别见了种辑、吴硕、王子服、刘备、吴子兰等十余人!”

        说话之人乃是满宠,字伯宁,自从曹操迎回汉献帝,便定都许都后,曹操因知晓满宠此人素来清正廉洁,便任命其为许都县令,主管许都刑法!作为曹操一手提拔之人,对曹操忠诚度自不必提,甚至此次曹操诈病,也只有满宠与郭嘉二人知晓!

        “伯宁觉得,下一步他们会如何做?”

        “目前,朝中局势完全由司空大人掌控,大势所趋,即便董承这群跳梁小丑想要行那偷天换日之举,也难如登天,相信这一点他们也有自知之明,故在下官看来,定会寻求外力相助,而有能力做到此点的,目前看来无非有三人,一为袁绍,二为马超,三么,便是新取益州的弘农王!而袁绍刚刚东海恭王后裔刘和,可以首先排除,至于马超,虽为忠良之后,但却不同于其父马腾,马超此人虽勇武果敢,然年轻气盛且性格暴虐甚于董卓,故也不是合适的对象!”

        “伯宁的意思是?弘农王?”

        “属下有八成把握!”

        “很好,上书陛下,弘农王才智卓绝,平定益州有功,请陛下册封其为益州牧!剩下的伯宁知道该如何做吧?”

        “董承等人定会在此次传旨上做文章,届时属下会派遣心腹半路拦截,定可找到这群人谋反的罪证!”

        “很好,你先下去吧!”曹操满意的点点头,挥手说道。

        “臣告退!”

        见满宠走远,曹操看向一旁的郭嘉,询问道:“奉孝如何看待此事?”

        郭嘉弯腰拱手说道:“嘉自愧不如,无论是福是祸,司空大人都可因势利导,嘉甚为敬佩!”

        “操也不想如此啊,怎奈十年苦心谋划,一招付诸东流!好在雍凉二州没有落在弘农王手中,否则西有弘农王,外加袁绍、袁术两兄弟南北夹击,恐怕即便以你我之才,亦回天乏术!至于马超,黄口小儿罢了!到不足为虑!对了奉孝,你那边安排的如何?”

        “主公放心,应就在这几日,相信袁大将军知晓后定会相当惊喜!”

        三日后,邺城,将军府

        “愚蠢!简直是愚不可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袁绍喘着粗气,暴跳如雷,一股脑的将桌上之物扫落在地!分立厅下的众人纷纷噤若寒蝉,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将军切莫动怒…此事真假尚待考证!”袁绍手下谋士逢纪壮着胆子说道。

        “还有什么可考证的?曹操那边的讨逆檄文都已然公布天下了!!”说着,袁绍又将手中一卷文书狠狠摔在地上!

        也不怪袁绍如此生气,原本袁绍手下大将文丑、麴义、审配、淳于琼四路大军齐发,杀的公孙瓒节节败退,已然占领大半辽东,正在袁绍准备一鼓作气彻底将公孙瓒打垮之际,中原地区却传来消息,其弟袁术称南华仙人特意来到寿春,将真正的传国玉玺交付于他,并称汉室气数已尽,当另觅新主,而袁家四世三公,为黎民百姓呕心沥血,加之袁术有帝王之象,应为天下共主,定可重现昔日秦皇汉武之荣耀!

        袁术闻言后大喜,不顾一众下属的阻拦,定国号为成,于下月月初,在八公山由南华仙人亲自封禅!

        而刚得知此消息时,莫说袁绍,整个河北势力集团都是懵逼状态,至于袁家人初闻此消息时,以为是以讹传讹,并未当真!但随着越来越多的消息传来,方才真正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但此时为时已晚,在天下人看来,袁家二位兄弟的举动更是显得野心昭然若揭,各自弄出个玉玺,兄长好歹还抬出来个刘和,袁术干脆直接自立称帝!

        一时间天下群情激愤,甚至连一手创建月旦评的许劭、许靖二兄弟,都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袁术所在的汝南郡。

        而袁术此举更是令此时的冀州军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袁绍日前所发的檄文,虽有很大一部分是私心作祟,然对于公孙瓒的身份,虽无确实证据,但的的确确是有所怀疑的!

        所谓的先帝托梦自然是假,真实原因则是冀州紧邻辽东,可以说在所有诸侯中,袁绍是最了解公孙瓒的。

        公孙氏盘踞辽东数百年,不同于中原地区的这些世家大族,公孙氏则是私下与乌桓、鲜卑、夫余等异族交往缜密,尤其是近些年,局势越加动荡之际,公孙氏与异族的联络越发频繁,这便使得袁绍越发坐立不安。

        毕竟无论是与曹操亦或是弘农王等人的明争暗斗,尚属汉朝内部之间的争斗,面对异族则不同,若当真放任不管,很可能会引得苍生涂炭!自己虽不想做那卫青、马援,但也不想遗臭万年!而正值此时,许攸献计,使得袁绍于公于私都有了不得不采纳的理由!原本一切都很顺利,但随着自己这位表兄的无脑行为,使得袁绍此事在天下人看来如同儿戏般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