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汉末三十年在线阅读 - 古来征战几人回 93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1)

古来征战几人回 93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1)

        河北并州-上党郡以西黑山山脉

        张燕独坐在一张石桌之旁,双目无神的看着桌面上早已风干的食物,脑海中不断闪过之前的画面。

        五日前,朱儁与童渊对坐,张燕陪坐一旁,几人手中各持一根何思安发明的香烟,面前圆桌之上则摆放着一壶美酒,几碟小菜。

        “好久没有如此这般开怀畅饮了!”童渊深吸口烟,大笑说道!

        “童老先生还是少喝点酒,还有两场大战等着我俩呢!”一旁的朱儁一改往日的沉默寡言,微笑说道。

        “无妨,童某虽已到了从心所欲的年纪,但酒量还是有的!不会影响接下来的大战的!”童渊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

        “二位真的要这么做么?这样...值得么?”一旁沉默的张燕终于开口。

        朱儁抬头看着远处的群山,缓缓开口:“欸!~,张将军哪里话!说句大不敬的话,朱某是看着陛下长大的,从唯唯诺诺成长到如今的地步,朱儁,甚为欣慰!

        现如今局势紧张,殿下南下益州无法脱身,元直虽机敏过人,但毕竟年龄尚小,而朱某也已到了耳顺之年,不如轰轰烈烈!最后在帮助殿下一次!”

        “好!说得好!更何况如今还不用弟兄们跟我们老哥俩去送死,而是带着袁绍提供的死士,这样的机会,岂不是千载难逢?”没等张燕回话,一旁的童渊拍案而起,大声说道。

        “走吧,也该我们这些老家伙出动的时候了!”说着,提起地上的铁枪,连同一旁的朱儁携手走出院子!

        不知何时,一名壮汉走了过来,将一件大氅披到其身上,讷讷说道:“大哥,这原本就是童老先生与朱大人的选择,你又何必介怀?”

        “哎...我只是...”张燕想要说些什么,声音却格外干涩!

        “大哥,我于毒是个粗人,我只知道这些年我们都过着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说什么为天下百姓那是扯淡!但为了妻儿老小能博个出路,我老于会二话不说将这脑袋砍下来的!”

        闻言,张燕揉了揉脸,起身打了于毒一拳,随后抻了个懒腰。

        “都准备得怎么样了?我们也要去新家了!”

        “一切都已准备就绪,袁绍那边已经悄悄打开壶关,我们随时可以出发前往武都!”

        “嗯,这就好,趁着袁绍没有反应过来之时,我们赶紧出发!对了,三弟有没有想你家婆娘跟小狗子?”

        “哈哈,当然了,你难道不...”

        两人逐渐走远,院内重归寂静!

        长安,入夜时分

        “回禀刺史大人,司空大军明日午后便会抵达长安!”说话的乃是张绣手下谋士娄圭,由于足智多谋,被张绣提拔为首席谋士,主要负责情报搜集等事宜,因其早年曾与曹操相识,张绣便派娄圭专门负责与曹操联络的相关事宜!

        “子伯(娄圭的字)所言当真?怎么这么急?不是说要三日后才会抵达长安么?”张绣皱眉问道。

        “哎,原本司空大人原本准备在湄邬整顿,没想到途经陇县,突遭马超偷袭,直接被杀的溃不成军!好不容易摆脱对方纠缠,却又在郿县附近遭到一队神秘部队偷袭,司空大人险些直接遇刺身亡!”娄圭说完,也是唏嘘不已!

        “郿县怎会有神秘部队?此刻武都那边应没有余力布置此事!”张绣皱眉问道。

        “属下只知这支部队约有五百人,领头之人年龄颇大,手持一杆黑色铁枪!武功甚为了得,尤其是最后那一枪,若不是司空手下护卫典韦,拼得重伤才勉强拦下,司空大人恐怕就...”娄圭将自己打探到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讲出,说到此处也是后怕不已。

        年岁颇大,手持黑枪,枪法臻至化境?!

        张绣眼神呆滞,一个一脸严肃的壮硕身影逐渐浮现在脑海之中。

        回想起自己年少时跟随师父童渊习武,师父虽然严厉,但教导自己时却毫不藏私,倾囊相授!张绣不由得心中越发不安!

        “那人…现在怎样?”张绣的声音有些颤抖。

        “哎,整支部队约五百余人,连同领头的老者全部死于乱军之中,无一幸免!”娄圭答道。

        “大人?您怎么了?”娄圭见张绣久久不语,抬头疑惑问道。

        没有回答娄圭的问话,摆了摆手,张绣踉跄着走出大厅。

        而张绣没有注意到的是,身后的娄圭眼神微眯,嘴角不易察觉的勾起,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浑浑噩噩的回到自家宅院,刺杀曹操的十有八九便是师傅童渊,再想到叔父张济的惨死,不由内心更加凄苦。抬头时却发现不知何时竟然走到叔父张济的院门内。

        叔父去世没多久,只留下美艳的叔母邹氏独自一人为其守寡!

        张绣自幼父母双亡,离开师父童渊后便跟随张济南征北战,两人名为叔侄,实际上却跟父子无异!可以说童渊与张济两人便是张绣这辈子最为敬重之人!

        此刻夜深人静,张绣自不会冒贸然的闯入屋中与叔母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原本张绣打算偷偷出门,然而屋内传出的对话却让张绣顿住脚步!

        “夫人,听说那曹司空明日便会抵达长安,若是再来欺负夫人该如何应对?”说话的清脆,应是邹氏的贴身婢女!

        “事已至此,又能怎样?夫君生前最放心不下的便是佑维(张绣的字),现如今佑维的仕途全凭司空大人一言决断,我一妇道人家也只能凭借着这副皮囊尚能入得了司空之眼时尽量替佑维争取些好处…”说到此处,邹氏再也说不下去了,只是低头默默垂泪…

        凉州,曹操中军

        若说之前袁绍的讨逆檄文只是诱发曹操撤军的原因,那么眼前的这封情报,便使得曹操恨不得插上翅膀,马上飞回许昌!

        事情发生在昨日上朝之时,起因是原本应该在黑山的朱儁却忽然出现在朝堂之上,指着朝中诸公破口大骂!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曹操乃是王莽之辈,欲篡夺汉室江山,取而代之!为何尔等却偏偏视而不见?臣朱儁一生行事光明磊落,上对得起君主,下对得起百姓,愿用一死,换得诸公知晓这天下,乃是汉室天下!”说完,直接自刎当场!

        见此情景,朝中大乱,有的疾言厉色,有的眼神躲闪,有的大哭不已,就连坐在龙椅之上的汉献帝刘协也低头垂泪!

        而此事一经发生,郭嘉当机立断对此消息进行封锁!然而朱儁能够忽然出现在朝堂之上就证明此事颇多疑点,更何况世上哪有不透风之墙?短短半日时间,整个许昌便尽人皆知!

        “哎!”曹操长叹一声,此时的他可谓是狼狈至极!身上外袍明显不是很合身,原本飘逸的胡须也被剪的七零八落!

        回头看着身后被马超杀的七零八落的部队,曹操不由眼神微眯,随后仰头大笑!

        “父亲大人因何发笑?”一旁的曹昂忙上前关切的问道,生怕曹操因为此役的惨败而一蹶不振。

        周围众兵将听到曹操的笑声,也纷纷将目光投了过来,关注着这位号称“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的司空大人!

        先是给了爱子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后曹操朗声说道:“我自然是笑我自己与那徐庶小儿,老夫自认一世英名,奉孝、志才也都堪比管、乐(管仲、乐毅为战国时期著名的军事家),而那徐庶也是难得一见的年轻才俊!我们与他机关算,没想到最终却令那有勇无谋的马超小儿捡了便宜!老夫还好,虽然战败,却也得到大半雍州,反观那徐庶,不但损兵折将,更是一无所获!尔等觉得可笑不可笑?”

        众人闻言,皆露沉思之色,不知是谁先是噗嗤一下笑出声来,随即接二连三的笑声响起!

        众人笑过之后,曹操叫过一旁的夏侯惇,清咳两声,大声对其吩咐道:“元让,此次战死的弟兄,抚恤金一定足额发放!另外随操出征的弟兄,所有人家中粮税减免一年!”

        闻言,周围响起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曹操则向下压了压手掌,随后大喝道:“大家不要耽搁,这就随操一同回家!”

        言毕,曹操率先翻身上马,带领部队径直向长安奔去!

        翌日下午,曹操大军终于赶到长安附近,见到城外整齐列队迎接自己的张绣,曹操这才彻底松了口气!

        毕竟马超紧追不舍,中途又遭遇死士的刺杀,此刻的曹操已然身心俱疲。

        与张绣一番寒暄过后,曹操明明知道此刻应继续出发,也许入夜时分便可抵达许昌,但曹操脑海中不由得闪过那个身披孝服,身材妖娆的美夫人。

        咽了咽口水,曹操略作犹豫,还是叫过一旁的夏侯惇吩咐道:“元让,你带领部队先一步返回许昌,我在长安停留一夜,与张刺史商讨下关于雍州的后续事宜!”

        “可是主公的安全…”夏侯惇欲言又止。

        “夏侯将军放心,操有古之恶来,有何可惧?先前那老者最后的几枪那般精妙,不还是死在典校尉的双戟之下?”说着拍了拍典韦的肩膀,笑着对夏侯惇说道。

        这时,一旁的曹昂也上前一步说道:“夏侯叔父若不放心,我与安民(曹安民,曹操的侄子!)带一队人马留在这里保护父亲大人!”

        最终,夏侯惇带着部队先行赶回许昌,而曹操等人则在张绣的陪同下进入长安。

        此刻的张绣虽然表面恭敬,但笑容中有几分真,几分假却是耐人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