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汉末三十年在线阅读 - 古来征战几人回 79 兵者,诡道也!

古来征战几人回 79 兵者,诡道也!

        许昌,司空府

        “怎么可能?!你是说湄邬守军一夜之间全部消失?只留下一座空城?”曹操皱眉问道。

        下面的士兵则战战兢兢的答道:“是的,司空大人,经我们再三确认,确实如此。”

        “传郭嘉、荀彧、刘晔前来见我!”说完后,曹操闭目养神,表情无喜无悲。

        片刻后,众人到齐,曹操又令传信兵将刚才之事又说了一遍,方才让其退下。许久沉默后,曹操率先开口:“尔等如何看待此事?”说完,目光看向下面三人。

        刘晔率先开口:“董越部队应是去支援吕布,但…动作如此之快,应是提前便已做好准备,此举确实出乎意料。”

        “是啊,董越一动,整个西凉不设防,这算是反将一军,若此时我们出兵,很有可能会惊退李傕,甚至搞不好将矛头指向我们。但若不出兵,又恐贻误战机...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荀彧皱眉补充道。

        “文若、子扬言之有理,但嘉更在意的是,我们的对手是谁!”

        闻言,无论是荀彧、刘晔亦或者是主座的曹操皆看向郭嘉,只听后者表情郑重,继续说道:“根据情报,弘农王手下最为依仗之人乃是贾诩,贾文和,此人之前在董卓帐下,名声不显,但嘉认为,弘农王这些年的发展,离不开此人的出谋划策!不过据说此次弘农王前往益州,贾诩随行,若说此人临行前便在凉州布局,那嘉是万万不信的!而能有此决断的,还有吕布军的李儒,且不提李儒能否命令弘农王手下兵马,单说李儒平时用计,虽狠毒诡谲,但大局上却少了丝光明正大的感觉,而此次行动之果决,从风格上应也不是出自李儒之手!”

        “奉孝的意思是……”

        郭嘉点了点头,说到:“应是徐福……不对,现在应该叫他徐庶,徐元直!根据资料显示,此人出身寒门,师从庞德公门下,智谋出众,对于机关技巧方面也很擅长,这一点跟子扬有些像。”

        闻言,刘晔苦笑摇头:“若说机关技巧方面,晔自是有自信的,但若说出谋划策方面,晔也是有自知之明的。”

        一旁的荀彧打断二人,对着郭嘉说道:“奉孝既然已经推断出这些,那么接下来的对策想来也是成竹在胸了吧。”

        郭嘉点了点头,表情逐渐郑重起来,缓缓说道:“主公对于西凉的布局,虽然巧妙,但天下没有不透风之墙,徐庶定然是在之前某一时间便已察觉我们的举动,这才如此果断放弃湄邬,全力帮助吕布!

        而若我是李儒,此刻有了董越的这股与自己相当的力量,定会出其不意,全歼李傕大军不现实,最大的目标应是李傕的先头部队!很可能诱敌深入,将其一口气吃下!

        而以李傕平日的用兵风格,先锋军定然全部由骑兵构成,如果被击溃,届时李傕军的战马将损失大半!然后墨守坚城,派多股骑兵袭扰,便会使得李傕疲于应对,如此一来便将双方的实力从新拉回到接近势均力敌的状态!但这里有一个问题,徐庶为何不选择派出距离较近的徐荣军,而是选择位置、距离都不是合适的董越前去支援?这样一来岂不是打草惊蛇?若我是徐庶…兵马…”

        郭嘉原本分析的头头是道,但声音却越来越小,似是喃喃自语,而其余人见状也没有打断,他们对郭嘉甚为熟稔,知晓其每每在遇到问题时,便会做此状思考。

        ‘啪!’郭嘉猛地一拍桌子,原地站起,瞪大眼睛望向主位的曹操:“司空大人我知道了!!”

        曹操闻言捂着心脏,责怪的说道:“奉孝啊,你这一惊一乍的毛病,是不是应该改一改了?”

        郭嘉似是没有听到曹操的嗔怪之语,表情凝重的说道:“湄邬出兵,是因为徐庶笃定我们此时不敢出兵。汉中不动,是因为他们需要留下重兵随时震慑益州刘焉。而武都不出兵救助吕布,不是怕被我们察觉,而是武都现在根本没有兵!!”

        “怎么可能!?”几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郭嘉摆了摆手,继续说道:“若嘉所料不差,武都现在确实没兵,因为此刻徐荣在……”

        羌族位于凉州西侧,由于贫瘠的土地,因此造就了羌人能吃苦耐劳的精神,同时勇敢善战,敢于反抗的优点,但缺点也很明显,种类分散,不能凝聚为强固的政治集体。

        “果如先生所言,李傕已然集结大军,目标直指天水吕布!只是……”

        “只是什么?将军但说无妨!”

        “只是马超那边,原本对我唯命是从,但不知为何,这两日却无法联系到对方,派出去的信使皆了无音信……”

        “无碍,即使之前的事情败露,马超也无确切证据,更何况马超本就不是看重亲情之人,否则怎会其父尸骨未寒,便打算拜将军为义父?大势所趋,只要拿下天水及武都,马超定会顺应大势,归降于将军!”

        对话之人正是韩遂与戏志才,正在此时,忽闻帐外一阵骚乱,随即喊杀声四起!

        韩遂慌忙出帐查看,正与一人撞个满怀,韩遂正欲发怒,却听对方抢先说道:“大人,敌袭,你快带着先生走,我来拦住他们!”说话之人正是韩遂手下大将阎行。

        此时虽正值午夜时分,韩遂军所驻扎的营帐忽然火光冲天,无数士兵凶神恶煞的从营帐四周涌来,领头之人正是徐荣以及李文侯。

        原来李文侯带领氏族返回小月氏之际,徐庶便吩咐其打探韩遂位置。

        若说寻找隐于关外的韩遂军对武都众人来说,犹如大海捞针一般,但对于长居关外的小月氏异族,却不是很难,果不出徐庶所料,在其醒来时,李文侯便派人送来消息,韩遂军正隐与距离武都约一百二十余里处发现。

        当晚,徐庶便在议事厅下达命令,命徐荣率全部武都兵前去与李文侯会合,务必将韩遂军一举击溃,田豫则去通知董越支援吕布。

        而吕布得知此消息是第一时间便找张辽商议,而后者也知晓这两万人的重要,未免消息走漏,并未在会议上说出此事,而是让其驻扎在设伏李傕先锋营之地!正是张辽的谨慎,才让这只两万人的奇兵发挥出了最大作用,一举击溃并俘虏战马一万五千余匹以及近万兵士。

        当然,此举徐庶也是在赌,吕布能否撑到徐荣返回,李傕会不会放弃转向攻打武都,曹操会不会趁机进军凉州都是变数,但这一切都抵不过谋取益州重要,徐庶必须快刀斩乱麻,趁着曹操进军之前将一切不安定因素解决掉,方才有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