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汉末三十年在线阅读 - 鲜衣怒马少年时 67 雒城伏击战(5)--尾声

鲜衣怒马少年时 67 雒城伏击战(5)--尾声

        此时的赵云已然策马冲到近前,没有流泪,没有多看地上的半截身子一眼,此时的脑海里都只有冲天的杀意,伴随着人喊马嘶,双方士兵又重新碰撞在一起,顿时残肢断臂乱飞,赵云赵云举起手中长枪,阵阵枪影闪烁,刺倒了一片片敌军,随着时间推移尸体越聚越多,不知什么时候,马匹已然倒地,又不知什么时候,周围的伙伴们也逐渐变少,又不知过了多久,对面的东州军似乎也变得稀薄,赵云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杀光一切冲上来的敌人!!

        而此时,天边已然泛起一抹鱼肚白,后方的杨怀也已然知晓前方战况,雷铜吴兰均已战死,己方伤亡已然过半,心里虽恨透了这二人!但事已至此,正欲咬牙指挥其余部队硬冲时,忽地后方一阵骚动,定睛望去,竟是之前派去后方雒城大营打探的兵士,兵士赶到近前,翻身下马,踉踉跄跄的跑到杨怀面前跪地声音颤抖大喊道:“将军,雒城沦陷!从逃出的百姓口中得知是孟达军所为,雒城守军全部阵亡,孟达军占领雒城后…”

        “占领雒城后怎么样?”杨怀怒目喝问道!

        “随后屠城!”士兵小声说道,声音虽小,但杨怀也是听的清楚,不由得眼前一黑,忍不住一口血喷出,随即栽落马下。

        周围人慌忙将其扶起,杨怀紧闭双眼,片刻后,虚弱的说道:“传我命令,全军即刻起程,向东穿越密林退往巴郡!”

        人群一阵惊呼,杨怀压了压手,继续说道:“既然孟达本就兵力有限,如此孤注一掷,证明主公已然凶多吉少!现如今前方一时半刻无法突破,孟达狗贼又偷袭雒城得手,此刻士气低迷,若继续在此处鏖战,定然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

        众将官虽心有不甘,但无奈事已至此,只能迅速整顿部下向东逃亡,临行前杨怀无奈的回头看了眼成都的方向,心中默默说道:‘主公,怀有负君恩,本应以死谢罪,但现如今贼军事大,主公一手建立的东州军所剩不多,怀只能苟且偷生,待到替主公报仇之日,便是怀追随主公而去之时!’

        雒城,一个瘦削的身影在几名兵士的簇拥下驱马来到大营前,此人正是李儒!对于刺鼻的血腥味似是习以为常,想到之前贾诩派人送来的信件上面所写的事情,思索可有遗漏之处!

        片刻后,一名矮壮将军上前,躬身说道:“禀告大人,高顺率领陷阵营,全歼雒城守军!另外奉先生命,我等以孟达的名义血洗了雒城,封锁其余三门,只留北门让其部分军民逃往梓潼!另外先前贾诩差人送来这几封调令,请先生过目!”

        片刻后,李儒点头说道:“不错!将斥候营的人叫来,我有事吩咐。”

        很快,一壮硕青年来到李儒面前,躬身下拜。李儒对其说道:“从你的人里选几个机灵点的换上刘焉军的衣服,每隔一个时辰,分别将这三封信件送往涪水关!你带领其余斥候营其余人混入逃难人群,伺机宣传孟达与氏族作乱,刘焉刘循已然阵亡,完成任务后便可去寻文和先生!”

        见斥候营兵士渐渐走远,李儒回过头来对高顺说:“出发,目标雒城以北十五里处!!”

        半个时辰后,高顺一行人已然抵达峡谷,前方不远处三五成群的兵士向这边冲来,观其着装正是雒城军!高顺高喊一声:“冲阵!”随即所有陷阵营兵士左手持盾,右手举刀冲向对方!!对方虽然人数众多,但战斗却比预想的简单许多,砍瓜切菜般的杀掉百人后,似是觉察到不对,高顺大喝一声:“龟!”。

        话落,整个陷阵营为之一顿,步伐放慢,以高顺为首的一队人站在了队伍的前方,整个队伍高举盾牌,缓缓向前行进!透过盾牌的缝隙看去,前方一片黑暗,高顺不由得紧张起来。

        这时,忽地不远处阵阵叫喊声传来,渐渐大地都在震颤,摸不清楚状况的高顺大喝道:“震!”随即兵士止住脚步,所有人单膝跪地,以高顺为首,所有人均将盾牌斜刺地面,后面的人则高举盾牌与前方盾牌贴近,期间只留下狭小的缝隙用于此处短刀!随着震颤越来越剧烈,透过盾牌的缝隙中高顺看到密密麻麻的东州军狼狈的向这边冲来,似是没有看到高顺等人,为首之人居然踩着高顺等人盾牌向后逃去!虽然说作为主帅,战场应变颇为重要,但这番场景,高顺也是头一次遇到,不由得也有些懵,当反应过来后,扯着嗓子大喊道:“刺!”

        一柄柄短刀从缝隙中向上刺去!第一批冲过来的雒城兵应声倒在盾牌上,但后面的雒城兵似是没看到一样,踩着之前人的尸体便向后跑去,紧接着越来越多的雒城兵穿过陷阵营的头顶,此时的高顺已然没了力气刺刀,只能以钢刀为支点,堪堪抵住上方雒城兵的踩踏!某一时刻,高顺心中甚至闪过了一个念头:‘名震天下的陷阵营不会@#的被人活活踩死吧,这种团灭的方式估计会成为后人的笑谈吧!’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归于寂静,又等了一会儿,高顺等人从尸体下面爬出,此时天边已隐隐跃出一抹鱼肚白,随着彻底看清眼前的场景,纵然是身经百战的高顺也不由得为之动容,足有近二十米宽的道路上堆满了尸体,不理会周围重伤哀嚎的雒城军,迅速整顿队形向前方缓慢挺进,终于,来到了谷口处,此时的谷口,尸体足足落了两米多高,正在高顺愣怔间,前方传来了一个疲惫的声音:“喂!!高矬子,你好像来晚了!”

        高顺循声望去,映入眼帘的先是前方足有两米高的尸体堆,而上方一杆长枪牢牢刺入尸体堆内,旁边则坐着一名年轻小将,浑身浴血,似是因为说话牵动了伤口,不由得疼的身体微抖,肩上似有什么东西在抖动,定睛一看,居然是一节肠子。高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讷讷说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没大没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