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汉末三十年在线阅读 - 鲜衣怒马少年时 64 雒城伏击战(2)

鲜衣怒马少年时 64 雒城伏击战(2)

        雒城骑兵本就因为夜间看不清敌军数量,又听闻主帅被杀,顿时斗志全无。有机灵些的骑兵想原路返回,通知大部队此处情景,却愕然发现后方不知何时已然出现无数士兵,顿时胆寒,纷纷下马跪地求饶!

        此次本就事出突然,赵云料想雒城军也没有时间派出探马前去打探消息,定会倾巢而出!但为防有人回去通风报信,打扰到后续计划,赵云还是提前便派出半数士兵埋伏在后方堵截,原本若是轻骑,倒也很难全歼,但偏偏刘循为了展现气势,给本就不多的骑兵全部配上铠甲,这就导致机动性大打折扣!赵云也只能在心里默念一句:‘主公洪福齐天!’

        见对方已无人反抗,便迅速命其全部扔下武器,退下甲胄。忽地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叫喊:“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乃刘焉长子刘瑁!”

        赵云双眼猛地一缩,回头望去,见一顶盔冠甲之人正在与自己手下的人争执!赵云左右四顾,目光定格在一名已然脱下铠甲,在一旁瑟瑟发抖的俘虏,走到近前,未等询问,对方便竹筒倒豆子般地说出己方情况。

        原来收到求援信时,刘焉大公子刘瑁也在雒城军中,听闻父皇被围困,刘瑁便迫不及待地要跟随先锋部队一同前往成都,为防不测,庞羲便亲自带队,跟随刘瑁一同前往,杨怀则在军中整顿兵马,预计一个时辰便可到来,而刚刚赵云杀掉之人,正是庞羲!

        回头看了眼尸体,赵云眼中厉色一闪,见俘虏们基本都已脱下铠甲,蹲在一旁等候发落。

        叫过身旁副将,在其耳边耳语几句,随即走向大喊大叫的刘瑁,对方见为首将领向自己走来,不由得一把推开挡路士兵,迎上赵云大声叫喊道:“孟达给了你们什么好处??竟然敢对我动手,你知不知道,他只是一草莽!我们乃皇家贵胄!他给你们的好处,我可以…”

        没等说完,便听到不远处传来阵阵惨叫以及咒骂声,刘瑁一阵愕然,循声望去,只见不知何时,对方士兵已然将俘虏围在中央,举起手中刀剑!顿时血光四起!刘瑁不可置信的回过头来,正欲开口,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近在咫尺的年轻脸庞,脸上布满黑灰,没等反应过来,却觉腹中一痛,低头望去,一柄短刃已然刺入腹中!对方嘴唇凑近自己的耳朵轻声说道:“孟达之流怎可与我家主公相提并论!萤火皓月尔!”话落,抽出短刃,紧接着第二刀,第三刀刺入刘瑁肚腹中……

        哀嚎咒骂声渐熄,片刻后,赵云副将走来,此人名曰杨凤,出身黑山军,原本认为自己在军中的资历居然要听一个小屁孩儿来指挥甚为不满,但经过这几年的接触才意识到这位年轻的将军不但武艺高强,而且胆识过人,这才心悦诚服,此刻杨凤一脸兴奋的来到赵云面前,躬身说道:“将军,雒城先锋部队尽皆毙命,后面大部队约莫两刻钟后便会到达!请将军指示!”

        赵云略微沉吟,深知之前胜利,侥幸居多,而接下来敌兵众多,正面冲突在所难免,想到此处,赵云看了看杨凤,说了句不相干的话:“老杨,你今年多大了?”

        杨凤一愣,挠了挠头,憨憨说道:“这十来年一直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应该是三十几,具体的俺也不记得了!俺媳妇应该能记得,不过俺媳妇与闺女现在都在武都城过着好日子呢,俺也好久没见到了!”

        赵云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好家伙,都成家了还这么拼!”

        “是啊,这次回去便打算给俺闺女找个夫家……”顿了顿,杨凤洒然说道:“当然了,如果回不去的话,俺闺女的婚事可就交给将军了!”

        赵云闻言哈哈大笑,叫过身边几名做百姓打扮之人吩咐两句,几人点头纷纷从怀中掏出笔墨,席地而坐准备记录,赵云清了清嗓子,对众手下喊道:“接下来的一战,将是我军最为至关重要的一战,之前全歼先锋部队实属侥幸,但接下来这一战,人数十余倍于我军,思前想后,只有死战一路!赵某人孤家寡人一个,死便死而……但在各位大部分皆有亲人子女!”

        赵云顿了顿,向着成都方向拱了拱手,说道:“云在这里也不瞒各位,何思安乃是主公假名,真实身份乃是当年的九五之尊,如今的弘农王,刘辩!”

        闻言,众人一阵喧哗,皆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他们这些反贼居然投奔的是当年的皇帝?

        这让他们感觉到不可思议的同时,更是心中涌现出一种狂喜,毕竟这个时代无论尊卑,都讲求血统,虽说众人之前加入的黄巾军也是不折不扣的造反,但即使再没有文化之人,也知晓根本不可能成功,但若主公真的是那人,便有了改变家族命运的机会怎能不喜?

        赵云轻咳两声,用压过了所有人的声音吼道:“主公隐忍多年,只为还黎民百姓一个朗朗乾坤,虽然这一战即使胜利,我们的名字也将不会被提及,但对于主公来说,这确是最为重要的一战!赵某人替主公答应各位,若各位战死,主公定会善待各位家中老小,各位有何未了心愿,此刻便说出来,有劳斥候营的兄弟记录下来,送往主公知晓!”

        兵士们得知何思安的身份刚刚缓过神来,听到赵云后面的话,却不见死亡的恐惧,而是纷纷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

        两刻钟后,见所有人都已交代完毕,赵云大喝道:“伤员留下,其余人听令!一、二、三队穿上战甲,将所有弓箭交由四队、五队!一队二队上马与我一同前方冲锋!三队紧随其后!四队五队殿后两侧弓箭掩杀!即刻布阵!”

        众人纷纷领命,赵云来到一脸‘我干啥!我干啥!’表情的杨奉面前,一把搂着杨凤的肩头,笑着说道:“老杨,你负责与伤员在后方铺设木材干草,待到我们冲锋时,你便将其点燃,记得火越大越好!”

        见杨凤正欲反驳,打了其胸口一拳,说道:“想什么呢?你是副将,我需要你压阵!一旦我这里被敌军突破,你将是主公的最后一道防线!而且我的武艺你还不清楚?更何况我还没有婚配,还不甘心就这么死去!对了,若你闺女长得不像你这么丑,没准回去我还要叫你声岳父呢!哈哈哈哈!”随着爽朗的笑声响起,赵云转身上马冲向队伍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