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汉末三十年在线阅读 - 鲜衣怒马少年时 63 雒城伏击战(1)

鲜衣怒马少年时 63 雒城伏击战(1)

        时间仿佛静止,所有人的动作似乎都变得缓慢,周围士兵伸出的兵刃以及死士欲飞扑的身体,都只是堪堪融入到银枪拉出的残影中,众人的目光跟随银枪缓慢回头。

        最后映入眼帘的是在刘循惊恐的表情下,瞳孔中倒映出越来越大的枪尖!只听‘扑哧!’一声,银枪狠狠刺入刘循胸口!巨大的力道使得银枪贯穿刘循的心脏,钉在其身后数米的地面上!手中长刀落地,低头看着胸口的血洞,刘循缓缓抬手似是想按住伤口,忽地汩汩鲜血从口中流出,最终目光涣散,一脸不甘的落于马下。

        似是时间又恢复了正常,众多益州兵士心底生寒,深知主帅一死,自己恐怕也不会有好下场,部分忠于刘循的士兵表情狰狞的向银甲小将冲去,而更多的兵士则是眼神四顾,看向四周准备遁逃。

        一击得手,银铠小将抽出腰间佩剑,大喝一声与对方冲来的兵士杀在一处,砍倒了几名冲来的士兵后,身后的部队也终于赶到,借着人数以及体力的优势,很快便将刘循残余部队击溃,众人打扫战场,小将抽出扎在地上的银枪,拔马来到刘循的尸体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这具双眼圆瞪的年轻尸体,回想起一个时辰前出发时贾诩的话语,眼神飘忽。

        “子龙,得到虎符,只是有了实施这次计划的契机,而能否成功,则取决于三点,其一,刘焉、刘循二人必须死;其二,趁杨怀驰援成都,借机攻占雒城,给梓潼守将造成益州已然被孟达占领的假象;其三,以刘焉临终遗言为由,命培水关对汉中军放行,并配合其剿灭孟达!至此,益州方可完全掌握在我们手中!然而,做到这一切有个前提,就是必须要利用好时间!而如何利用好时间呢?先说第一点,就算刘焉被刺后没有当场死亡,主公也依然留有后手,而刘循大概率会冲出成都逃向雒城!你需半路设伏,必须将其击毙!而至关重要的是第二点,我已与李儒达成一致,待到雒城空虚,李儒会趁机偷袭!然而……这里有一个巨大的漏洞,就是孟达得知刘焉祖孙死亡的消息,大概率会逃往交州,雒城军也许会兵不血刃地夺回成都。

        如此一来,即使我们伪造出刘焉的遗诏,相信也很难引兵入益州,所以……,子龙,你的任务至关重要!我要你带领你的人马,在雒城以南15里处的峡谷设伏,务必将前往成都的东州军拖住,如果顺利的话,李儒军会在一个时辰后从后方掩杀而来!而在这一个时辰里,你必须抵挡住十倍于己的兵力猛攻,子龙可否做得到?”

        “赵云!愿立军令状!”

        ......

        这时,一旁赶过来的兵士,向赵云汇报道:“禀将军!战场已清理完毕,敌方共计约四百人余人,歼敌约一百一十人,其余约三百余人逃入山林,而我方算上林中设伏人员共出动四百人,阵亡八人,重伤三十五人,轻伤十六人!”

        虽然此战大胜,赵云却没有任何喜悦的心情,毕竟从武都一路翻山越岭,来到益州,原本的一千二百人,顺利抵达益州的,也只有一千人左右,而且由于地形险要,根本没法携带太多羽箭,更别说马匹!

        摇了摇头,扫去脑中的阴霾,赵云指了指身边一名受伤的士兵说道:“老王,你老家是益州的,口音跟这边人颇为相似,领两名受伤的弟兄,换上刘焉手下的衣服,带上这封信,送去雒城,就说成都有变,孟达伙同各大氏族造反,刘焉刘循祖孙二人困于其中岌岌可危,速派所有兵马来救援!”

        交代完老王后,赵云又指了指几名受伤的士兵大声说道:“你们几个,将阵亡的兄弟就地掩埋,然后也换上敌军的衣服,带着重伤的弟兄去附近村镇疗伤,时间紧急,其余人随我一同返回谷口,继续配合留守士兵放置滚木雷石等,做好迎敌准备!!!”

        半个时辰后,远处烟尘四起,马蹄阵阵,隐隐见到点点火星向这边赶来,埋伏在山谷一侧的赵云长出口气,看来雒城果然中计,看对方规模,约有五六百人左右,皆为骑兵,赵云知晓,这应该是他们的先锋部队。

        距离越来越近,借着火把的光亮,能看到所有骑兵皆身着铠甲,就连战马都配有马铠!这让赵云眼睛微眯,心中不惊反喜。毕竟自己一行人的装备实在寒酸,就算有师兄张任帮忙,但毕竟其在刘焉军位卑言轻,也只能弄到些弓箭,自己这身铠甲都是其师兄自己所穿的!看着一队队骑兵从自己脚下通过,赵云心中默念,片刻后,忽听后方一阵惨叫。

        此时正是丑时,本就黑暗,加之骑兵速度太快,伴随着领头骑兵掉入布满木刺的陷阱,雒城军顿时一阵人喊马嘶!

        赵云辨认了一下敌军首领的位置,大喝一声:“冲锋!!”随着话音落下,带头向下方奔去!随着距离拉近,举起右手拳头般大小的石头,大喝一声“投石!”无数大大小小的石头砸落!雒城军顿时又是一阵哀嚎!

        此时,赵云距离下面的军队已然不远,借着微弱的火光,能看到骑兵队伍主将已然抽出马鞍鞒上挂着的长刀,喝斥手下人稳住阵型,在距离其五六米时,赵云猛地一蹬地面,身子犹如离弦之箭般直射敌军主将,右手紧握长枪猛地抡向对方!而这位将领反应到也迅速,听到破风声后,眼角余光秒到一杆长枪轮来,慌忙双手持刀柄准备格挡,只听‘当!’的一声巨响,虽然挡住了长枪,但整个人却被赵云这一枪直接打下马来。

        正欲起身,却见对方第二枪已然刺来,暗道一声‘好凌厉的枪法!’便举刀格挡,然而预想中的碰撞却没出现,赵云见对方出刀格挡,迅速收枪,对方将领一刀格挡空处,不由得身子一个踉跄,见此机会,赵云迅速刺出第二枪!

        血花飞溅,这一枪正刺进对方肋下盔甲连接处,见一击得手,赵云左手也握住枪柄,双臂发力,大喝一声,长枪带着对方将领的身体被赵云整个轮了起来,身体脱离枪身,对方将领整个人被重重的砸到后方骑兵的身上,一阵人仰马翻,借机赵云大喝道:“敌将首领已然伏诛!!降者不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