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汉末三十年在线阅读 - 鲜衣怒马少年时 57 山雨欲来风满楼

鲜衣怒马少年时 57 山雨欲来风满楼

        此时的成都,百姓们皆躲在自家屋内,心中忐忑不知发生了什么,街道上,无数顶盔冠甲的兵士匆匆向城中央汇聚,众多士兵中,一名方脸将军带着一队兵士路过何思安的居所,一勒马缰,左右看了看,似是在寻路,随即看向一处小巷,喝道:“大家加快脚步!”

        言毕,拔马向着那里奔去,身后众兵士队形一乱,慌忙跟上,不出片刻,便消失在巷子中。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兵士们已然汇聚在城中央的监察院,远远望去,此时的检察院,已然被顶盔冠甲的士兵团团围住,为首两人正是孟达与张松!

        两人对视一眼,张松上前与院门一人开始攀谈,片刻后,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对着孟达点了点头,后者挥了挥手,在兵士的簇拥下,孟达、张松几人鱼贯而入。

        行走在宽大的监察院内,没有遇到什么抵抗便占领了各处院落,很快,众人来到议事厅前,只见张松的兄长张素,正站在门前的阶梯前紧张的踱步,看到张松等人,急忙快走几步来到近前,小声对张松、孟达耳语几句,闻言,孟达给了身边的邓贤一个眼色,后者吩咐士兵围住大厅,自己则抽出怀中佩剑,亲自守住门口。

        孟达与张松在张素的带领下行进大厅,此刻的议事大厅灯火通明,一人端坐在主位,待看清此人后,张松眼睛瞬间大睁,此人年约六旬,身材精瘦,一头白发整齐地束在脑后,此刻正眼神锐利看向这边。

        益州牧,刘焉!

        “子乔,这般阵仗所为何事?”刘焉率先打破了沉默,戏谑地说道。

        由于久居高位,使得刘焉的压迫力十足,张松的身体略微颤抖,不由得退后一步,游牧四顾,见孟达与张素皆一脸平静,心头一沉,默不作声。

        刘焉倒也不急,只是好整以暇的看着张松,片刻后,张松长叹一声,说道:“州牧大人好算计,成王败寇,松自是知晓,只是……”张松转头看向身旁的二人说到:“二位这又是何故?”

        张素低头默不作声,孟达则摊了摊手,没有说什么。

        刘焉轻咳两声,见众人的目光投了过来,轻声说道:“张大人何故为难朕的车骑将军与尚书令呢?有何事不明,朕自然给张大人一一解答。”

        闻言,张松大惊,手指哆嗦的指向刘焉,瞠目结舌。

        见状,一旁的孟达上前一把将张松按倒在地,叱喝道:“大胆贼子,敢对陛下无礼!!”

        刘焉脸上的笑容逐渐绽放,缓缓起身,双手扶在椅子上,身体略微前倾,看着下面双目圆睁的张松,轻声说道:“既然我们的张松张大人已然成功控制住了局势,接下来该怎么做呢?啊!对了!”刘焉自问自答,作恍然大悟状,继续说道:“自然是将这一好消息通知各大家族,让他们前来此处商议如何分配这胜利的果实。”

        随即拍了拍手,身后一名宦官小跑抱着一叠请柬上前,刘焉指了指下面,小宦官来到孟达、张素二人身前,说道:“二位大人,请吧!”

        二人对视一眼,无奈接过请柬。这时,上方又传来留言的声音:“张素,你安排此事,孟将军,你先留下。”

        张素知晓这是刘焉让其交的投名状,咬咬牙接过请柬缓步退出大殿。

        刘焉则微笑说道:“来人,给二位大人看坐!”

        刘焉身后闪出两名宦官,上前恭敬摆放好,二人坐定后,刘焉继续说:“孟将军,弘农王那边如何?”

        孟达起身,抱拳说道:“臣已然安排兵士围住其居所四周。”

        刘焉微微点头,又看向张松,说道:“张大人……我记得令郎出生没多久,可起名讳?”

        闻言张松身体一震,抬头用愤怒的眼神看向刘焉,却咬牙什么话都没说。后者摇了摇头,说道:“看来我们的张大人脾气很是不好啊!哈哈!”

        张松长出口气,平静下来,梗着脖子双眼紧闭,一言不发。大殿重新安静下来。

        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刘焉开口打破了平静,对孟达说道:“孟将军,约么时辰也差不多了,你去把弘农王请来吧!”

        孟达躬身领命,退出大殿,殿门打开的一瞬间,阵阵叫骂声骤然传来!

        ‘张松!!你不得好死!’

        ‘张松小儿!老夫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张松双手紧握,青筋毕露,双目圆瞪,怒吼一声:“刘焉老贼,我与你拼了!”随即冲向上首的刘焉,然而刚跑几步,刘焉身后便闪出几名士兵瞬间将其按倒!

        张松无法动弹,但污言秽语咒骂不休,刘焉则毫不动怒,只是猫戏老鼠般的笑而不语。也没有令人再次关上殿门。

        片刻后,殿外的声音逐渐消失,整个大殿只回荡着张松嘶哑的声音,脚步声传来,一位身披盔甲,浑身浴血的青年缓缓走进大殿。撇了一眼疯癫的张松,嫌恶的冷哼一声,一脚踹在其脸上,随即从衣襟上撤下一块布,吩咐道:“把他的嘴堵上!”随即上前单膝跪地朗声说道:“启禀祖父大人,叛贼首脑皆以伏诛!这是他们的供词,已然签字画押!”

        “很好,稍后派兵查抄他们家产,所有相关人等一律扣押,如有反抗者……”刘焉一边翻看这些供状,一边拿起笔在靠前的几个名字上点了几下,抬头看了眼刘循,继续说道:“格杀勿论!”

        “孙儿领命!”

        此时,殿外脚步声传来,很快,在孟达的引领着一名白衣青年进入大殿,刘焉祖孙二人抬头望去,由于距离过远,面部看不真切,但从衣着上,此人便是何思安无疑。

        这时,孟达躬身说道:“启禀大人,弘农王已然带到!”

        刘焉微笑着说道:“辛苦孟将军了,你先退下吧。”

        孟达躬身退出大殿,而何思安抬头看了眼主位的刘焉祖孙,当看到痛哭哽咽的张松以及浑身浴血的刘循时,微微低头,身体颤抖,似是愤怒,又似恐惧。

        见状刘焉忍不住轻咳两声说:“殿下莫要惊慌。”回头吩咐道:“循儿,你且先去后宅清洗一番,莫要失了咱们皇家的礼数!”

        刘循向下面的何思安微一抱拳,缓缓转身进入后堂,此时的后堂,无数顶盔冠甲的士兵正分立两侧,刘循走在中央,似在沉思。

        大殿内,刘焉笑着对何思安说道:“皇侄,遥想多年,初次相见你还是一稚童,想不到经年未见,竟也变得一表人才,快上前来,让皇叔好好看一看!”

        闻言,何思安犹豫片刻,似是懊恼,似是不甘,最终还是在刘焉的注视下缓步向前行去,张松看着越来越近的何思安,涕泪横流,但随着双方的距离拉近,即使此时张松泪眼朦胧,仍能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张松哭声一滞,仰头看去,只见对方嘴唇蠕动,似是在吞咽什么东西,待看清对方相貌,双眼猛然圆睁,呆在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