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汉末三十年在线阅读 - 鲜衣怒马少年时 52 入川

鲜衣怒马少年时 52 入川

        一个月后,益州,梓潼

        梓潼之名始于战国时期,取“东依梓林,西枕潼水”之义。据《尚书·禹贡》记载,当时天下分为九洲,蜀为梁洲之域,境内有巴、蜀两国,梓潼是蜀国的领地。秦惠王派司马错灭了巴、蜀二国后,梓潼就成为蜀郡的领地,公元前285年设置梓潼县,属广汉郡,梓潼成为县治。自秦汉以来便被认为千里天府,此为屏障!故有“秦川道,翠柏天,商旅兵家密如烟”之说。

        由于刘焉入住益州后兵力有限,一方面需要防范汉中张鲁,另一方面需要拿出更多的精力去扫平内部不安定因素,故益州军多驻扎在紧邻成都的雒城,少部分则在靠近汉中的培水关!而梓潼这座军事重镇驻兵却甚少。

        此时,一行人正行走在这座战略要地中。为首的两名青年男女,男的皮肤白皙,气质出尘,女的眉目清秀,一双大眼乌溜溜的乱转甚是灵动。而这两人自然是何思安与妞妞,周仓、廖化、张松、贾诩以及十余名护卫紧随其后。

        原本依照何思安的想法,此次益州之行,虽干系到日后的发展,但己方安排周详,且有张松等人为内应,危险性并不大,而雍、凉二州却颇为诡谲,周围异族环伺,武都更需要贾诩这位三国出名的毒士坐镇。

        然而平日里谨小慎微的贾诩却意外的拒绝了何思安的要求,不但要跟随其左右前往,甚至要求带上妞妞这位武艺超群的主母一同前往。用贾诩的话说:“此次益州之行,为奠定主公日后根基最重要的一环,再小心也不为过。”这也让何思安原本相对轻松的心情变得谨慎起来。当然,妞妞听闻要伴随何思安左右,自然是一百个乐意。

        “大人,前方便是梓潼城首府,城守庞羲与刘璋为亲家,其女嫁与刘璋长子刘循,而目前刘循为广汉郡守,两人均在城守府等候。”张松紧走几步,来到何思安身旁小声说道。

        何思安略作沉吟,用仅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道“一切都安排妥当了么?”

        闻言张松微微点头。

        很快,一行人出现在一座守卫森严的府邸前,一老一少两人矗立门前,百余名甲士立于四周,看到这阵仗,众人皆是微一皱眉,但很快便不约而同的恢复正常,张松紧走几步来到二人身前,对着年轻人一拱手,恭敬说道:“大公子久等了,这便是那位大人。”张松向身后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看了看四周的甲士,皱眉问道:“大公子这是何意?”

        未等张松说完,刘循便走向对面的何思安,与其擦身而过时,顿了顿身,说道:“不要叫我大公子,叫郡守!”随即头也不回,大踏步的走向何思安。紧跟在身后的庞羲则看了看一脸讪讪的张松,拍了拍后者的肩膀:“子乔勿怪,我这位姑爷的性子你也知晓,一路上辛苦了,来人!”一旁两名甲士紧走几步,赶到近前,“带张松大人去后庭歇息。”庞羲笑了笑,便紧走几步随着刘循走向何思安一行人。

        很快,刘循、庞羲二人便来到何思安面前,双手抱拳深深一揖,说道:“广汉郡守刘循、梓潼太守庞羲,见过公子!”

        何思安也很快上前,扶起对方说道:“都是自家人,二位大人何必多礼!”而自家人三个字,则是着重表明这一种态度。而此时庞羲也笑着说道:“是啊,都是自家人,郡守、太守、公子的这么生分作甚!”随即三人不顾周围剑拔弩张的气氛,笑着勾肩搭背的步入城首府!

        众人鱼贯而入,刘循将何思安引入一座偏厅,而庞羲则在门口拦住了其余人,周仓等人刚要发作,却被一旁的贾诩,而庞羲见状也笑着上前对众人说道:“事关重大,请各位先回房休息,晚间我们再一起畅饮一番,至于你们主公的安全,各位且放宽心,大敌当前,怎么可能自相残杀!”

        闻言,贾诩上前拱了拱手:“我等自然知晓,有劳太守大人费心了。”随即转头看向周仓等人说道:“你们先去歇息吧。”言必,又看向庞羲,不经意的问道:“不知张松大人何在?”

        “自然是在客房歇息。”庞羲答道。

        “我家主公初来梓潼,日前曾叮嘱诩买些巴蜀特产,不知张松大人何在?可否陪同游览一番…”贾诩问道。

        庞羲眼神一眯,随即舒展开,笑着对贾诩说道:“舟车劳顿,子乔身体单薄,还是不要劳烦他了,不如这样,由在下领贾先生去城中四处转转可好?”

        “自然是好的,只是诩区区主公身边一随从,有劳城守大人费心了。”贾诩笑着回应道。

        梓潼城不同于十室九空的雍州以及凉州,城中居民虽不多,但位处益州门户,往来客商也是络绎不绝,不算宽阔的街道上叫卖声此起彼伏。“公子南下之行能带着文和先生,看来公子对先生也是甚为倚重啊!”贾诩耳边响起了庞羲的声音,贾诩则谦虚的答道:“城守大人高看诩了,诩只不过是公子手下一老仆而已,公子与州牧大人本为同源,此行虽意义重大,但却也无危险可言,自是只带些身边之人,您说是吧,城守大人?”

        “那是自然,奸佞当道,我等自然需团结一心!不瞒先生,羲镇守梓潼多年,与汉中军摩擦不断,对张鲁此人更是了解,此人以传教为名,广纳信徒,更是有割据一方的雄心壮志,没想到公子初到汉中,便可与其达成一致,羲甚为叹服!只是不知其中因由,文和先生可否告知?”

        “我家主公年幼时曾与张鲁之妹一同寄养在洛阳的一处道观中,而此处道观正是张家那位道陵老祖的师弟所创,故有一部分香火情,且其妹目前也是我家主母之一,并随我等一同前来益州拜访州牧大人。”这也不是什么秘密,贾诩自然没什么隐瞒的必要。

        贾诩也是第一次来益州,对周围也颇为好奇,一边与庞羲有一搭没一搭的边走边聊,一边在路边买一些当地特产,路过一处摊位前,贾诩似是不经意的看了眼摊主,此人身材精瘦,一脸络腮胡,双眼细长,看到贾诩看向这边,便卖力的吆喝起来:“上好的草鞋,走过路过莫要错过,这位大人,可要来双?”

        贾诩颇感兴趣的上前,与对方讨价还价一番后从对方摊位上挑选两双便宜些的草鞋,庞羲看到此处,心里也是暗暗发笑,看来凉州果然贫瘠,就连那位的幕僚买双草鞋都会讨价还价一番。随即,一行人消失在街道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