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汉末三十年在线阅读 - 鲜衣怒马少年时 47 爱是一种信仰

鲜衣怒马少年时 47 爱是一种信仰

        众人对于何思安的提议也甚为心动,只是在领兵的人选还是略有分歧,毕竟何思安新来,且年纪尚小,但最终在张衡、张鲁等人的极力赞同下,还是通过了何思安的提议。众人又对出兵的细节商议许久,最终决定十日后出兵武都,由何思安在流民中选取青壮作为主力,而汉中大将杨任、杨昂带领这一支约两千人的部队作为支援,另外再派人与氐族沟通协同出兵。而作为奖励,张鲁承诺若何思安攻占武都,便上表朝廷,为其请命为武都太守。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张鲁以及杨家都在力挺这位年轻人,虽有些眼红,却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

        午后,何思安又与张鲁、贾诩、徐荣密谈许久,期间,原本打算明日离开的赵云、徐庶二人在得知主公准备亲征武都的消息,也匆匆赶来并言明要参与夺取武都之战。

        这一年里,在移民的过程中虽无大仗,但也难免与流寇、马贼以及其他势力间的摩擦,而赵云在这个过程中也算初露峥嵘。至于徐庶,在贾诩李儒曹操等人的刺激下,锋芒内敛,处事沉稳许多,况且移民说来轻松,但如何统筹调度,人员、物资分配等等的却很繁琐,而徐庶二十余岁便可以一己之力将此事办理得井井有条,便可知晓其才能。

        此外,二人负责移民事宜,自然也与这群黑山军更加默契。再考虑到此次武都战役,乃是何思安第一次领兵,意义重大,不容有失!最终在贾诩的安排下,徐庶二人也暂时留下,准备随军出征,当然,移民那边也不能松懈,徐庶则安排一些老兵暂时负责移民,但何思安还是不放心,更是将身边护卫里相对沉稳的廖化派了出去,顶替赵云的角色。

        时光如梭,很快到了出发的时间,经过几日的整合,何思安共选出3万精兵出战武都,异族收到张鲁的信函后也果断出兵,由百顷氐王‘千万’,带领三千人马一同出征,毕竟汉中兵强马壮,且经过这几年的和平相处,周边的异族们也很享受这难得的和平,自然不愿意再起战乱。此外,再加上杨任、杨昂所带领的两千人马,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奔向武都。

        第二日清晨,一座残破的城市出现在众人眼底,随着人马靠近,才发现此时的武都寂静无声,约么距离城市百余丈时,何思安勒令停止前行,给了一旁赵云一个眼神,后者会意,点了约千余人手持盾牌大刀小心翼翼地上前查探,约么过了两柱香的时间,赵云带着人马返回,而此时旁边两支部队的千万,以及杨任杨昂也来到近前,只见赵云下马后吩咐手下抬上来位奄奄一息的老人。

        何思安吩咐手下拿来干粮以及清水喂给老人,待到老人神清醒,断断续续的讲述了这里发生的事情。

        武都以西的小月氏,是以羌、汉杂居为主,随着汉中与异族开始贸易后,也有样学样的开始试着与临近的武都进行交易换取些粮食及生活必需品,双方本也相安无事,但随着李傕的反叛,西凉重燃战火,位处汉中凉州交界处的武都城也无法幸免,青壮们纷纷被各方势力裹胁着加入军队中,而大部分粮食以及财物也被掳走充作军资。祸不单行,原本城中剩下一些老弱妇孺,正准备逃亡汉中时,小月氏见武都无人防守,便举族来袭,将原本就所剩无多的粮食等又洗劫一空,而听闻汉中派兵来袭,带着粮食财物,裹胁着剩下的村民连夜弃城向西逃亡,而算算时间,也已走了约么两个多时辰了。

        何思安与徐庶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愤怒之情,正所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群贫苦的百姓,在贪官污吏的压榨下本就生存艰难,再赶上兵荒马乱的年代,更是连活着都成奢望。

        很快,何思安整理心情,先是对着赶过来的百顷氐王‘千万’拱了拱手,说道:“多谢氐王出兵相助,此间事了,承诺大王的东西自可去汉中兑现,武都残破,思安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便不多留大王了。”

        千万闻言后也是表情讪讪,毕竟他们出兵名义上是为了两族和平,实际上也是因为张鲁用米粮绸缎等物作为代价才使其出兵,而此番前来什么事情也没做,却还要白拿张鲁的报酬,也是有些惭愧,又客套了几句,便领兵返回汉中。

        目送千万带兵离开后,何思安又看向其余众人,说道:“元直与子龙,你们先带两万兵马整顿城池,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幸存的百姓,尽量救助!另外尽快将汉中流民转移过来。”赵云还欲说些什么,却被徐庶拦住,赵云略作沉吟,也便明白了何思安的安排,毕竟所谓的流民原本就是由黑山军伪装的,其消息现在知晓的人越少越好,而二人本就是负责移民事宜,自然更擅长这些,于是也跟徐庶一样,拱手便领命而去。

        何思安又看向杨任、杨昂二人,两人自是明白何思安的意思,没等对方开口,对视一眼后,杨任便抢先一步主动先说道:“我等出发之前,出发之前太守再三叮嘱我二人务必保护将军安危,我等明白将军的打算,愿与将军同往!”

        何思安深深看了一眼二人后,说道:“也罢,二位将军生活在此处,自然对此处的地形更为了解,有了二位将军相助,定然事半功倍”。

        闻言,杨任二人心里一喜,其实在出发之前,杨家族老便叫过二人密探许久,虽未明言何思安其身份,但言语里隐隐透露出的重视甚至超过了汉中太守张鲁,并叮嘱二人务必尽量与之交好,在危急时刻,为了家族的未来,甚至可以牺牲自己。二人自是牢记于心。

        拨马返回本部等待何思安的命令,而何思安也对一旁的徐荣说道:“打仗方面,思安是外行,一切有劳徐将军了。”

        冲着徐荣拱了拱手后,对身后众人大喊道:“大家也知晓了现在的情况,武都乃日后吾与尔等之家园,思安不允许这里的百姓有一丝一毫的损伤,大家可愿随我杀入小月氏老巢,救回那些妇孺?”身后万人齐声高呼“愿为主公效死!”一连三声,声音震天!

        见状,不但一旁的杨任二人深感震撼,就连尚未走远的千万也是心头为之一颤。

        “从声音可以听的出,如果没有经过常年厮杀,根本不可能有这种威势,只是从流民中临时选拔出来的部队?骗鬼呢?哎,原本汉中虽防守有余,但进取不足。如今加上了这样一支神秘的队伍,日后不知是好是坏。”

        一旁的杨任二人虽然不是千万那种常年厮杀的人,但仅从话语中便能听出此乃一支虎狼之师,身在其中,自然也能够感受到另一种震撼,平时张卫做战前动员的时候,虽也算的上三军用命,但却跟何思安不同,看着眼前这群流民看何思安的眼神,杨任觉得有些熟悉,是什么呢?

        这时,一旁的杨昂也发现了兄长的疑惑,说道:“兄长是否觉得,他们看这位小将军的眼神,有点像大家在道尊殿里,看那位道尊大人画像时的眼神呢?”杨任恍然一惊,‘是了,就是这个,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