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汉末三十年在线阅读 - 举手欲引仙人衣 34 内心小剧场

举手欲引仙人衣 34 内心小剧场

        “曹操!”何思安虽然第一次与曹老板见面,但心里却迅速闪过这个名字。亲眼见到这位世之奸雄,何思安原本有很多话要说,但此时的心里却很奇怪,只想递上纸笔让对方签名,然后那取出手机与对方比耶或大拇指来个合照,发个朋友圈什么的。

        “刘辩!”曹操虽然表面镇定,但心里却泛起惊涛骇浪,“传闻此人性格怯懦,胆小怕事!但…果然传言有误,此次计划如此周密,此人仍能逃脱,日后定是我最大阻碍!等等,他看我的眼神是怎么回事,不应该是愤怒,震惊、甚至是逃脱后的喜悦或嘲讽什么的,但…这是什么眼神?有些熟悉,等等,妈卖批!!怎么有点像我看到那些人妻的眼神呢??”随即心中一阵恶寒。

        贾诩内心:“郭嘉!刘晔!据说郭嘉此人虽嗜酒如命,放浪形骸,却有鬼才之称,不但满腹经纶,更有运筹帷幄之才,管仲乐毅之能。

        刘晔,年少成名,据说有佐世之才。且拜入墨门,颇为精通机关技巧。此次行动绝非曹操一人能办到,定有他们在幕后出谋划策,况且此次曹操迎献帝,各大氏族们定然争相拜服,看来以后又得头疼了。”

        忽然看到对面的郭嘉正看向自己,贾诩慌忙展开手中折扇,挡住对方的视线。

        “不能让他知晓我的身份,否则不符合我明哲保身的理念。”似是觉得还不够稳妥,深怕对方从身形中发现什么,贾诩甚至还特意缩了下脖子,微微的弯下身躯。

        “刘辩…看来最后他们还是在一起了…”郭嘉内心长叹,至少姬妹终于得偿所愿。

        ‘不过…’

        转眼看向何思安身旁的贾诩,“是他么?我与曹公机关算尽,原本天衣无缝的计划,最后竟然能被识破,有趣有趣!”

        郭嘉心里震惊,眼神微眯欲看清对方容貌,但见对方忽然不顾高人形象,以扇掩面,甚至还特意弯腰驼背。顿时郭嘉心里无数头羊驼呼啸而过,差点爆粗口。

        “徐福!”

        “刘晔!”

        徐福和刘晔对视一眼,纷纷心中明了。

        “难怪能够把我们锁在地宫中。”徐福心想。

        “徐福,身为水镜先生高徒,精通机关之术。”刘晔想道。“能够顺利逃出地宫应全赖此人!看来我的机关之术远不如对方。”

        作为半个科研人员,徐福与刘晔倒是心里倒是没有其余人那么多想法,反而有点像后世某部无厘头喜剧里,对穿肠与周星星饰演的唐伯虎相见时的心情,英雄惜英雄。

        若何思安此刻看到两人的眼神交流,定会大肆吐槽要一番。

        蔚蓝的天空几朵白云浮在天际,一群鸟儿从众人头上飞过,也许是发现这小小的渡口中居然云集着这么多天之骄子,被他们的气势所迫,领头的鸟儿鸟躯一震,啪嗒一坨鸟屎落在众人中间,随即,第二坨,第三坨。(好吧,也许他们只是吃坏肚子了。)

        曹操身后的兵士一边遮挡头顶,一边破口大骂,而何思安与曹操几人也慌忙躲闪,片刻后,随着几声‘嘎~嘎’的叫声传来,鸟群飞向远方,消失在众人视线中。而此时无论是何思安还是曹操看到对方狼狈的模样,先是一愣,随即纷纷开怀大笑。

        笑罢,曹操与何思安同时开口。

        “殿下!”

        “曹公!”

        两人都是一愣,会心一笑,最后还是曹操先开口道:“操隐忍多年,殚精竭虑,只为替我大汉除去董贼,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操自认一切天衣无缝,没想到还是殿下棋高一招,操深感叹服。”

        何思安刚要答话,一旁的贾诩小声说道:“主公暂且虚与委蛇,尽量打消其戒心,养精蓄锐以待厚积薄发。”

        ‘事已至此,如何示敌以弱?’

        何思安皱眉沉思,忽的眼前一亮,回头看向一旁的徐福,徐福秒懂何思安眼神的含义,微微点头。

        何思安眼中狠色一闪即逝,再抬头时,已然换做春风拂面的表情。对曹操说到:“曹公,莫要再称呼殿下,辨虽曾为少帝,后认弘农郡王,但辨知晓,身处乱世,只有曹公这类能臣才能扶大厦与将倾。实不相瞒,世间险恶已让辨身心俱疲,辩的几位幕僚所做之事,也不过是为辩有机会隐姓埋名,寻一清幽所在了此残生罢了。”

        闻言,对面的曹操眼神闪烁,似是在思考什么。

        这时对面又传来了何思安的声音:“徐福,把那物取来。”而一旁的徐福则明显很是挣扎,见状,何思安轻轻拍了拍徐福的肩膀,微笑的说道:“去吧。既已决定,那此物放在我手中也无用!”

        徐福面露怅然若失之色,进入船舱,片刻后,取出一方巾包裹的盒子递到何思安面前。

        曹操则将何思安几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待看到那个方形盒子,紧缩的眉头缓缓松开,有些动容的说到:“殿下这是…”

        何思安接过盒子,没有回答,而是转身对曹操说:“母后独居弘农,辩甚为想念,不知…”

        “操离开长安时,曾派人去弘农寻过令堂,却不见踪影!”曹操无奈的答道。

        见曹操表情不似作伪,何思安皱眉,片刻后继续说道:“听闻太师以崩,他生前虽骄奢淫逸,但对辨却甚好,辨愿用此传国玉玺,换得太师尸首,为其安葬!从此后便归隐山林,了此残生。”

        曹操动容,看了眼身边的郭嘉刘晔,而两人也是一脸震惊,随即转头看向何思安,仰天长叹一声,痛心疾首的说道:“殿下信也好,不信也罢,操对太师颇为愧疚,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也不瞒殿下,操原本便派人暗中将太师尸首暗中收敛,准备寻一清幽之地安葬,既然殿下提出,那么操便交由殿下!”

        半个时辰后,由徐荣划桨,载着徐福乘坐一叶扁舟来到岸边,上岸后两人来到一处棺椁前。

        待看清棺椁内的尸首后,两行清泪顺着徐荣的眼角流出,随即回头冲着一旁的徐福微微点头。

        徐福上前双手将手里的玉玺珍而重之的递到了曹操面前,曹操给一旁的刘晔使了个眼色,后者上前仔细端详,片刻后回到曹操身边微微点头。

        曹操则没有看玉玺一眼,目光一直落在徐福身上,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笑着说道:“先生虽年纪轻轻,但却有运筹帷幄之能,就连子扬(刘晔的字)也对先生赞不绝口,既然你们家主公已然决定归隐山林,先生年纪轻轻,不如追随与操,一展胸中抱负!”

        “多谢曹公赏识,主公对我夫妇有救命之恩,自幼家母便教导福,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福只愿日后陪伴主公左右,了此残生。”徐福岿然一叹,虽难掩心中怅然,但也面露绝决之意。又与曹操三人寒暄片刻,见徐荣已经将董卓的棺椁放入小舟,便告辞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