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汉末三十年在线阅读 - 举手欲引仙人衣 11徐福

举手欲引仙人衣 11徐福

        在何思安的胡思乱想间,一行人很快就到了邺城城门口。“请问诸位是哪里人氏,来邺城逗留多久?”见到何思安一行人的装扮,以及领头少年的气质,再加上拿着根不知名的东西吸啊吸的,逼格甚是强大,于是,门口登记的士兵也不敢像对待普通老百姓那样,略微坐直了身体礼貌的发问。

        “我乃清河崔氏子弟,受荀公相邀,前往颍川,在此处休整一日,明日便离开。”说着,给后面的大汉使了个眼色,其中一名大汉上前递上了几两碎银。

        “原来是崔氏子弟,既然只逗留一日,便不用登记了,快请进,快请进!”

        看着何思安那趾高气昂,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眼神,以及守门士兵卑躬屈膝的样子,妞妞便忍俊不禁。而何思安看着士兵以及周围人们那种高山仰止的目光,虽然表面上显得很得意的样子,但内心却长叹一声,心道:‘哎,果然这个时代是氏族们的天下,就算暴虐无度的董胖子,甚至一度费帝,却也不敢得罪这帮名门望族,这些果然不只是小说或电影里杜撰出来的。’想到此处,何思安对期待已久的颍川之行显得有些意兴阑珊。

        行走在繁华的街头,看着街道两旁沿街叫卖的商贩们,很快,何思安一扫之前有些颓废的心情,‘是啊,既来之,则安之,不能因为一点挫折就放弃,想想后世的赵匡胤,朱元璋,不也是草根起家?’

        想到这里,何思安也逐渐放松下来,认真打量起来到这个世界看见的第一座大城。

        虽然以现代人的眼光看来,这座河北第一大城还没有现在的三线城市大,但眼前这古老的建筑,虽然没有现代的高楼林立,却精致秀美,别有一番韵味,而周围的人们也不像现代人那样行色匆忙。

        何思安心里总有些不真实的感觉,一晃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一年多了,看着周围的人和物,以前的事情变得有些模糊了,也许,那只是一场梦吧,但,现在的生活就是真实的么?

        何思安其实很早以前就有感觉,自己跟那个村子有些格格不入,虽然妞妞母女以及村民们说自己从小就生活在那里,但是从与他们对话时偶尔流露出的那种眼神看的出,他们有所隐瞒。那种眼神跟守门士兵那种下位者对上位者的眼神很类似。而且,自己的皮肤白皙,怎么看也不像是常年生活在山里的样子。但无论是妞妞母女也好,还是村里人也罢,至少对自己没有丝毫恶意,而且这种发自内心无微不至的照顾,却给了何思安一种家的感觉。也许,有些事情瞒着自己,但何思安选择了顺其自然。

        周围的声音何思安的纷乱的思绪,原来一行人已经走到了一座客栈前,而门口的小斯看何思安一行人的装扮,立马迎上前来,笑着道:“客官是要打尖还是住店?我们这里的客房可是整个邺城里最豪华大气上档次的!”

        何思安看了眼屋内的装修,确实很不错,于是看了眼妞妞,见妞妞点头认可,何思安转头看向店小二,说到:“先给我们把我们的马匹用上好的草料喂饱,再找几间僻静的上房。”说着,从兜里掏出了块儿碎银,抛给了店小二。

        店小二接过碎银后眼前一亮,高声吆喝到:“好嘞!客官,您里面请!”众人跟随店小二往二楼的客房走去,在妞妞一脸羞怯的目光注视下,我们的何思安同学果断的在最里面开了三间客房,6位护从在两边,三人一间,并轮流值夜,而妞妞跟何思安,则住在了中间的房子。

        安顿好行李后,留了两名护从看管行李,何思安则领着妞妞和其余人下了楼梯,叫住门口的店小二,问道:“小二哥,我们第一次出门,请问邺城哪家茶楼酒肆最出名?”

        “客官,这您算问对人了!”店小二谄媚的笑着说道,然后回头看了眼掌柜,低声继续说“要说到茶楼酒肆,客官自然要去隔壁街的仙客来,外地来的必然要去那里尝尝鲜!那里的莼羹、蒸豚,那叫一个绝!!”

        “咳咳!!咳咳!!”这是,掌柜的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店小二的身侧,咳嗽两声,小二一惊,看掌柜来了,便吐了吐舌头,然后笑着跑开了,边跑还边说:“客官,小的先去忙了!”何思安扭头看了看大堂,只有稀疏的三五桌食客,也甚是无语。这时,掌柜的也看了看店小二,笑骂道:“你这贼厮,就知道把客人往外推,难怪我们这里都没客人。”

        “确实没人家做的好吃么!”店小二一边麻利的擦着桌子,一边嘟囔道!

        掌柜的没有理会小二的嘟囔,而是转身对着何思安说道:“客官一看就是位贵人,莫要理会这小厮,不过要说好吃,那仙客来还真是一绝!”

        听到这里,何思安、妞妞,还有一旁的小厮皆无语。

        临出门的时候,还不忘让掌柜的送几斤肉,几个小菜给楼上的两名护卫送去。何思安一行人走在街上,很快,找到了仙客来,这里果然人声鼎沸,虽然还没到饭点儿,但大厅里的座位已经快坐满了。

        “客官,您是要在包间儿里用餐还是在大厅?”伙计问道。

        “大厅吧。”何思安眼角的余光看到靠窗的位置有个空座,便指了指那里。

        众人落座,何思安吩咐伙计挑着出名的几道菜上,便跟妞妞有说有笑的谈论起来。谈论的同时,何思安也在倾听其他座位的声音,毕竟,依照何思安前世的经验,酒馆和妓院是这个时代获取消息最便捷的地方,所以,何思安没有选楼上的包间,至于什么妓院花魁的,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了。

        这时,旁边的一座酒客的议论声,引起了何思安的注意。

        “听说没?张牛角那群黑山贼据说前两天又在城外出现了。”

        听到张牛角三个字,就连妞妞也不再说话,侧耳倾听。

        “真的假的??现在咱袁大将军刚刚统一河北,而且隐隐压制辽东公孙瓒,有统一整个北方的趋势,这个时候黑山贼还敢冒头儿,那不是嫌命长么?”同座的一位男子质问道。

        “自然是真的,据说,他们还派细作进城,昨夜又掳走了好几个年轻女子呢,其中还有位刚怀孕3个月的少妇呢!”

        听到此处,妞妞率先按耐不住,居然污蔑自己的父亲,他父亲以及燕叔叔他们明明就是……怎么可能做这种龌龊的事儿!妞妞正欲拍案而起,却被何思安一把拉住。正巧此时小二吆喝一声,开始陆续上菜。

        看着满座的精美菜肴,妞妞也冷静下来,毕竟这是在城里,而且自己的父亲现在的身份确实也算是黄巾余孽。但仍有些气不过,便化悲愤为食欲,一腔怒火全洒向了桌上的菜肴。

        而何思安则有些忐忑,之前妞妞妈就曾说过,张牛角一伙儿人准备下山给自己找老婆,加之方才那位青年所说,两厢印证,这伙人极有可能就是自己那个便宜岳父,他这是要做甚?要给我找多少老婆?而且老婆也就罢了,孕妇是要做哪样?让自己喜当爹??想到这里,何思安也有些坐不住了,收敛心中忐忑的情绪,拿起酒壶,走向了邻座的那几位青年,待到近前,何思安左手略微举杯,右手做了个请的手势,笑着说道:“几位兄台,小子这厢有礼了。”

        几人看何思安气宇轩昂,谈吐间更是显得彬彬有礼,顿生好感,客套几句便邀何思安落座,何思安也不客气,坐下后问道:“在下正准备携贱妾前往颍川访友,途经邺城休息一日,明日一早便会出城!方才到听几位公子说这附近有黄巾贼余孽,甚为惶恐,便想向几位打听下具体情况。”说罢,端起酒壶给几位青年一一倒满。

        在座几人连连称谢,其中刚刚提到张牛角的那位青年说到:“兄台太客气了,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最近一个多月来,河北发生了很多起掳掠女子的事情,据官府说,正是张牛角为首的一群黑山贼所为,而最近的一起发生在昨晚,我也是听朋友说的,据他说,掳走的女人中,那位怀孕的夫人正是他的妻子。

        兄台若想询问详情情况可以去找他,那人姓徐,就住在南城门附近第二条街里,到那里一打听便知。”

        又攀谈了几句,见问不出其他有用的请报,何思安便起身回到座位,匆匆填饱了肚子,便吩咐其中一位护从带着打包的饭菜返回客栈,而自己则和妞妞以及剩余护从前往南城门附近,经过打听,很快便找到了那户人家。

        正欲敲门,便听到里面传来男子的怒吼声:“娘!官府根本靠不住,以我看来,这就是官匪勾结!”

        “住口!不许胡说!”里面传来了老妇人的喝骂声。

        何思安顿了下,微微咳嗦了两声,里面的对话声戛然而止,何思安趁机轻轻扣门,少许,一位神态憔悴的年轻人打开了房门,看清为首的何思安后略微一愣。

        年轻人住的这片地方本就是贫民居住地,反观何思安的装扮一看就是名门望族出身,这类人很少会出现在此地。

        “在下与妻子途径此处,方才用餐时听朋友提到,兄台家中妻子被贼人所掳。”何思安拱拱手,看了看院内,继续说道:“兄台可否进一步说话?”

        而年轻人见何思安一行人并无恶意,便请欣然应允。

        片刻寒暄后,何思安直奔正题问道:“方才听到兄台所说,这次的事件,另有内情?”

        年轻人则略微沉吟,没有回答何思安的问话。

        何思安顿了顿,恍然大悟,拉过妞妞说到,这是我妻子,出身武林世家,一身武艺身为高明,平时我夫妇最爱行侠仗义打抱不平,途经此处,见此恶行,定不会袖手旁观。”

        年轻人看了看妞妞,又看了看身后几名膀大腰圆的护从,面露喜色,说到:“尊夫妇既然肯出手相助,若能救出我妻,元直必将结草衔环!”言必,对着何思安以及妞妞深深一揖!

        何思安刚伸出的手略微一僵‘老徐家,元直?’随后,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很快隐去,改为双手搀扶起了对方。

        “在下姓何,名思安,尚未及冠。元直先生务需多礼。还未请教先生名讳。”何思安的称呼也不知不觉地由兄台改为了元直先生已示尊敬。

        而对方听到何思安叫自己先生,哑然失笑回道:“不敢称先生,在下姓徐名福,字元直,师从水镜先生。”

        ‘是了,就是他。演义果然跟历史有所不同,这里不是叫单福,而是徐福。’何思安虽然表面波澜不惊,但内心却掀起了惊涛骇浪。毕竟,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真正意义上见到的第一位名人,而且徐庶不同于其他人,没有那么身后的家庭背景,应该属于s级别的谋士中最容易拉拢的几位之一。(ps:可能是上学时游戏玩多了吧,所以根据前世的了解,何思安用了套最简易的判定方式,分别为x,s,a,b,c几个级别,例如谋士里诸葛亮,司马懿,周瑜,庞统等等的,自然属于s级别里排名前列的,而在何思安看来,徐庶,田丰,李儒这类的,也属于s级别,虽然演义里对诸葛亮,徐庶等人的能力会有所夸大,但既然能担任刘老板一系的军师,也不会差到哪儿去。至于那个x级的,妞妞那个神神叨叨的爷爷算一个,应该还有左慈,于吉,南华老仙什么的,在演义里夸的神乎奇迹的。不过这些都没见过,所以定性为未知。)

        “既然何公子愿意出手相助,在下便言无不尽。”徐福的话打断了何思安的思绪。顿了顿,徐福组织了下语言,继续说道:“首先,据我所了解,邺城昨夜共有七名女子被掳,至于我所说的并非黄巾余孽所作,原因有三。”

        ‘又是三!!!!!何思安内心吐槽,为什么这些大神们都喜欢跟三过不去呢?原因有三,问计便是上中下三策什么的?’何思安内心吐槽,伸出左手,妞妞适时的递上了一根点燃的雪茄,何思安深吸了一口,长吐了口烟气,伸手示意徐福继续。

        徐福则略微一愣,只当这是世家子弟们的物件,而嗅到空气中竹叶的清香,顿感灵台一阵清明,继续说道:“其一,吾妻被掳走当晚,我正在看书,顿感困意袭来,而睡前似乎闻到了一股香气,现在看来,应该是迷烟,但我有个习惯,看书时困倦喜欢咬下舌尖,这样便可提神,继续看书,而这次虽然没有使我醒来,却隐约听到了对方提到‘藏(四声哈)龙洞’。而如今的河北已经被袁氏所掌握,如果是黄巾贼所作,定然不敢多做逗留,而是选择直接返回黑山。此其一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