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汉末三十年在线阅读 - 山村落日梦悠悠 6 学艺(上)

山村落日梦悠悠 6 学艺(上)

        “好!好一个虽千万人吾往矣!”老人望着这个并不雄伟的背影,早已波澜不惊的内心却荡起了一丝涟漪。

        “哎,可是我该怎么做呢?”何思安回头无奈的看着老人:“我们那个世界是文明社会,别说杀人了,你就是虐个猫,杀个狗的,都会有无数人抨击你,而且我知道这个世道是很看重门阀出身的,以我这种山里的娃怎么去做啊?就算以董卓的势力,小霸王孙策的武勇,最后不还是死于门阀之手,而孙策之弟孙权最后不还是对氏族低头,委曲求全才得以稳固住地位,终身也只能困在江东一隅之地。”说完,何思安又似给自己打气般继续说道:“不过,我也不是吃素的,我也会尽我全力去拼得一片天地。”何思安的目光从新坚定起来。

        老人看着何思安,微笑着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既然做了决定,贫道亦会尽全力助你,从明日起,你跟妞妞来我这里住,贫道授你道,如何在这乱世生存之道!”

        何思安大喜,有了这种类似‘戒指里的老爷爷’级别的人物相助,自己一定会大杀四方,哈哈,看来我还挺幸运,略过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里的‘少年穷’阶段,直接雄起了!

        “谢师傅,受徒儿一拜!!”言必,何思安纳头便拜。

        老人接受了跪拜,扶起了何思安,却略微摇了摇头:“我受你这一拜,却非是全师徒之仪,而是为了妞妞。”

        何思安微微一愣,却听老人继续说到:“既然你对贫道知无不言,那么贫道也便对你言无不尽。贫道与妞妞名为师徒,实为祖孙,贫道乃是妞妞的爷爷,只是天机不可泄露,有些事,知道的太多并非好事,所以思安,你也不要对妞妞说,现在还不是时候,这很重要,切记!还有,你我并无师徒之缘,以后你就称呼我为前辈,或者跟妞妞一样,称呼我为糟老头头儿亦可。

        贫道之所以帮你,于公是为苍生百姓,于私为了自己以及自家的世俗后人吧。你且去吧。额……等等,记得提醒妞妞,明天来的时候多带些吃食,贫道……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

        何思安一脸无语。

        看着何思安消失的背影,老人喃喃自语道:“孙策,孙权?别说是这俩瓜怂,就算是曹操,刘备又拿什么和你比…”

        随后,老人回过头来,看着铁锅的方向,小声说到:“你们觉得如何?他是不是哪位前辈让我们寻找之人?”

        “善!我觉的可以一试,这就是所谓的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吧,臭瘸子也许歪打正着的办了件好事儿。”

        不知何时,铁锅上飘起氤氲雾气,隐约化作一个人形。从中传来了一个声音,随后烟雾消失,一切归于平静。

        第二天,一对儿少男少女大包小裹的行走在前往老人住处的路上,何思安望着前面拎着大包小裹,依旧蹦蹦跳跳的妞妞,停了下来一边喘气一边擦了把脸上的汗水。

        好吧,刚才表达有点错误,应该是一对儿少男(后面勉强跟着)少女(大包小裹弄了一身)行走在去‘戒指里的老爷爷’住处的路上。

        何思安昨晚激动的一宿没睡,一大早便告别了婶婶带着妞妞迫不及待的去找老爷爷抱大腿了。

        出发时,何思安还问妞妞为什么把小黑牵回来驮行李,而且,把小黑自己留在那里,不怕那个无良老头儿炖了小黑么?

        闻言妞妞撅嘴答道:“老头儿虽然不着调,但绝对不会炖小黑的,他就是嘴上说说!而且小黑本来就是我拜师的时候,臭老头送我的见面礼。”何思安看了眼妞妞,心想,‘你这不着调的性格应该就是随他吧,而且,拜师不是应该学生送拜师礼么,老师送学生见面礼是什么鬼。’

        又听妞妞说:“而且,额们家小黑那么瘦弱,又刚被无良老头剪了尾巴毛,心情不好,这行李这么轻,额自己就可以咯!”

        何思安看了眼堆积成山的包裹,不由得想到当初看到妞妞在磨盘上健步如飞的奔跑,而小黑在哪里悠闲的晒着太阳吃着草,还不时的跺跺蹄子,细溜溜的叫两声,仿佛在一边鼓掌一边叫好。

        好吧,这很妞妞。

        两人说说笑笑来到老人的茅屋前。

        “前辈!”

        “臭老头!!”

        “嗯,你们来了!行李放屋里,然后出来找我!”

        片刻后:“前辈,我们需要做什么?”

        “妞妞,你用这把柴刀去山腰的竹林砍竹子,烧火,做饭!这次就算了,下次记得要砍一样大小的。”老人又看了何思安一眼,沉默片刻继续对妞妞说:“还有,竹叶记得留下来。越多越好。”

        “咦?竹林?额们这里有竹子吗?”

        “有,去吧,就在后院。思安,你跟我进来。”

        老人把何思安领进了前院的大厅,屋子很简洁,所有的家具都是竹子制成的,何思安的目光落在了大厅正前方挂着的一副巨大竹简。

        “前辈,这是?”

        “这是贫道这些年行走天下所绘制的山河图,思安,你来看,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在这里。”老人指向地图上方标注黑山的地方,继续说道:“贫道知晓,也许你对山河地理的了解不在贫道之下,但沧海桑田,山脉河川必然有变,熟悉我们脚下的这片大地,这对你日后的发展有很大作用,此外,这张图上做标记的位置你要牢记!”

        随着老人的手指望去,何思安定睛看去,在密密麻麻的标记处,隐约可以看到有几处标记着八卦图的标志,仔细看,共有三处,一处标记在地图东北处,根据何思安对历史的了解,这里应该是公孙瓒所在的位置,另外两处看位置应分别在长安以北以及汉中以南。

        “额…前辈,这是八卦图?”何思安略带疑惑的看着老人,心想:这老头自称贫道,现在又出现了八卦图,他应该是道教中人,道教讲求出世,所以经过千年发展,虽然依旧存在,但对于佛教等讲求入世的教派来说,显得过于神秘且与社会格格不入。

        看着这老头的行事作风以及满满的逼格,应该是个大人物,自己一时间也想不到这个时期有哪些道教中人,哎,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自己前世咋就不动动手指查一查百度什么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