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萧九安大概是真生气了

第一百五十一章 萧九安大概是真生气了

        到了临风居,一进门就能感觉气氛不对。

        凛刀和执墨最为敏感,因为他们知道,这就代表现在萧九安的心情差到了极点。

        他们甚至能够想象出来,如果今天宋琬清真的跟巫鸣走了,那么很长一段时间,战王府都不会有什么好日子了。

        宋琬清自然也感觉到了异常,她强忍着心口的不适,快速看了萧九安一眼,“见过九王爷。”

        随后,她乖巧的站在了巫鸣身边,甜甜的问道,“爹爹好好谢过九王爷了吗?”

        巫鸣很庆幸这几个人的到来,否则他一个人面对萧九安,还真有些应付不了。

        这短短的时间内,他不止一次的感叹,这萧九安确实是有王者之气,想来他毕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可是面对萧九安隐忍的愤怒,他依旧很快失了方寸。

        他听到宋琬清的问题,转头扯了扯嘴角,却没有说什么。

        宋琬清皱了皱眉,隐隐觉得好像出什么问题了。

        “宋琬清,”萧九安终于开口,直呼宋琬清全名,“你已经决定要离开战王府了吗?”

        宋琬清甚至不敢看萧九安,低着头回答道,“是呀,我打扰王爷已经够久了,现在我找到了爹爹……”

        “好。”萧九安打断了她的话,一口应下。

        “王爷……”凛刀和执墨忍不住想开口。

        萧九安抬了抬手,让两人住嘴,又吩咐道,“你们帮忙收拾一下,亲自把人送回定安侯府,好了,本王累了,散了吧。”

        送回定安侯府?

        凛刀和执墨不解的相视一眼,既然宋琬清和左相父女相认,宋琬清就算要走,不也应该去左相府吗?

        宋琬清干笑了两声解释道,“侯府我都找人收拾好了,先回去住一阵子再说,要是无聊了再去左相府。”

        萧九安掉转轮椅,明显是送客的姿态。

        众人不敢多说什么,立刻低着头,鱼贯而出。

        既然萧九安已经松口了,凛刀和执墨再想留人也不敢说什么了,都沉着脸帮忙装东西。

        “师父,这个不是我的东西,你……”

        “拿着,回去一定能用到。”凛刀说着用力擦了一下眼泪,不想让自己在这个时候丢人。

        “……”宋琬清无奈的扯了扯嘴角,“谢谢师父。”

        “这些银钱……”执墨拿了很厚一沓银票塞进了宋琬清怀里,“你也拿着,以备不时之需。”

        “执墨大人,我不要。”宋琬清忙摇头拒绝。

        “这是你那些铺子的营收,你安心收着。”执墨隐隐有些不耐烦了。

        “哦,谢谢执墨大人。”宋琬清不敢再拒绝,她偷偷看了巫鸣和巫言玉一眼,两人也都沉默着,脸上完全没有开心的表情。

        很快,东西终于装完了,比宋琬清带来的整整多了十倍不止,一个马车差点拉不下了。

        宋琬清哭笑不得,一再跟凛刀和执墨道谢。

        “记得常回来看看我们,看看王爷。”凛刀终于忍不住了,一边哭,一边转身跑开了。

        “走吧,保重。”执墨目送着几人上了马车。

        马车启动,渐渐远离了战王府,可马车里依旧是一片死寂,仿佛欠了谁多少钱一样。

        “左相……”宋琬清最先忍不住开口,“今天真的谢谢……”

        “你不用谢我。”巫鸣一连叹了三口气,“我什么忙都没帮上,九王爷也知道我不是你的生父。”

        “什么?”宋琬清惊得瞪大眼睛,“那九王爷……”

        萧九安知道她撒了谎,却爽快的放了人,心中大概是真的生气了。

        巫鸣又叹了一口气,“总之,我们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出了战王府,你好自为之。”

        马车停下,巫鸣率先下了马车。

        巫言玉看着宋琬清缓缓开了口,虽然现在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妹妹,可是过了这么久,他也早把这丫头当成了妹妹。

        “你叫过我一声哥哥,我便多一句嘴。”他摇了摇头,“九王爷是真心想要护着你,你呀,不该离开战王府。”

        巫言玉也下了马车,跟巫鸣一起步行回相府。

        路上,巫鸣忍不住感叹道,“如果当年真的是九王爷登上了那个位置,那么今天……咱们大雍恐怕比现在……”

        “父亲!”巫言玉知道巫鸣要说什么,忙打断了他,“祸从口出,有些话,父亲还是放在心里比较好。”

        巫鸣摇了摇头,最后又跟巫言玉道,“没事儿多拉宸王往九王爷那多跑几趟,他哪怕得了他九皇叔分毫,我们也不用这么费心了。”

        巫言玉笑着摇了摇头,“恐怕不容易,父亲你忘了,从前战王府可不欢迎任何客人,现在宋琬清离开了,战王府……恐怕又要闭门谢客了。”

        宋琬清心事重重的回到了定安侯府,此时,定安侯府上下确实已经焕然一新,全都换成了她的人。

        “小姐,咱们还住在景清阁吗?”沉鱼小心翼翼的问道。

        “都行。”宋琬清无精打采的样子。

        “小姐,你对哪里不满意吗?”沉鱼轻轻叹了一口气,“你怎么看着一点也不开心?”

        “没有,都挺好。”宋琬清自顾的进了寝殿,无力的躺了下去,“你小姐我呀,这次彻底把九王爷得罪了。”

        沉鱼撅了撅嘴巴,“奴婢也不理解,小姐明明很在意九王爷,九王爷也是真的疼爱小姐,小姐为什么要搬走呢?”

        宋琬清躺在那,仿佛自言自语一般,“我也不能一直无缘无故住在战王府,算什么事儿?”

        “小姐想要名分?”沉鱼瞪大了眼睛。

        宋琬清一下子坐起来,“好你个沉鱼,现在竟然学会胡说八道了,看我不收拾你。”

        “不是,不是。”沉鱼一边求饶,一边往外跑,“小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宋琬清将人追了出去,反手将门关上了,“本小姐自己待一会儿,谁也不许来打扰。”

        “是。”沉鱼吩咐了几个人守着门,便摇了摇头离开了。

        她明白,自家小姐现在招惹了皇后,不想牵连九王爷,可是离开战王府,明显宋琬清也不开心。

        她只希望九王爷能明白她家小姐的一片苦心。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