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章 请左相助我离开战王府

第一百五十章 请左相助我离开战王府

        “是。”巫鸣肯定的点了点头,“木将军,算是当年能跟萧九安齐名的战神了。”

        宋琬清心中隐隐有些激动,她娘果然眼光很好,才不是宋青山那种货色能高攀的,她暗暗决定有时间要去木将军府上走一趟。

        “左相,”她收好思绪,神情凝重了几分,“有件事,小女想请您帮忙。”

        巫鸣并不意外,轻轻点了点头,“你说吧,只要本相能做到,一定不拒绝。”

        宋琬清轻笑了一声,“其实这事儿……做到并不难,只是如果换成其他人,我也不会相求。”

        “左相,我想请你继续当我的生父。”她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助我离开战王府。”

        巫鸣神色沉了沉,“你现在要离开战王府?你确定?”

        “是。”宋琬清十分肯定,“我要搬回定安侯府。”

        巫鸣更加不解了,“现在大家都知道你得罪了皇后,若是继续留在战王府,萧九安肯定能护住你……你为什么一定要搬出来?”

        “左相,做人要懂得适可而止,当初九王爷收留我,已经是在帮我了,我早就该离开。更何况现在我成了众矢之的,我不能恩将仇报。”

        巫鸣赞赏的点了点头,“你这个行事作风,倒是跟你母亲一样。”

        他长长叹了一口气,“其实当年,木将军死在边疆的消息传回来之后,我有跟你母亲提过,可以娶她进门,但是你娘拒绝了,她当时的想法跟现在的你一样。”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当时我劝不了你娘,现在也劝不了你,我可以帮你。”

        “谢左相!”宋琬清鞠了个躬,“那就请左相今日就跟我走一趟吧。”

        “好。”巫鸣没有拒绝。

        宋琬清又补充道,“对了,巫公子那边是我来说还是左相来说?我不想他误会,也不想他因此搅进不该有的祸事里。”

        巫鸣轻轻叹了一口气,“其实那孩子很喜欢你,也希望真的有你这么一个妹妹,我们可以不用告诉他真相。”

        “不行,一定要说。”宋琬清很坚持。

        “那好吧,我来说。”巫鸣只能妥协。

        宋琬清在左相府用完午膳之后,便跟巫鸣、巫言玉一起回了战王府,没想到凛刀和执墨竟然等在王府门口。

        “琬清姑娘,你终于回来了。”凛刀开心的迎上去,“府上一早就得到消息说你出宫了,你怎么才回来?”

        执墨目光看向巫鸣和巫言玉,“左相大人,巫公子,你们是来见我们王爷吗?”

        “算是吧。”巫鸣低笑一声,宠溺的看了宋琬清一眼,“九王爷照顾了清儿这么久,我早就该登门道谢了。”

        凛刀和执墨同时脸色变了变。

        宋琬清吐了吐舌头,有些开心的说道,“师父,执墨大人,左相就是我的生父。”

        “什么?”凛刀整颗心立刻提了起来,有些不愿接受的问道,“已经确认了吗?”

        “怎么?凛侍卫觉得我巫某像是要乱认女儿的人吗?”巫鸣低笑一声,“九王爷在哪儿,我去当面道谢。”

        他又转头看向宋琬清和巫言玉,“言玉,你陪你妹妹去收拾一下东西吧。”

        “是,父亲。”巫言玉垂首答应。

        “搬东西?”凛刀瞬间觉得眼皮直跳,着急的看向宋琬清,“琬清姑娘,你要搬走了吗?这么着急吗?是不是先跟王爷说一声?”

        宋琬清笑了笑,“其实我之前就跟九王爷说好了,等我找到生父,就搬走。”

        “……”凛刀急的说不出话,抬脚踹了一下旁边沉默的执墨,“臭墨水,你说话呀。”

        执墨微微颔首,做了个请的手势,“左相,请这边来吧,我带你去见我们王爷。”

        于是,执墨带着巫鸣去了临风居,而宋琬清则带着巫言玉去了皎月轩,凛刀一个人站在原地,急的团团转,最后还是去了皎月轩。

        宋琬清和沉鱼一起收拾东西,他就在旁边念念叨叨。

        “为什么这么着急呢?你刚从宫里搬出来,至少住几天再走呀。”

        宋琬清笑了笑,“不了,早晚都要搬走,再说了已经打扰战王府很久了,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哪里打扰了?”凛刀是真的舍不得宋琬清,“王府上下早就把你当成自己人了。”

        “师父,你放心,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宋琬清轻声哄道。

        凛刀还是不开心,可他看得出宋琬清去意已决,便转身去外面生闷气了。

        巫言玉见人走了,才缓缓开口,“其实我看的出来,他们真的很喜欢,你又何必急的搬走呢?”

        “毕竟是客人,哪有赖在人家不走的道理。”宋琬清轻笑一声。

        巫言玉想了想,便低声试探道,“真的不考虑入宸王府?宸王那个人你也看得出来,是个值得托付的人,而且他也是真心……”

        “好了,巫公子,我说过,我不会嫁给宸王。”宋琬清打断了他的话,“这件事以后别再提了。”

        巫言玉皱了皱眉,“那……萧九安呢?”

        宋琬清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如常,“九王爷怎么了?”

        “你别跟我装傻,”巫言玉又何尝不明白,“堂堂九王爷,能跟我们这些小家伙混在一起,你别告诉我你不明白九王爷的心思?只不过是,他现在没有明说罢了。”

        宋琬清轻轻叹了一口气,“巫公子你想多了,九王爷跟左相一样,都是曾经被我娘帮过的人,他愿意帮我也是报恩罢了。”

        “自欺欺人。”巫言玉哼了一声。

        这时,凛刀从外面进来了,还有执墨。

        “琬清姑娘,”执墨恭敬开口,“王爷喊你过去临风居一趟。”

        “好。”宋琬清看向沉鱼,“你再收拾一下,然后去王府外的马车上等我。”

        沉鱼犹豫的看了一眼凛刀和执墨。

        “听到我的话了吗?”宋琬清追问了一遍。

        “是,小姐。”沉鱼一低头,眼泪又止不住了。

        “走吧。”宋琬清跟着凛刀和执墨往临风居去。

        一路上,三个人都沉默着,就连凛刀这个话痨都破天荒的闭嘴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