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你的生父早已去世了

第一百四十九章 你的生父早已去世了

        宋琬清出宫之后,并没有立刻回战王府,而是去了左相巫家。

        “琬清妹妹,你怎么来了?”巫言玉亲自去门口接的人,“你要找父亲?”

        宋琬清扯了扯嘴角,“是,我想见一见左相大人,不知道方便吗?”

        “你这是什么话?”巫言玉轻轻叹了一口气,“你在宫中的事儿,父亲和我已经知晓,你不用害怕,我们本就是宸王的人,与皇后和楚王早就注定势不两立。”

        显然,他已经把宋琬清当成了自家妹妹。

        宋琬清摇了摇头,“我不是宸王的人。”

        “妹妹!”巫言玉苦口婆心的劝说道,“你这又是什么话?难道你真的认准了萧九安?把自己当做九王爷的人了?”

        宋琬清依旧是摇头,“我还是想先去见一见左相。”

        “好。”巫言玉领着人去了正厅,“你在这儿坐一会儿,父亲一会儿就过来。”

        宋琬清点了点头,“谢谢巫公子。”

        巫言玉有些无语,“怎么这个时候反而跟我生分起来了?我告诉你,我不怕皇后,父亲更不会怕。”

        宋琬清没再开口,安静地等着左相巫鸣。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候,巫鸣终于来了。

        “父亲,”巫言玉几步上前,“琬清妹妹来了一阵子了,看样子是因为皇后的事儿,你好好劝劝她。”

        巫鸣轻轻点了点头,转而看向宋琬清,“来,去书房坐一会儿。”

        “好。”宋琬清起身跟上去。

        巫鸣见巫言玉也要跟来,立刻冷声吩咐道,“你去厨房看看,中午就留下清儿在这用膳吧。”

        巫言玉皱了皱眉,却也知道巫鸣的意思,看了宋琬清一眼,不情愿道,“妹妹想吃什么?”

        “都可以,巫公子看着安排吧。”宋琬清依旧是客客气气,故意喊对方巫公子,撇清了关系。

        巫言玉脸色不太好看,转身走了。

        巫鸣和宋琬清进入书房之后,巫鸣便让宋琬清坐下,目光沉沉的看着她。

        宋琬清也没有急着开口,任凭对方的打量。

        “你真的要为你母亲报仇?”巫鸣终于收回目光,神色凝重的开口。

        “是。”宋琬清语气坚定,“不管当年我母亲跟皇后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我都相信我母亲绝对不会有害人之心,即使真的医死了皇后的娘,那也是意外。”

        巫鸣起身走到窗边,背对着宋琬清,良久才再次开口,“我也相信你母亲。”

        他深深叹一口气,继续缓缓说道,“你母亲年轻的时候,真的是风华绝代,可她品性太多单纯、善良,你知道吗?她当年做的最错的决定就是进了宫。”

        宋琬清皱了皱眉,她知道自己来对了,巫鸣接下来要说的话,应该就是一切的真相。

        “当年,先皇后去世之后,皇上一度伤心至极,现任皇后日日陪伴,也无法让他开心,甚至又举行了选秀让静妃等人进宫,也无济于事……”

        巫鸣沉默了一会儿,才再次开口,“直到你母亲出现!”

        宋琬清惊得瞪大了眼睛,她没想到沈月曾经被庆帝看中了。

        “可你母亲那时候早已心有所属,她不愿换一个身份待在后宫,她是真的不愿。”巫鸣摇了摇头,“可她的这种不愿,在别人眼里就成了欲拒还迎的手段,她越不愿意,皇上就越喜欢她,她也就越发成了后宫众人的眼中钉……”

        宋琬清打断了巫鸣的话,“首当其冲的就是现任皇后?”

        “对!”巫鸣点了点头。

        宋琬清继续说道,“但是很快,就发生了沈月医死了皇后母亲的事儿?所以,皇上以后位保住了我母亲的性命?”

        “是。”巫鸣赞赏的看向宋琬清,“你倒是想的很清楚。”

        宋琬清冷笑一声,“咱们的皇后还真是好手段,如此一来,倒是彻底断了我娘成为妃嫔的可能,也让皇上永远有愧于她,真是一箭双雕,心狠的让人胆寒。”

        “确实,所以,后来皇后在凤仪宫日日礼佛,也不知道是在为她母亲祈福,还是在为自己赎罪。”

        宋琬清扯了扯嘴角,“其实有区别吗?”

        两人同时沉默起来。

        又过了好一会儿,宋琬清再次开口,“左相大人,其实,你不是我的生父吧?”

        巫鸣眼神复杂的看着宋琬清,“这很重要吗?你母亲对我有恩,我也一直想要一个女儿,而且,言玉也很喜欢你这个妹妹,所以我是不是真的有所谓吗?”

        “果然。”宋琬清轻笑一声,其实之前她也只是怀疑,现在她可以肯定了。

        “你很想知道你生父的消息?”巫鸣沉声问道。

        宋琬清想了想,终究是摇了摇头,“算了吧,既然当年他已经抛弃了我们母女,那现在……我也没必要非要知道他是谁……”

        她冲巫鸣轻笑了一声,“其实,他才是不重要的人。”

        “清儿,当年的事儿,其实你生父……”巫鸣深深叹了一口气,“他不是不要你们母女,只是……他回来晚了,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

        宋琬清神色变了变。

        “这么多年,他也一直不知道你的存在,不知道他有个这么好的女儿。”巫鸣的神情明显有些痛惜,“如果当年他不是失踪了两年,他绝不会负你母亲和你。”

        宋琬清隐隐有些激动,可她现在的处境,真的适合去跟这个生父相认吗?

        巫鸣显然看穿了她的心思,“清儿,你不必为难,其实……你的生父早已去世了。”

        宋琬清惊得瞪大了眼睛。

        “当年,他本就是被当做俘虏抓走,被折磨了两年,回来后你母亲又嫁了别人,当真给了他不小的打击,从那之后,他几乎是一蹶不振,七年之后,便去世了。”

        宋琬清瞬间湿了眼眶,显然她的生父对母亲用情至深,“左相,我的生父究竟是谁?他还有家人在世吗?”

        “有!当年,他也是冠绝京城的少年战神,他回京之后,便得到了皇上的赐婚,后来膝下也有一子……”巫鸣顿了顿道,“这孩子你见过,就是御前侍卫木寒星!”

        “木侍卫?他是我的弟弟?”宋琬清喜出望外,她对木寒星印象极好,“那我的生父就是曾经的木将军?”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