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三章 静妃娘娘早有安排

第一百四十三章 静妃娘娘早有安排

        时间是亥时,正是人们都已入睡的时间,而地点定在城西的一个破庙里。

        出发前,宋琬清换上了宝珠的衣服,以宝珠的身份陪着玉贵人一起去。

        狼卫方面,萧九安派了凛刀亲自过来。

        宋琬清和凛刀约好,若碰面无误,则在他们离开之后,进去救人,若是有其他变故,到时候随机应变。

        很快,玉贵人和宋琬清一起出发了,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显然玉贵人很紧张,脸色惨白。

        “娘娘,”宋琬清用力捏了捏玉贵人的手,“不用担心,不会有事儿的。”

        “恩。”玉贵人勉强的扯了扯嘴角。

        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他们终于到了破庙门口,宋琬清先下了马车,又接着玉贵人下去。

        两人四下看了看,并无其他发现,相视一眼之后,便一前一后进了破庙。

        “娘?弟弟?你们在吗?”玉贵人试探的喊道。

        宋琬清没有出声,怕露馅,她小心的注意着周围。

        “娘?你在吗?”玉贵人又喊了一遍,依旧没有人回应,“怎么回事儿?明明写的是这里,难道是骗我?”

        宋琬清故意压低声音,模仿着宝珠的口气,“娘娘,不然咱们先回去吧,这里怪吓人的。”

        玉贵人不死心的又四处望了望,这才叹了一口气,“好吧,看来静妃娘娘真的是骗我的。”

        “等一下!”两人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玉贵人吓了一跳,宋琬清赶紧上前,两人紧紧贴在一起。

        “贵人别怕,是静妃娘娘派我来得。”男人看起来膀大腰圆,一看就是练家子。

        玉贵人哆哆嗦嗦的开口,“我娘和我弟弟在哪?他们根本不在这儿对不对?静妃娘娘到底是什么意思?”

        “贵人别急,我现在就带您去见他们。”男人走在前面,出了破庙,让车夫离开,他来驾车。

        玉贵人和宋琬清相视一眼,显然都明白这是静妃娘娘提防呢,没想到陈宜珮这么谨慎。

        宋琬清冲被赶走的车夫点了点头,车夫正是凛刀易容假扮。

        随后,玉贵人和宋琬清再次上了马车,马车很快行驶起来,只是这一次,他们也不知道马车要往哪里去。

        玉贵人更加害怕了,如果事情败露,她和宋琬清很有可能不明不白的死在外面。

        宋琬清则比较担心,陈宜珮如此警惕,狼卫会不会暴露了,如果狼卫暴露,他们此次行动肯定要失败了。

        马车大概又走了半个时辰,才终于停下来了。

        玉贵人和宋琬清先后下了马车,发现眼前是一座很大的宅子,周围没什么人家,明显是个藏人的好地方。

        “贵人娘娘的家人,是静妃娘娘的座上宾,自然要好生款待。”男人做了个请的手势,“贵人娘娘请进吧,您的家人就在里面。”

        玉贵人下意识看向宋琬清,见宋琬清微微颔首,她才冲男人点了点头,率先进了宅子。

        宋琬清跟在后面。

        宅子确实很大,修葺的很漂亮,这地方人烟稀少,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世外桃源。

        宋琬清觉得陈宜珮若真是将人囚禁在这儿,倒真的算是当成客人了,可她觉得不可能,应该是刚把人送到了这里,而且,这偌大的宅子里,暗处不知道藏了多少人呢。

        这个陈宜珮还真是不好对付。

        她向后看了一眼,不知道凛刀和狼卫有没有机会跟到这里。

        “快请进吧。”男人催促了一声。

        两人进去之后,便直接去了正厅,果然见玉贵人的母亲和弟弟在那。

        “娘,弟弟,你们真的在这儿,你们过得好吗?他们有没有难为你们?”玉贵人上前,一家人立刻抱在一起痛哭流涕。

        “长姐,我们过的很好,你怎么样?入宫了,有没有欺负你?”玉贵人的弟弟一看就是个懂事的孩子。

        他一边哭一边给玉贵人跪下,“长姐,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长姐,我不该进赌坊,我太傻了。”

        “起来,春生,你起来。”玉贵人将人拉起来,刚出事儿的时候,她确实恨过弟弟春生,甚至她进宫很长一段时间都觉得是弟弟害了自己。

        可后来,她跟陈宜珮的接触越来越多,她便明白了,一切都跟春生无关,一切都是陈宜珮搞的鬼。

        如果不是她被她们选中,家里也不会遭遇这些事儿。

        “娘,春生,女儿在宫中一切安好,你们也要照顾好彼此,”玉贵人关切的问道,“他们对你们怎么样?有没有难为你们?”

        老母亲和春生相视一眼,显然有苦难言。

        春生笑了笑道,“长姐放心,我会照顾好娘,他们对我们也不错,只是不让四处走动,饭食都会送到房里,我们很安全,倒是长姐,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一个人在宫中,孤苦无依,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玉贵人泪如雨下,“好,你们放心,我一定照顾好自己,你们也是。”

        “好了,”守在门口的男人忽然开口,“天快凉了,贵人娘娘还是早些回宫吧,别让我们娘娘为难。”

        “玉儿……”老母亲和春生恋恋不舍的看着玉贵人。

        “走吧,回去吧,娘娘。”宋琬清扶着玉贵人的胳膊,拉着她离开。

        两人出了大院,重新回到了马车上。

        玉贵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一把抓住宋琬清的手,宋琬清发觉玉贵人整个人都在抖。

        “没事儿。”宋琬清用嘴型说道。

        此时,她也很紧张,按照计划,他们跟玉贵人的亲人见过面,顺利出来,狼卫的人就会进去救人,可现在……她也不敢肯定刚刚狼卫的人有没有顺利跟过来,而且宅子里肯定藏了人,狼卫的人就算来了,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得手。

        马车静静的往林子出口走去,周围一点声音也没有。

        玉贵人的心一点点沉下去,她知道这次的机会大概是失败了。

        没关系,她依旧是很感激宋琬清,至少让她死之前见了家人一面,但是她真的不能害人了,更不能害一再帮她的宋琬清。

        玉贵人想要跳车,趁着宋琬清不注意,她跳下去,说不定就摔死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