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六章 你说你是故意落水

第一百三十六章 你说你是故意落水

        跟大家汇合的时候,玉贵人发现所有人都在等着她,她抱歉的笑了笑,几步走到了宋琬清跟前。

        “宋医女,你衣服都湿了,怎么不上马车等着?快上去吧。”

        这时候,有人拿来了两块厚一点的毯子,放进了马车里。

        宋琬清知道东西是萧九安的,她远远的冲萧九安点了点头,又看向玉贵人,“娘娘,快上去吧。”

        “谢谢。”玉贵人和宝珠先上了马车。

        宋琬清看向众人,“今天玩得很开心,你们也早点回去吧。”

        她最后又看向萧九安,扯了扯嘴角,“九王爷,回头我回去给您赔罪。”

        萧九安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让她赶紧消失。

        上了马车,一路无话,经过闹市的时候,萧昀又买了热腾腾的烤地瓜送进来。

        宋琬清自己留了一个,剩下两个分给了玉贵人和宝珠。

        这次,玉贵人竟然没有拒绝,点了点头道,“谢了。”

        “不用谢我,小允子买的。”宋琬清咬了一口,又甜又暖和,她脸上露出满足的笑意。

        玉贵人也吃了一小口,忍不住夸了一句,“好甜。”

        她又接着说道,“小允子是买给你的,我们跟着你沾光了。”

        “宋医女,”吃着热乎乎的烤地瓜,宝珠也心情极好,“小允子是不是喜欢你呀?他是哪家的公子?”

        “我们是玩得很好,还有巫公子,我们三个,不过……”宋琬清实话实说,“我也不知道小允子究竟是哪家的公子,不重要,做朋友嘛,心意最重要,身份不重要。”

        宝珠微微惊讶,下意识看向玉贵人。

        显然玉贵人也有些吃惊,静静的看了宋琬清一眼,“你倒是个心思剔透的姑娘,怪不得能交到那么多好朋友。”

        回到玉粹轩,两人赶紧换了衣服,宝珠又让小厨房煮了两碗姜汤,两人分别喝了下去。

        庆帝知道人回来了,还听木寒星说了落水事件,便离开赶了过来。

        “怎么样?怎么那么不小心?”他担心的问道。

        “没事儿了。”玉贵人又恢复成那个甜腻的宠妃样子,在庆帝怀里撒娇,还提宋琬清邀功,“这次多亏了宋医女,否则我就再也见不到皇上了。”

        “不许胡说!”庆帝瞪了一眼,“以后还是在宫里老实呆着,不许去外面乱跑了。”

        他不满的看向殿中站着的宋琬清,“清儿,这次虽然是你救了玉贵人,可若不是你提议出宫,也不会出这种事儿。”

        “小女明白。”宋琬清垂首,她本也不想要什么奖赏。

        “给玉贵人好好检查过吗?肚子里的孩子没什么问题吧?”庆帝再次问道。

        “回皇上,娘娘有些受惊吓,孩子也有点惊到了,不过无妨,小女会酌情调理,不会有大问题。”宋琬清一五一十的回答。

        “那就好,出了问题,朕唯你是问!”庆帝摆了摆手,让宋琬清下去了。

        宋琬清临走的时候,看了玉贵人一眼,只见玉贵人双眼无神的倚在庆帝胸口,等庆帝看过去的时候,才又扬起了笑容。

        她慢慢往外走,不知怎么的,有些心疼的玉贵人。

        宋琬清带玉贵人出宫以及救了玉贵人的事儿,当天就传到了怡春宫,晚上,静妃就派人过来了。

        来人在墙外学了鸟叫,宝珠就赶紧偷偷摸摸的过去了。

        “娘娘让玉贵人过去一趟。”对方留下话就趾高气扬的离开了。

        宝珠不满的撇了撇嘴角,却也不敢耽误,赶紧回去告诉了玉贵人。

        两人等到快到子时了,玉粹轩所有人都睡了,才偷偷摸摸的出去,去了怡春宫。

        “见过静妃娘娘。”一主一仆福了福身子。

        陈宜珮目光微冷,审视的看着玉贵人,“本宫听说你落水了?没事儿吧?”

        明面上是关心玉贵人,实则是警告。

        “回娘娘,今天是宋琬清主动跟皇上请旨,带了臣妾出去,”玉贵人神色冰冷,“臣妾觉得若是臣妾在外面出了事儿,宋琬清肯定难逃其咎,果然,今日皇上训斥了宋琬清。”

        陈宜珮微微挑眉,有些惊讶的问道,“你是故意落水?”

        “是。”玉贵人低着头,“娘娘,臣妾在水边长大,怎么可能不会水?只可惜当时没有弄死姓宋的。”

        宝珠在后面听得心惊胆战。

        陈宜珮脸上果然有了笑意,“你的心意本宫知道了,但是此事急不得,就算是你今日落水而亡,宋琬清也不过背了个办事不力的罪名,皇上不会为难她,她依旧是个响当当的医女。”

        “娘娘所言极是,是臣妾考虑不周。”

        陈宜珮继续说道,“你一定要死在她的医术下,让她身败名裂,即使老国医回来,也一辈子抬不起头,明白吗?”

        “臣妾明白了,以后一定谨慎行事。”玉贵人一直低着头,乖顺小心的样子。

        陈宜珮十分满意,但是她依旧没忘了提醒玉贵人,“你的家人,本宫都已经安顿好了,你大可放心去了。”

        “是,谢娘娘。”玉贵人默默捏紧了手中的帕子。

        陈宜珮又敷衍了几句,便让玉贵人回去了,她只需确认一切依旧在按照计划行事,她便可坐等收渔翁之利。

        出了怡春宫,玉贵人缓缓松了一口气,她早就猜到陈宜珮会找她。

        宝珠在她身后欲言又止。

        “想问本宫是不是真的故意落水?”玉贵人显然看穿了她的心思。

        宝珠点了点头,看起来有些委屈,“娘娘若是有这个心思,也该提前跟奴婢说一声,奴婢当时真的吓死了,若是宋医女再不出来,奴婢就要跳下去了。”

        她抽抽搭搭,“娘娘也知道,奴婢从小就怕水。”

        玉贵人若有似无的轻笑了一声,“如此说来,宋琬清倒是救下了我们一主一仆两条命了。”

        宝珠摸不清她的意思,“那……娘娘打算怎么办?我们还……还要害她吗?”

        “不然呢?”玉贵人苦笑一声,“本宫从被他们盯上的那一刻,就已经没有选择了。”

        宝珠轻轻叹了一口气,“静妃娘娘太坏了,奴婢能看出来,宋医女是个好人,她们为什么一定要害死宋医女呢?”

        “为了保命!”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