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章 皇上一定为臣妾做主

第一百三十章 皇上一定为臣妾做主

        “是呀。”宋琬清神色坦然,“娘娘现在要吃吗?”

        “你撒谎!”玉贵人冷笑一声,仿佛终于抓住了宋琬清的把柄,“我告诉你,东门根本就没有甜水铺,我是骗你的。”

        “哦,怪不得我没找到。”没想到宋琬清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宋琬清,你骗了我,你可知罪?”玉贵人瞪着眼睛。

        宋琬清目光澄清的反问她,“那你不也先骗了我吗?”

        “你!”玉贵人立刻扶着脑袋,仿佛病的不行了,“快,叫皇上来,本宫好难受。”

        说完,她就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宝珠赶紧差人去请皇上,还恶狠狠的警告宋琬清,“你把我们贵人气病了,皇上不会饶了你。”

        宋琬清神色淡淡,“需要我为娘娘检查一下吗?”

        她知道玉贵人是装晕倒。

        “不用!”宝珠哼了一声,显然也知道自家主子是装的。

        众人等了一会儿,庆帝果然火急火燎的来了。

        “玉儿怎么了?”他几步箭步上前,将玉贵人半抱在怀里,满脸心疼。

        “回皇上,是宋医女,她把我们主子气晕了。”宝珠忙跪下去回话。

        庆帝皱了皱眉,看向宋琬清,“清儿,到底怎么回事儿?”

        “回皇上,玉贵人若是晕倒了,”宋琬清故意放大声音,“小女扎一针就好了,保证她立刻醒过来。”

        她话音一落,玉贵人立刻醒了过来。

        “皇上,你要为臣妾做主呀!”玉贵人立刻抱着皇上哭诉起来,“这个宋医女实在是太过分了。”

        “好,你说说,到底怎么了?”庆帝柔声问道。

        “皇上,她骗我这件事,就先不说了,”玉贵人哭的梨花带雨,“她害得臣妾一夜都没有睡好,现在头疼,心口也疼……”

        她越说看起来越委屈了。

        庆帝皱眉看向宋琬清,“玉贵人说的是真的吗?”

        “回皇上,贵人夜里子时要小女出皇宫去买一个根本就没有的东西,”宋琬清不卑不亢,“小女没有买回来,有什么问题吗?”

        庆帝又看向玉贵人。

        玉贵人哭的更凶了,“她一直欺负臣妾,臣妾只是想给她一点教训,呜呜呜……”

        她整个人扎进庆帝怀里,“我不管,皇上必须给臣妾做主,否则臣妾……臣妾就绝食。”

        “好了,好了,朕为你做主,为你做主。”庆帝的语气充满了宠溺和无奈。

        他招呼宝珠等人服侍玉贵人用早膳,自己则叫宋琬清一起离开。

        玉贵人眼睛眨了眨,赶紧提醒道,“皇上,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呀!”

        “一定!”庆帝带着宋琬清离开了。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进了御花园,此时百花齐放,景色美不胜收。

        庆帝不说话,宋琬清也不说话,跟在后面,欣赏四处的风景。

        走了一会儿,庆帝终于忍不住了,“你倒是沉得住气,就不怕朕真的要罚你?”

        “我惹了玉贵人不高兴,皇上罚我也是应该的。”宋琬清嘿嘿一笑,“不过,皇上既然把我叫出来了,那肯定就是不会罚我。”

        庆帝无奈的摇了摇头,“话都让你说了,你这个丫头,这性格跟老国医一点不像,也不像你娘。”

        宋琬清自己都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从庆帝嘴里听到了她娘,她隐隐觉得或许庆帝知道些什么。

        “皇上,你跟我娘熟吗?”她试探的问道。

        庆帝没说话,目光看向远处的花,好一会儿才道,“算是吧。”

        “那……皇上能说一点我娘的事儿吗?”宋琬清来了兴致,“我只记得小时候,我娘经常不在家,她总是在宫中,她一直都这么忙吗?没有我之前呢?”

        庆帝回忆了一下才开口,“你娘当时跟你一样,是后宫的医女,但是她可比你成熟稳重多了,后宫上下都很信任她,很多时候,你外祖父还不乐意呢。”

        “是吗?”宋琬清又试探的问道,“当时,我娘跟哪个主子比较亲近?”

        “现在的太后,还有……”庆帝犹豫了一下,“当时你娘跟皇后也走的很近。”

        宋琬清微微惊讶,她没想到沈月跟皇后还有渊源,但是那次她在坤宁宫见到皇后,皇后看她的眼神明显不是喜欢。

        “好了,不说这些了。”庆帝换了话题,“这次的事儿,朕得给玉贵人一个说法。”

        “哦。”宋琬清低下头,“任凭皇上处罚。”

        “就罚你一个月银钱。”庆帝有些无奈,“清儿,你是个聪明人,玉贵人性子单纯,我相信你能处理好你们的关系。”

        宋琬清摊了摊手,“没办法,她明显就是不喜欢我。”

        “太后一开始也不信任你,不喜欢你,你现在不是成了她身边的红人?”庆帝皱了皱眉,“自己想办法。”

        “哦。”宋琬清只能点头答应。

        庆帝又回了玉粹轩,单独见了玉贵人,“好了,朕已经罚她了,她也知错了,你以后也不许胡闹了。”

        “皇上罚她什么了?”玉贵人好奇的问道。

        “朕罚她每天扫院子。”

        “真的?”

        “当然是假的。”庆帝哭笑不得,“朕罚了她月钱,毕竟这件事也不全怪她。”

        “皇上,你一点不在意臣妾。”玉贵人又要哭。

        “明明是你为难人家在先,朕若是不在意你,就让你们一起对峙,你觉得你能占理?”

        玉贵人撇了撇嘴,“就因为不在理,才能看出来皇上更在意谁。”

        “好了,不许任性了。”庆帝语重心长道,“宋琬清是老国医的外孙女,是李院首的师妹,你跟她对着来能有什么好处?不想护住肚子里的胎儿了?”

        玉贵人瞪着眼睛,“她还敢真的害我和龙子不成?”

        “你看你也知道她不敢。”庆帝笑了笑。

        “也不一定,我看她性子挺厉害,也不是真的怕我,甚至也不怕皇上。”玉贵人轻轻叹了一口气,“行吧,那臣妾以后跟她好好相处,希望她能保护好我和孩子。”

        “这就对了。”庆帝满意极了。

        当天晚上,玉贵人带着宝珠,偷偷去了静妃的怡春宫。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