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九王爷舍不得小姐

第一百二十四章 九王爷舍不得小姐

        “怎么?”萧九安看小丫头愣住了,立刻反问道,“换成你怕我了?”

        宋琬清摇了摇头,低下头回答,“小女知道九王爷说得对,也会努力适应这样的生活。”

        “那么现在宋青山和陈青莲已经不在了,你下一步要对付的人是谁?宋知秋?陈宜珮?又或者萧翊?”没想到萧九安又追问了起来。

        宋琬清惊了一下,这话要是让战王府外面的人听见了,她的脑袋肯定保不住了。

        她想了想才开口道,“这些事儿,小女还没仔细盘算过,现在只是走一步算一步,就……不劳九王爷费心了。”

        萧九安再一次深刻的明白,宋琬清并不信任他。

        他沉默着没再说话。

        “九王爷,您放心,小女一定尽快搬出去。”宋琬清等了一会儿,见他一直不说话,便主动开了口。

        萧九安莫名烦躁,“你先回去吧。”

        “是,那九王爷早点休息。”宋琬清匆匆离开了。

        果然,她现在的处境更像是一个行走在深渊边缘的危险人物,谁靠她太近,都有可能被她拉入深渊。

        所以到头来,她终究是只能一个人往前走。

        宋琬清离开后,萧九安自己待了一会儿,便把凛刀和执墨叫了进来。

        “宋琬清要学的东西怎么样了?”他漫不经心的问道。

        两人相视一眼,都不明白萧九安的意思。

        凛刀率先开口,“琬清姑娘很聪明,而且很用功,左手剑现在已经学的炉火纯青了。”

        萧九安点了点头。

        执墨见状也立刻说道,“账目的话,一般的账目她自己都可以处理了。”

        “很好。”萧九安冷冷的看向两个人,“你们的意思,宋琬清可以随时离开战王府了是嘛?反正你们也没什么东西可以留住人家了!”

        “……”凛刀立刻着急的说道,“不是呀,我的功夫她不过学了一成,要出师,怎么可能?”

        “破刀说的没错,琬清姑娘虽然用功,但是她底子太差,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呢。”执墨看着萧九安的脸色,试探的补充了一句,“她还不能走。”

        萧九安的眉宇终于舒展了几分,“她刚刚来要辞别,你们抽时间去看看吧。”

        两人瞬间明白了,齐声道,“请王爷放心!”

        第二天一早,两位就轮番去见了宋琬清。

        凛刀先去了,一进门就垮个脸,不高兴的样子。

        “师父?你怎么了?臭墨水又惹你生气了?”宋琬清笑嘻嘻的问道。

        她知道,凛刀和执墨虽然总是吵架,但是两人关系很好,都是可以为彼此付出生命的兄弟。

        “你要不要跟师父过几招?”凛刀终于开口。

        “啊?”宋琬清连连退了几步,“师父别说笑了,我在您手上,恐怕过不了三招吧。”

        “那你是觉得自己这点本事,可以在外面闯荡了?”凛刀越想越气。

        他深刻的知道宋琬清的敌人都是些什么人,离开战王府,她可能天天被刺客拜访。

        “师父……”宋琬清明白了,这是来留她,“孩子总要长大,徒弟也得学会自己保护自己,我……”

        “孩子长大,至少需要十二三年,你拜我为师才几天?”凛刀更生气了,“行,就按你说的,孩子长大,你就出师,十年,十年内不准离开战王府。”

        “师父……”宋琬清哭笑不得。

        “就这么定了。”凛刀起身拍拍屁股走人了。

        没隔多久,执墨也来了,拿了个账本丢了过去,“看看吧。”

        “什么呀?”宋琬清疑惑的拿起账本,打开随便翻了几页,却发现好像在看天书,“这……都是什么?我怎么看不明白?”

        “看不明白,就留下来好好学,什么时候看明白了,什么时候再提出府的事儿。”执墨也离开了。

        宋琬清轻轻叹了一口气,她知道两人的心思,可是……

        “小姐,其实凛刀侍卫和执墨大人,都不想你走呢。”沉鱼在旁边开心道,“他们真的把小姐当成了家人。”

        “可是……”宋琬清想说什么,却见萧九安也来了。

        难道是来赶自己离开?

        “你最近不是在找亲生父亲吗?”萧九安开门见山。

        宋琬清点了点头,心想九王爷是要帮自己找吗?

        “什么时候找到了,什么时候再离开吧。”萧九安一本正经道,“况且,本王的腿也没有完全好,而且本王能站起来的消息还得继续封锁,你若是离开了,肯定会让人怀疑。”

        “……”宋琬清没想到萧九安也是来留自己。

        “听明白了吗?”萧九安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是,小女知道了。”宋琬清只能答应下来,她这个时候若是坚持要走,反而有些不识抬举了。

        萧九安很快离开了。

        “太好了。”沉鱼在一边又蹦又跳,“我们可以多住一些日子了,我就知道九王爷舍不得小姐。”

        宋琬清苦笑一声,“傻丫头,这里不是咱们的家,咱们早晚要走的。”

        “反正多住些时日就是好的。”沉鱼明显更喜欢这里。

        宋琬清忍不住笑她,“怎么?怕离开了战王府,本小姐给不了你这么好的日子了?”

        “才不是呢,小姐你没发现吗?”沉鱼眨着大眼睛,“在战王府,小姐整个人的状态都更好了。”

        “是嘛?”宋琬清将信将疑。

        沉鱼用力点了点头,“从前在侯府的时候,小姐夜里总是惊醒,就算是不醒,也会一直说梦话,一宿一宿的睡不好觉。”

        “可是自从搬进战王府,小姐每夜都休息的特别好。”小丫头表情十分夸张,“而且,这里的东西,也更合小姐的胃口,他们每次送来的东西,小姐都喜欢吃,现在小姐比在侯府的时候胖了不少呢。”

        “是嘛?很胖吗?”宋琬清嘴上跟沉鱼说笑,心中却有些异样。

        她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对战王府,还是对萧九安、凛刀和执墨,她都产生了很深的感情,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可她也清楚的明白,这种感情并不可靠,毕竟他们非亲非故。

        她提醒自己,一定要时刻谨记着,自己不是战王府的人,而且,离开的那一天,只会越来越近!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