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以后可不要学你娘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以后可不要学你娘

        宋琬清离开的时候,发现巫言玉一直等在门口。

        “我送你出去。”一路上,他有些欲言又止,显然是想问些什么。

        到了相府外,宋琬清低笑一声,“左相大人什么都没说,所以你想知道的事儿,我恐怕无能为力了。”

        “什么都没说?”巫言玉有些意外,他很少见到巫鸣这样。

        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反而一直在回避,到底怎么回事儿?

        “那你路上小心。”他目送着宋琬清的马车离开,才转身回了相府,满腹疑惑的去找巫鸣。

        巫鸣见他来了,似乎也猜到了他想干什么,不耐烦的让他出去。

        “父亲!”巫言玉有些着急,“你到底在犹豫什么?还是想隐瞒什么?”

        巫鸣的笔顿了顿,头也不抬,“没什么,有些事儿没那么重要,所以答案可有可无。”

        “父亲,你明知道不是这样,如果宋琬清是巫家人,那她就是最好的宸王妃人选,如果她不是……”巫言玉毫不犹豫,“那么便不能再让她跟萧昀来往了。”

        巫鸣低笑了一声,“言玉,有些事儿你想的太简单了,宋琬清也好,萧昀也好,你以为你真的能阻止他们来往吗?”

        巫言玉脸色微变,确实,之前他就千方百计想要阻止宋琬清进宫给太后看病,结果呢?

        事与愿违,他还是什么都改变不了。

        “就算不能改变什么,至少我努力过。”他坚持自己的想法。

        巫鸣放下笔,沉沉的看了他一眼,“好了,先回去吧。”

        巫言玉最终还是没有得到答案,但是他清楚,这个答案背后肯定还有其他什么事儿,所以巫鸣才会这么抗拒,会是什么呢?

        ——

        宋琬清回到战王府,便被临风居叫了过去。

        “见过九王爷!”她缓缓行了个礼。

        萧九安放下手中的书,声音淡淡的问她,“左相找你是为了你的身世?”

        “也不全是,毕竟他什么也没说。”宋琬清无奈的苦笑了一声,“左相大人找我,是想要跟我一起给宋青山挖一个坑。”

        萧九安似乎有些意外,“他主动提出要帮你?”

        “恩。”宋琬清点了点头。

        萧九安又问她,“对于巫鸣这个人,你了解多少?”

        其实并不多,宋琬清想了想前世今生自己接触到的巫鸣,便思索着开口道,“笑面虎?”

        毕竟能坐到那个位置的人,不可能是什么真正的大善人。

        萧九安弯了弯嘴角,小丫头心中有数就好。

        “所以,他要么不是真心帮我?”宋琬清知道自己猜对了,“要么……他就真的是我的生父?”

        萧九安点了点头,“也有可能,你娘在世的时候,对他有大恩。”

        “谢九王爷提点。”宋琬清明白了,如今巫鸣这种避而不谈的态度,更有可能是萧九安说的那种。

        眼下,不管怎么样,先处理了宋青山便好。

        第二日,她按照约定的时间,等在了左相府门口,很快,便看见了定安侯府的马车。

        宋青山下车,见宋琬清竟然等在那,脸色不太好看。

        他昨日收到了左相府的请帖,邀他过来,可没想到巫鸣还请了宋琬清。

        喜当爹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所以他之前在宋琬清面前一直否认,可今天,显然只能摊牌了。

        他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几步上前道,“没想到你也在这儿。”

        他抬头看向左相府的门匾,阴阳怪气起来,“怪不得你之前天天闹着要找亲爹,我要是有个更厉害的亲爹,什么养育之恩,我也不在乎。”

        “父亲的话,女儿实在是听不懂。”宋琬清不在意的笑了笑,“走吧,进去吧。”

        这句父亲,让宋青山的脸色更难看,继续不怀好意的嘲讽道,“你娘当年还真是好眼光,只可惜……她只看对了人家的前途,却没看出来那根本不是良配。”

        “再怎么凤凰腾达,不愿意娶你,不也是白费吗?”宋青山瘪了瘪嘴,“清儿,你以后可不要学你娘。”

        宋琬清脸色变了变,“父亲要跟我说一说当年的事儿吗?想说哪一件?是你在外祖父面前抢着认下孩子?还是联合我娘最好的朋友联合哄骗她?”

        她目光冷冷的看着他,“如果父亲想说,我都可以奉陪。”

        “这些都是巫鸣告诉你的?”宋青山脸色更加难看,“他说什么你都信?他若是真的那么可靠,当年就不会抛弃已经怀有身孕的沈月,宋琬清,你别好赖不分!”

        宋琬清简直气笑了,“确实,巫鸣的话不能全信,你的话也一样,我只信我娘,任何人敢在我面前说我娘的坏话,我都跟他没完。”

        “哼!”宋青山哼了一声,率先进了左相府,低声念叨起来,“若是你娘真的行得正,也不会留下这么多话柄。”

        宋琬清也不甘示弱,“父亲若是对我们娘俩有这么大意见,今天就不该出现在这儿。”

        “你!”宋青山当真是气坏了。

        确实,他能进左相府的大门,能成为巫鸣的座上客,全都托沈月和宋琬清的福,可被人这么挑衅的指出来,他还真是感觉到了耻辱。

        可他再生气也不会离开,定安侯府摇摇欲坠,这是他现在唯一的自救办法。

        进了书房,巫鸣早就准备好了上等的茶叶,还有宋琬清喜欢的点心,一见两人出现,他看起来格外热情。

        “终于来了,快坐,还真是让我等的好辛苦。”

        宋青山和宋琬清脸色都不太好看,谁都没说话。

        “这是又闹别扭了?”巫鸣轻笑一声,责怪的看向宋琬清,“清儿,这是你父亲,你不该如此不懂事儿。”

        “他不是我父亲,我早跟定安侯府脱离关系了。”宋琬清气鼓鼓的说道。

        “简直胡说!”巫鸣又看向宋青山,“还是个孩子,说气话呢,青山兄可不要见怪。”

        如果换作平时,宋青山怎么敢忤逆巫鸣的意思,可今日,他分明看出来,巫鸣就是要做好人,让他跟宋琬清和好如初。

        如此一来,他倒是神气起来了,“我哪敢呀,这丫头的本事大着呢,惹不起,惹不起。”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