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难道巫鸣真的是父亲

第一百一十六章 难道巫鸣真的是父亲

        晚上,宋琬清带着沉鱼去了左相府,巫言玉亲自接的她。

        “你父亲……”巫言玉又及时纠正了一下,“宋青山今日来了。”

        “哦?”宋琬清微微惊讶,“他来干什么?”

        她上次回侯府用巫鸣试探过宋青山,没想到宋青山竟然这么快就找上门了。

        巫言玉不屑的笑了笑,“这种人无利不起早,来我家,自然是觉得有利可图了。”

        宋琬清抱歉的叹了一口气,“给你们添麻烦了。”

        “你不用替他道歉。”巫言玉一副护犊子的样子。

        宋琬清愣了一下,想到自己前世被巫言玉各种算计,没想到这一世……显然,现在巫言玉真的把她当成了自己人。

        两人很快进了屋,巫鸣已经让人摆好了晚膳。

        这是宋琬清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左相大人——庆帝的左右手。

        男人看起来五十左右,容光焕发,长居高位让他的一举一动都颇有压迫力,脸上即使带着笑,也会让人忍不住想要堤防。

        “小女宋琬清见过左相大人。”

        “不必多礼。”巫鸣几步上前,亲自扶起宋琬清,他仔细的打量起面前的女孩,眼神微微动容,“你果然跟你母亲很像。”

        宋琬清直视着巫鸣的眼神,“是嘛?很多人都这么说,不过,我的性子倒是与母亲有很大的不同。”

        “你母亲太善良了,又太单纯,”巫鸣让宋琬清入座,“这一点,你倒不必像她。”

        宋琬清扯了扯嘴角。

        “快吃吧,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便随便准备了一点。”巫鸣笑着说道,看起来实在是和蔼可亲。

        “随便准备一点?”巫言玉摇了摇头,拆穿道,“琬清姑娘,平日里我父亲最是节俭,我们晚膳能吃这一半的菜,我已经满足了。”

        宋琬清忍俊不禁,“谢谢左相大人款待。”

        巫鸣无奈的瞪了巫言玉一眼,又冲宋琬清道,“一口一个左相大人,还真是不习惯,你若是不嫌弃,叫我一声巫叔叔便好。”

        “那我就斗胆了,巫叔叔!”宋琬清来的时候,确实是提着一颗心,可真正见到巫鸣,她却不由得感觉到亲切。

        她能感觉到巫鸣跟巫言玉一样,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

        难道巫鸣真的是自己的父亲?

        然而,席间巫鸣并没有提起任何跟沈月有关的话题,也没有提到宋琬清的身世。

        巫言玉实在是忍不住,便率先问道,“父亲,白日里,定安侯来府上做什么?”

        宋琬清同样好奇的看了过去。

        巫鸣皱了皱眉,没有理会巫言玉,而是看向宋琬清,“你想知道?”

        “我大概能猜到。”宋琬清吃好了,放下碗筷,缓缓说道,“应该是为我的身世而来吧。”

        巫鸣又问她,“你已经知道宋青山不是你的生父了?”

        宋琬清实话实说,“只是有这个猜测。”

        巫鸣点了点头,“你吃好了?”

        “恩。”宋琬清十分乖巧。

        “那就随我去书房吧,我有些话想跟你说。”巫鸣起身,率先往外走去。

        宋琬清立刻跟着站了起来。

        巫言玉犹豫了一下,便试探的问道,“父亲,我能……”

        “不能!”没想到巫鸣一口回绝,不允许巫言玉跟着。

        巫言玉只好放弃。

        进了书房,巫鸣关好了门,对宋琬清道,“请坐。”

        “谢谢巫叔叔。”宋琬清坐在了书桌对面,静静地等着巫鸣先开口。

        “这些年,你父亲对你怎么样?”巫鸣一边亲自跟宋琬清倒茶水,一边关切的问道。

        “谢谢巫叔叔。”宋琬清接过茶,缓缓开口,“前些日子,宋青山联合陈青莲,还有静妃娘娘、楚王,一心要杀了我呢。”

        巫鸣神色冷了几分,“他们要杀你?真是太过分了!”

        他平时忙于朝政,帮助庆帝处理国家大事,也为宸王府招兵买马,毕竟现在宸王和楚王的斗争还没有闹到朝堂上,所以,他对楚王那边的动作并不清楚。

        现在,楚王和宸王的斗争,大多仅限于他们两个人之间,或者说是楚王对宸王的敌意。

        巫鸣知道楚王一直想拉拢老国医,但是他与老国医来往并不多,而沈月嫁人之后,他俩也基本没了来往,所以,无论结果是什么,他只能接受。

        只是没想到,他们拉拢不成,竟然动了杀心,欺负一个孤女,实在是可恶。

        “楚王和宸王的东宫之战只是时间的问题,而我外祖父又是一方很重要的势力,他们招惹了我,想杀我倒也不奇怪。”宋琬清笑了笑,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你确实与你母亲不同。”巫鸣忍不住说道。

        宋琬清扯了扯嘴角,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有没有想过报仇?”巫鸣很快再次开口,“只杀了陈青莲一个显然不够,宋青山也不该放过。”

        宋琬清看着他,心头微动。

        确实,对她来说,想找宋青山报仇并不容易,毕竟宋青山现在还是她名义上的父亲。

        可如果巫鸣愿意帮忙……

        她想了想,才试探的问道,“巫叔叔,为什么愿意帮我?”

        “你叫我一声巫叔叔,而我与你母亲又是旧识,最可笑的是……”巫鸣脸色沉了沉,“今日,宋青山的算盘竟然打到了我左相府,我难道就这么算了?”

        宋琬清眯了眯眼睛,“就因为这些?”

        “这些不够吗?”巫鸣反问她,顿了顿,又继续开口,“也是为你、为你母亲报仇了。”

        宋琬清有些失望,说来说去,巫鸣依旧没有说到她的身世,她要追问下去吗?

        可她明显感觉到巫鸣并不想提这件事,否则,也不会不让巫言玉进来。

        她想了想,还是决定见好就收,暂时不再追问。

        她站起身,举起手中的茶杯,“既然我和巫叔叔有了共同的仇人,那我当然不介意跟巫叔叔一起演一出好戏。”

        言下之意,这件事,不是你帮我,而是我们共同完成。

        “哈哈哈……”巫鸣爽朗的笑了起来,“小丫头,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他拿起面前的茶杯,与宋琬清轻轻碰了一下。

        “那就拭目以待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