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 熬过剩下的时间才最可怕

第九十七章 熬过剩下的时间才最可怕

        半夜的时候,宋琬清睡得迷迷糊糊,就感觉有人在摇她。

        “琬清姑娘,醒一醒,醒一醒。”声音格外急迫。

        宋琬清睁开眼,就见是辛嬷嬷,她坐起身揉着眼睛问道,“太后发病了吗?”

        “是呀,疼的死去活来。”辛嬷嬷急的快哭了,“吃了你留的那个丹药也不好使,恐怕还得用针。”

        “行,嬷嬷别急,我披件衣服就过去。”宋琬清赶紧下了床。

        “好,麻烦姑娘了。”辛嬷嬷提着灯去门口等着了。

        宋琬清随便披了件衣服,就出门了,“走吧。”

        辛嬷嬷犹豫了一下,“姑娘,外面露重,你穿这么少会着凉吧。”

        “没事儿,走吧。”宋琬清没有磨蹭,赶紧走在了前面。

        辛嬷嬷立刻跟上,小心的给她照亮,一路上欲言又止,却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进了寝殿,就听见太后微弱的呻吟声,格外痛苦,“痛,好痛,宋琬清来了没有?”

        “来了来了。”辛嬷嬷放下灯笼,几步上前,“太后我扶你起来,婉清姑娘来了,她马上给你行针。”

        “快,快!”太后脸色惨白,额头上全是汗。

        宋琬清拿出针袋,迅速下了针,又神色凝重的给太后把脉。

        太后感觉那种无法忍受的痛终于缓缓褪去,整个人仿佛死过一样,无力的躺在辛嬷嬷怀里。

        “你老实说,哀家是不是真的活不过三个月了?”她虚弱的开口。

        “太后……”辛嬷嬷快哭了。

        太后抬了抬手,示意辛嬷嬷别说话,她半垂着眼睛,看着宋琬清。

        她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之前发病,她总是会疼晕过去,可最近,那种撕心裂肺的疼,会让她在晕厥的一瞬间又清醒过来,实在是太难忍受了。

        她此时甚至觉得,死了或许是件好事儿,就不用这么疼了。

        宋琬清收回手,又取下针,才缓缓开口,“回太后,您的情况确实越来越差了,现在丹药已经渐渐起不了多少作用,很快,我的针也帮不了你。”

        她抬眸定定的回视着太后,“太后,对您来说,死或者并不可怕,可如何熬过剩下的时间……”

        “不会的,不会的。”辛嬷嬷泣不成声,“宋琬清,你不是得了老国医的真传,你再想想办法,想想办法。”

        “就算我外祖父在,”宋琬清无奈的开口,“开腹也是唯一的办法。”

        “你退下吧。”太后疲倦的闭上眼睛,语气依旧坚定,“哀家绝对不会接受开腹。”

        宋琬清轻轻叹了一口气,“是,太后好好休息。”

        辛嬷嬷看着宋琬清离开,又试探的开口,“太后,要不……”

        “别说了。”太后打断她的话,“哀家主意已定。”

        辛嬷嬷擦了擦眼泪,赶紧服侍太后躺下,替她盖好被子,才转身出去了。

        结果,她一出寝殿就见宋琬清在门外打地铺,“姑娘这是……”

        “之后太后发病可能会越来越频繁,我以后晚上就住这里吧。”宋琬清笑了笑,“嬷嬷你也早点去休息吧。”

        辛嬷嬷离开后,很快又抱了一个被子过来,“铺在下面,暖和一点,舒服一点。”

        “不用。”宋琬清笑着拒绝,“这样挺好了。”

        “你让开!”辛嬷嬷直接把被子铺在了底下,“你一个姑娘家,还是郎中呢,不知道自己怕凉呀?”

        宋琬清眯了眯眼睛,“谢谢嬷嬷。”

        辛嬷嬷垂着眼睛看她,“你娘去世的时候,你几岁?”

        “七岁。”

        “唉!到底也是个可怜见儿的!”辛嬷嬷犹豫了一下又问道,“侯府回不去了?”

        “我才不回去呢。”宋琬清扬起一抹笑容,“我自己过的很好。”

        辛嬷嬷叹了一口气,一边摇头,一边离开了。

        宋琬清躺下去,反而有些睡不着了,她没想到太后如此抵触开腹,也是她想的太简单了。

        她得想办法,找人劝劝太后。

        第二天一早,宋琬清醒了之后就立刻忙活起来,辛嬷嬷派了张嬷嬷跟她一起煎药,她顿时就轻松了很多。

        主殿内,太后无精打采,早膳也没什么胃口。

        “太后,你再多吃一点吧。”辛嬷嬷在旁边哄着,“琬清姑娘的药就快熬好了,她说太后得多吃点东西,才能喝药。”

        太后没好气的说道,“她那个药难喝的要死,哀家不想喝。”

        “太后,你不能再任性了。”辛嬷嬷想了想道,“这琬清姑娘昨夜就在外面地上睡得,今早起来就开始忙活您的药,您不能辜负这孩子一片心意。”

        太后神色变了变,又勉强吃了几口,“哀家看你是被她收买了。”

        殿外,宋琬清正在看火,忽然有人来传话。

        “琬清姑娘,外面有人找。”

        “有人找?”宋琬清微微惊讶,心想难道是萧九安的人?

        她出去一看,竟然是小允子,没想到这小子换了一身侍卫的软甲,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玉树临风。

        “怎么是你?”她笑着上前。

        “你也不去找我,我就自己来了。”小允子手里提着食盒,“吃早膳了吗?我带了点心,给你尝尝。”

        萧昀听萧九安提起,说宋琬清是个小馋猫,特别喜欢吃点心。

        于是,今天一大早,他就去御膳房要了各种点心,特意拿来给她。

        宋琬清还真没吃饭呢,她显然有些犹豫。

        “别犹豫了。”萧昀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拉到了不远处的小亭子里,“就在这儿吃点吧,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

        他一边说一边打开食盒,还故意诱惑她,“都是御膳房的好东西。”

        “真的?”宋琬清闻到了香气,眼睛亮了亮,“你从哪儿弄的?”

        萧昀早就想好说辞了,“都是主子不吃的,隔夜了,味道可能没那么好了。”

        宋琬清尝了一块,“不错呀,很好吃。”

        “那你多吃一点。”萧昀笑着坐在她对面,看着她吃,“对了,你在坤宁宫还习惯吗?住在哪个偏殿?”

        宋琬清苦笑一声,“住在后院,不过还好,我都收拾干净了。”

        “后院?”萧昀苦思冥想,也没想起来后院还有住的地方,立刻关切道,“他们对你不好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