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章 战王府似乎变成了她的家

第九十三章 战王府似乎变成了她的家

        宋琬清回去战王府,让沉鱼收拾东西,自己则去了临风居。

        “你要去坤宁宫住?”凛刀一听,顿时有些失落,“要去住多久呀?”

        “太后的病治好了,我就回来。”宋琬清眯了眯眼睛,“再说了,我会经常回来看师父。”

        “进了宫,哪还有自由身。”凛刀不开心,带着人去了书房,“王爷,琬清姑娘来了。”

        “进来吧。”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回应。

        “去吧,好好跟王爷说,”凛刀叹了一口气,“王爷肯定也舍不得你。”

        会吗?

        宋琬清存疑,萧九安体内的毒基本已经解了,剩下的事情大多要靠萧九安自己,他得先调养好身子,再一点点尝试站起来。

        其实萧九安在轮椅不过坐了几个月,想要再次站起来应该问题不大。

        她进去之后,见萧九安似乎正等着自己,“九王爷!”

        “东西都收拾好了?”萧九安嗓音微凉的问道。

        “沉鱼在收拾。”宋琬清心想,看来萧九安已经猜到了,她入宫给太后治病,肯定要搬去坤宁宫。

        她偷偷看了萧九安一眼,鬼使神差的说道,“等太后的病治好了,我就回来。”

        说完了,她又后悔,赶紧补充了一句,“回来继续帮九王爷看腿。”

        “恩。”萧九安应了一声,看不出情绪。

        他随手拿起旁边的书,状若无意的问道,“今日怎么去了那么久?在坤宁宫用了膳?”

        “哦,没有,我遇到之前救得那个人了,他说自己在宫内当差,”宋琬清一五一十的说道,“请我吃了饭,还说之后有事儿可以找他。”

        萧九安点了点头,“觉得此人可信吗?”

        宋琬清犹豫了一下,才缓缓开口,“几次接触,我觉得这人……似乎心性单纯,不过也可能是伪装,谈不上信不信,我当时救他也是举手之劳,没做他想。”

        “如果在坤宁宫真的遇到了什么难事儿,就去找他。”萧九安放下书,“你现在本就是我王府里的人,你入宫之后,本王不好过多干涉。”

        “小女明白。”宋琬清一脸感激,“此次九王爷帮我入宫,我已经很感激。”

        “你是想查你的身世?”

        “恩,毕竟我娘是在后宫做医女的时候怀了我,或许会查到点什么。”其实,宋琬清还想查一件事,就是凤仪宫那位为什么要她娘死。

        “去吧。”萧九安再次拿起刚刚那本书,淡淡道,“若是后悔了,想回来,差人来说一声。”

        宋琬清微微动容,萧九安这是告诉她,战王府是她的退路。

        “谢九王爷!”

        回到皎月轩,沉鱼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主仆两人第一次要分开,沉鱼早就红了眼。

        “小姐,奴婢真的不能跟你一起进宫吗?”

        “傻丫头,在宫里,你小姐我又不是什么主子,不能带人的,你乖乖在这儿等我,我会经常回来看你。”

        “小姐一定要保重自己,宫里不比战王府,一切小心。”

        宋琬清愣了一下,什么时候开始,战王府好像变成了她的家,她替小丫头擦了擦眼泪,“好,我知道了。”

        “奴婢送你。”沉鱼提着包袱,送宋琬清出去。

        结果到了王府门口,竟然看见执墨和凛刀都在,两人明显也是来送宋琬清的。

        沉鱼更难受了,“小姐你看,执墨大人也舍不得你呢。”

        “我也舍不得你们。”宋琬清当真有些感动了,她吸了吸鼻子,“师父,执墨大人。”

        “我教你的那几招没事儿多练练,”凛刀递给宋琬清一个小哨子,“实在是遇见危险,就吹响它。”

        宋琬清接过来打量了一下,勺子做的是狼头的形状,十分逼真。

        是狼卫的东西!

        她微微惊讶,皇宫中有萧九安的狼卫?

        就算有,她也不敢用,她连忙将东西还回去,“师父,这东西我不能收。”

        “拿着吧,是王爷的意思。”执墨在一边开口,显然看穿了宋琬清的思虑,“王爷相信琬清姑娘有分寸,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用它。”

        宋琬清将狼哨紧紧握在手心,“替我谢过九王爷。”

        “快出发吧,去晚了,太后该不高兴了。”凛刀不舍得催促了一声。

        “广生堂,还有那些药铺、医馆的账目就交给我,”执墨在一边不自然的开口,“不过等你回来,你必须好好跟我学管账。”

        自从知道执墨是这方面一等一的高手,宋琬清就央求了好几次想拜师,可执墨一直不松口。

        没想到他今日竟改变了主意,宋琬清怕他反悔,立刻喊了一声,“知道了,师父。”

        凛刀不高兴了,“叫哪个师父呢?”

        “武师父、文师父,等徒儿回来,一定好好跟你们学本事。”宋琬清开开心心的上了马车。

        凛刀和执墨相视一眼,又同时别扭的转过头,但是嘴角却都翘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沉鱼将人送到了宫门口,才终于恋恋不舍的回去了。

        宋琬清只带了一个小包袱,这次,辛嬷嬷没有来接她,不过宫门的守卫已经认识她了,她顺利进宫,自行去了坤宁宫。

        到了地方,才看见辛嬷嬷。

        “跟我来吧,你的住处已经安排好了。”辛嬷嬷垂着眼,脸色似乎不太好看。

        宋琬清觉得好像不太对劲,她没多说什么,跟着往坤宁宫后远走,结果最后两人停在了一个长满杂草的院门前。

        “你就住这儿吧,自己收拾一下。”辛嬷嬷转身要离开。

        宋琬清迟疑了一下,还是追了上去,“辛嬷嬷,是……太后让我住这儿的吗?”

        “不然呢?”辛嬷嬷冷笑一声,“你以为老奴有这个本事吗?”

        “辛嬷嬷,是出了什么事儿吗?”

        “宋琬清,好自为之!”辛嬷嬷竟半个字也没有透露,抬脚大步离开了。

        宋琬清看着满院子的杂草,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往里面走,院子已经荒芜成这个样子,里面显然就更破了。

        她用力推了两下,门才吱嘎一声开了,摇摇晃晃,似乎快掉了。

        一阵灰尘迎面而来,宋琬清被呛的咳嗽了好几声,她正要进去,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