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我与定安侯府恩断义绝

第五十二章 我与定安侯府恩断义绝

        陈青莲的话一出口,现场一片哗然,议论声不绝于耳。

        “所以说,这定安侯比那些传言还要乱?”

        “两人都想毒死对方?母女俩做到这份上,这缘分也就断了吧?”

        “看样子宋琬清的毒已经解了,她不会真的想眼睁睁看着定安侯夫人死吧?”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宋琬清身上。

        萧九安摇着银骨扇端坐在轮椅上,目光同样打量着不远处的小丫头,脸上的神色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这陈青莲也真够无耻!”凛刀在他耳边低语,“杀人不成,马上要被反杀,竟然还不跪地求饶?”

        萧九安合上扇子,“不管怎么说,她是长辈,若那丫头真的让她死了,以后也得被京城的吐沫星子淹死。”

        这种场面,他觉得宋琬清不可能没考虑到。

        “陈青莲,你真是冤枉我了。”小丫头终于开口了,“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保护自己,至于杀人,还是杀你?我可没有这么狠的心。”

        “不可能!”陈青莲一口咬定,“今时今日,这种场景下,宋琬清,你还要当缩头乌龟吗?”

        宋琬清的话,她一个字也不信,“如果这毒是我的醉阎王,为什么我喝下解药却没用?”

        “真的没用吗?”宋琬清笑了笑,“如果解药没用,你现在还能好好站在这儿吗?”

        陈青莲愣住了,确实,刚刚吐过血之后,她现在整个人已经好多了。

        宋琬清得意的勾了勾唇,“楚王把毒药给你的时候,难道没说过,这解药服下会有何反应吗?”

        陈青莲没说话,片刻后又反应过来,立刻否认,“什么楚王给我的?这是我自己弄来的,跟楚王无关。”

        “是吗?”宋琬清抱着胳膊,“可刚刚那枚解药却是侧王妃给你的。”

        宋知秋上前一步,“此事与楚王无关,请长姐不要胡乱猜测。”

        “好,跟楚王无关,是陈青莲和宋知秋二人要毒死我。”宋琬清环视一周,“今日在座的各位,可都要给我作证,他们已经亲口承认。”

        从陈青莲提出举办春日宴的时候开始,宋琬清就料定了她会下毒。

        可究竟会用什么毒,她一时拿不准,但这毒一定来自楚王萧翊,且定是无色无味。

        因为杀了宋琬清这件事,陈青莲一定会拉萧翊下水。

        宋琬清前世毕竟是萧翊的人,而萧翊常用的毒也就那么几种,甚至后期他所用的,几乎都是宋琬清研究出来。

        所以,宋琬清很快便有了几个猜测。

        陈青莲忙着准备春日宴的时候,她也在研究自己的“千金散”。

        此“千金散”既可以暂时保住她的命,也能让李院首等人快速甄别出来,而李院首的那颗解药,才是宋琬清真正的救命药。

        其实,宋琬清在拿到酒杯的时候,就认出了醉阎王,醉阎王虽然无色无味,但是涂在器皿表面,会让器皿变得流光溢彩。

        而宋琬清身上正好也有醉阎王,便趁着拒绝陈青莲的时候,给陈青莲下到了酒里。

        她料定陈青莲对此毒不了解,吃下解药又吐血,这女人定会吓破了胆。

        还真让她猜对了。

        现在,恶人只剩下陈青莲和宋知秋两人,宋琬清全身而退。

        伯远侯夫人等人都用复杂的目光看着陈青莲,京城各府后院争斗不少,但闹到人尽皆知,还输得一败涂地,陈青莲是第一个。

        “青莲,这次真的是你糊涂了!”伯远侯夫人摇了摇头,叹息了好几声。

        “各位夫人,时到今日,我也没必要再硬撑了。”陈青莲泪水涟涟,“今日你们都在,也都看见了清儿对我是什么态度,你们可以想象一下,若是你们不在,她对我会是什么样子……”

        众人闻言均流露出同情的神情,显然,在宴席开始,宋琬清对陈青莲并无半点敬意。

        陈青莲趁着抹眼泪的间隙,看了眼众人的表情,又哭的更伤心了,“我虽为侯府主母,但是身份地位,根本不值一提,我想要加害清儿,也只是为自己谋一条生路呀。”

        此言一出,很多人立刻改变了风向。

        “定安侯夫人太可怜了,贵为主母却被嫡女打压,过的是什么日子呀。”

        “可不是,所以呀,起了杀心也是情有可原。”

        “我听说,前阵子这宋琬清还抢了宋知秋的嫁妆,这当娘的心里能不恨嘛。”

        宋琬清冷笑一声,“陈青莲,人在做天在看,究竟是你一再欺负我没了亲娘,还是我三番五次故意跟你作对,我不想与你争辩,不过你的话倒是提醒我了。”

        她顿了顿,又扬声道,“我也该为自己谋一条生路。”

        陈青莲眯了眯眼睛,不知道宋琬清搞什么,“清儿,你的话母亲听不懂,你贵为侯府嫡长女,又有老国医撑腰,谁能把你怎么样?”

        “侯府嫡长女?”宋琬清忽然笑了,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从我娘去世之后,我这嫡长女在侯府早就如履薄冰了。”

        陈青莲脸色微变,“你到底想怎么样?”

        “怎么样?很简单。”宋琬清转而面向所有人,“我要大家给我做个见证,今日我和陈青莲已经结下生死大仇,我要搬离定安侯府!”

        什么?

        所有人都是一惊,显然没料到宋琬清会说出这样的话。

        “清儿,你尚未婚嫁,怎能搬出去?”陈青莲决不能放她走,“你这样做,岂不是伤了你父亲的心?”

        “我父亲?”宋琬清字字清晰,“若他知晓今日之事,愿意杀了你为我报仇,我便认他这个父亲,乖乖搬回来,否则……”

        她冷冷道,“我与定安侯府,亦是恩断义绝!”

        “长姐,你疯了?”宋知秋忍不住惊呼起来。

        这个没出阁的姑娘,竟敢与家人决裂,这种事儿前所未有,闻所未闻!

        其他人也立刻交头接耳起来,有人称赞宋琬清果敢、有魄力,但更多的人都觉得她疯了。

        “清儿,刚刚的话,母亲当做没听见,你莫要再提。”陈青莲好不容易缓过来一口气,继续留人。

        宋琬清回头凝视她,“我说到做到!”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通报声。

        “报!长公主驾到!静妃娘娘驾到!”

        biqigezw.com            biquku.net            jbiquge.com            37zw.cc  



        ibiquge.com            biqugei.com            37xs.net            36xs.com



        yifan.net            shuosky.com            biqugem.com            36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