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你要背上弑母之罪吗

第五十一章 你要背上弑母之罪吗

        “母亲,你怎么了?”宋知秋吓的脸色惨白,立刻扑了过去。

        陈青莲内心惊惧不已,浑身都在发抖,这是她第一次明显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

        她此时根本说不了话,剧痛让冷汗一阵接着一阵。

        怎么会这样?

        难道是他们送错了餐具,自己的餐具被下了醉阎王?

        想到这儿,陈青莲用仅剩的力气一把抓住了宋知秋的胳膊,宋知秋那里有解药。

        “母亲?”宋知秋并没有明白陈青莲的意思,“你是不是很难受?”

        李院首上前,直接掏出了碧玉瓶子,“夫人恐怕也中了千金散的毒,这是解药,侧王妃快给她服下。”

        宋知秋迟疑了一下,还是接过了黑色的药丸。

        “母亲……”她犹犹豫豫的把药丸送到陈青莲嘴边,“李院首说这是解药,你……要不要吃?”

        陈青莲死死闭着嘴,冲宋知秋疯狂使眼色。

        “这确实是解药。”这个时候,没想到宋琬清竟然清醒了很多,“知秋,快给你娘服下。”

        陈青莲依旧用力闭着嘴,惊惧的看着宋琬清,她暗道宋琬清这是回光返照、命不久矣,她决不能吃下假解药。

        “沉鱼,”宋琬清冷声吩咐道,“去帮帮侧王妃,让夫人马上服下解药。”

        “是。”沉鱼让旁边的婢女扶着宋琬清,起身往陈青莲那走去。

        陈青莲拼命摇头,“不,我不吃!”

        沉鱼从宋知秋手中拿过解药,放到了陈青莲嘴边,另一手捏住了陈青莲的下巴。

        “沉鱼,你在干什么?”宋知秋到现在整个人都有些蒙,可见沉鱼对陈青莲如此粗鲁,她立刻变了脸色。

        “侧王妃,如果夫人不马上服下解药,可能会有性命之忧。”沉鱼看起来异常冷静,手上一用力,就要掰开陈青莲的嘴。

        陈青莲再也顾不得其他,她用尽全身力气,一把推开沉鱼。

        “我不吃,什么解药?我看是毒药。”她捂着胸口,抓住宋知秋的胳膊,“知秋,送母亲回寝房。”

        “好。”宋知秋忙扶着陈青莲就要离开。

        然而,宋琬清怎么可能轻易放他们离开?

        她艰难的起身,几步追上去,拦住她们,“你我同时中毒,你怎么能怀疑是我下毒?”

        “……”陈青莲有些站不稳的靠着宋知秋,“让……开!”

        “你既然说今天的宴会,是为了击破流言,那这解药……”宋琬清拿过沉鱼手里的黑色药丸,“吃下吧。”

        陈青莲怒不可遏,再耽误下去,她必死无疑。

        她没有心情演戏了,一把将宋琬清手中的药丸打掉,“滚开!”

        “夫人,这真的是千金散的解药,”李院首苦口婆心,“您就快吃下吧!”

        “宋琬清,你就这么想我死是嘛?”陈青莲真的没有时间了,她吩咐宋知秋,“马上让侍卫进来,拿下宋琬清,先送入地牢,等侯爷回来处置。”

        她冷冷的看着李院首,“如果有人阻拦,一并拿下!宋琬清以毒弑母,老国医回来也救不了她!”

        宋知秋点了点头,立刻吩咐下去。

        “陈青莲,你之所以不肯吃千金散的解药,”宋琬清勾了勾唇,“是因为你知道,杯子里的毒,根本不是千金散!”

        众人一听,瞬间惊得瞪大了眼睛。

        陈青莲捏紧了宋知秋的手,哆哆嗦嗦的开口,“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是不懂吗?”宋琬清随手拿起旁边的酒杯,“你是不敢懂,因为这毒是你下的,你想毒死我。”

        “简直一派胡言!”陈青莲快要站不住了,“侍卫呢?马上拿下这个不孝女!”

        很快,有一小队带刀侍卫冲了进来,当真要拿下宋琬清。

        “我看谁敢?”宋琬清高呼一声,随后举起了手中的酒杯,“陈青莲,今日若有人敢动我一根汗毛……”

        她用力摔碎了酒杯,“我势必跟你不共戴天!”

        “还愣着干什么?”事已至此,陈青莲已经没选择,宋琬清必须杀!

        她沉声命令侍卫,“拿下宋琬清,她若反抗……就地正法!”

        然而,陈青莲话音一落,外面忽然传来一阵轻笑。

        “呵呵……”这声音低沉悦耳,却有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恐惧。

        “本王倒不知定安侯夫人何时有这么大的权利了?”

        众人震惊的往门口看去,只见端坐在轮椅的萧九安出现了。

        他一身黑色玄边锦袍,手中的银骨扇一下一下敲着另一只手的虎口,脸上虽挂着笑容,却让人感觉不到半点笑意。

        陈青莲情绪一阵翻滚,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母亲!”宋知秋吓哭了,“你怎么样?现在怎么办呀?”

        萧九安来了,她们动不了宋琬清了。

        “解药……”陈青莲知道自己走不了了,她虚弱的开口,“醉……阎王的解药……给我。”

        宋知秋先是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立刻掏出解药喂陈青莲吃了下去。

        看到萧九安,宋琬清同样惊了一下。

        摔杯为号,来的人不应该是师父凛刀吗?怎么九王爷也来了?

        她此时没心思想这些,看陈青莲着急的吃下解药,她冷笑一声,“狐狸终于露出尾巴了?醉阎王?陈青莲,你真是好歹毒的心思。”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醉阎王,我不懂。”陈青莲继续装傻。

        “不懂吗?”宋琬清勾了勾唇,没有说话,似乎在等什么。

        片刻后,陈青莲竟又吐了一口血,整个人完全倒在了宋知秋身上。

        怎么会这样?

        陈青莲不解的看着宋知秋,她已经服下解药,为什么还会吐血?还这么难受?

        她抓住宋知秋的手,“怎么回事?那不是解药吗?”

        “是呀。”宋知秋同样心急如焚,“没错,就是这个。”

        萧翊交给她毒药的时候,同时也给了她解药,为的是防止意外发生,他们改变主意,想留宋琬清一命。

        陈青莲害怕极了,她看了看宋琬清,又看了看李院首等人,现在能救她的只有他们了。

        她不能死。

        想到这儿,她咬牙看向宋琬清。

        “宋琬清,我承认,是我在你杯中下毒,可现在我也中毒了,必定是你所为!”

        “你当真要当着这些人的面,毒死我,背上弑母之罪吗?”

        biqigezw.com            biquku.net            jbiquge.com            37zw.cc  



        ibiquge.com            biqugei.com            37xs.net            36xs.com



        yifan.net            shuosky.com            biqugem.com            36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