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重来一百遍也会杀了他

第四十三章 重来一百遍也会杀了他

        宋琬清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她有种犹在梦中的感觉。

        回过神之后,她才发现自己没在景清阁,而床边趴着一个打扮陌生的女人。

        她立刻害怕的缩在了角落。

        女人被惊醒,抬起头,温声道,“小小姐,你醒了?”

        宋琬清惊得瞪大了眼睛。

        女人一身素衣,脸上未施粉黛,头发也只是简单的束在头顶,周身没有一件装饰。

        宋琬清认识她,她是母亲沈月身边的侍女,碧芸。

        可碧芸很久之前就被宋青山杖毙了,她当时为此跟沈月哭闹了很久。

        她怎么会看见已经死了的人?

        难道她……已经死了吗?

        “小小姐别怕,是我,芸姨,”碧芸试探的伸出手,“我没死,当年是九王爷救了我。”

        芸姨没死?

        宋琬清几乎是扑了过去,一下子抱住了碧芸,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昨夜的一切依旧历历在目,所有的惊恐和委屈,在这一刻全部倾泄出来。

        芸姨于她,跟母亲相差无几。

        沈月作为后宫医女,大多时间都不在侯府,都是芸姨抱着小小的宋琬清,哄她、陪她玩。

        她从未想过会再看见芸姨,更没想过是这种时候。

        “乖,没事儿了,没事儿了。”碧芸一下下轻拍宋琬清的后背,眼睛因为心疼而红了又红,“小小姐,你做的非常好,若是你娘在,她也会夸你。”

        宋琬清全身都在抖,“可是……我……我杀人了。”

        “你若不杀他,他便杀你。”碧芸的声音不禁哽咽起来,“小小姐,这就是京城皇都最真实的一面。”

        宋琬清自然知道,可第一次直面这些,她还是控制不住的害怕。

        “小小姐,你身上的伤,我都处理好了,你注意近期不要碰水,女孩子可别留了疤了。”

        碧芸跟着沈月自然也学了不少医术,她后怕的摸了摸宋琬清的脸,“幸好你的脸没事了。”

        宋琬清扯了扯嘴角,“芸姨,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是九王爷救了你?”

        “是,当年在侯府,我晕死了过去,被扔在了乱葬岗,是九王爷的人把我带了回去。”碧芸一脸感激。

        宋琬清皱了皱眉,“可……他为什么要救你?”

        她很难把萧九安跟救人两个字联系到一起。

        “你不知道吗?”碧芸微微惊讶,刚想说什么,就听见外面传来敲门声。

        “芸姨,琬清姑娘醒了吗?”是凛刀的声音,“我们王爷来看她了。”

        碧芸面色一喜,立刻起身开了门,“小小姐醒了,九王爷请进。”

        凛刀将萧九安推进了房内,便跟碧芸一起去外面候着了。

        萧九安抬眸看去,宋琬清又抱着自己缩到了墙角,此时看他的目光有掩饰不住的怯意。

        他转动轮椅上前,没头没尾的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十……十七。”一开口,宋琬清的声音还是有些发抖。

        萧九安又看了她一眼,他一直以为宋琬清只有十五,没想到已经十七了。

        比自己小了八岁。

        他再次开口,“你知道本王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几岁吗?”

        宋琬清摇了摇头。

        “七岁!”

        宋琬清瞬间瞪大了眼睛。

        七岁?

        她七岁的时候,沈月还活着,她还是个单纯、快乐、有母亲疼爱的小女孩呢。

        她很难想象萧九安的七岁是什么样。

        “那时候,本王的母妃病重,危在旦夕,那些人却只想看着我哭,不肯找太医,不肯救人。”

        萧九安的声音跟着回忆渐渐飘远,“本王抽了侍卫的刀,杀了其中一个婢女。”

        宋琬清惊得张大了嘴巴。

        “本王是皇子,就算再不受宠,杀几个婢女也没人能把本王怎么样,剩下的人瞬间就怕了,很快找人来救了本王的母妃。”

        萧九安眸色幽深的看向宋琬清,“七岁那年杀的第一个人,本王从未后悔过。宋琬清,本王问你,昨晚之事,若是重来,你会怎么做?”

        “杀了他。”宋琬清的眼中渐渐燃起火,“重来一百遍,我也会杀了他。”

        因为每一次回忆,她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坚决的杀意,她只要有片刻的犹豫,丧命的人就是她。

        她明白了萧九安的意思,身心一点点冷静下来。

        她很快下了床,跪在地上,“谢九王爷相助,大恩大德,清儿磨齿难忘。”

        “昨日,是凛刀私自将你带回来,与本王无关。”萧九安神色淡淡,垂眸看过去。

        小丫头只穿了一身白色中衣,整个人看起来更加消瘦、单薄,肩膀的伤隐隐能看见血迹。

        宋琬清一噎,只好道,“总之,谢过九王爷。”

        萧九安似乎只是为了来解开她的心结,见她眉目终于舒展开,便转动轮椅离开了。

        宋琬清披了衣服送他出去,看见凛刀,她几步跑上前,“师父,昨晚幸亏有你教的左手剑,你救了徒儿的命。”

        她开始跟凛刀学功夫的时候,右手被藤鞭所伤,凛刀便建议她学左手剑,说左手剑最是出其不意,是保命的好招式。

        “琬清姑娘,其实左手剑是王……”

        “咳咳!”萧九安忽然咳了两声。

        凛刀的话被打断,他看了萧九安一眼,才转向宋琬清继续道,“没什么,有用就好。”

        “小小姐,”碧芸在旁边问道,“可有什么打算?”

        宋琬清点了点头,“一会儿我便回去了。”

        “回去?”碧芸一脸担心,“虽说杀手是楚王的,但是跟侯府脱不了干系,你若回去……”

        “现在还不是离开的时候。”宋琬清肯定的说道,又问碧芸,“芸姨,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吗?”

        碧芸摇了摇头,“小小姐,我现在住在清音寺,您若是找我,可派人传话。”

        “好。”宋琬清点了点头,没有强求。

        她知道,这么多年芸姨都没有现身,自然是有了自己的生活。

        “九王爷,”碧芸恭敬的看向萧九安,“今日,谢谢您让我来,若是没有其他事儿,我就先回寺里了。”

        萧九安点了点头。

        碧芸离开没多久,沉鱼便来了。

        原来是萧九安的人在景清阁留了纸条,让沉鱼一大早过来接宋琬清。

        “小姐,不好了!”小丫头说话直哆嗦,“侯爷和夫人早上忽然来了景清阁,见您不在,发了好大的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