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宋琬清第一次杀人

第四十二章 宋琬清第一次杀人

        当天晚上,宋琬清睡得就不怎么踏实。

        她了解萧翊的性格,今日来说了那么一番话,恐怕动手就是这一两日的时间了。

        白天,宋琬清从侯府离开后,便去镖行请了几个打手,此时都守在景清阁暗处。

        可她心中也明白,萧翊是皇子,他能找到的杀手……绝不是那些镖师能应对的。

        躺在床上,她脑子特别清醒,但是又很困,迷迷糊糊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了打斗声。

        黑暗中,宋琬清瞬间睁开了眼睛,外面的声音也没了。

        那些镖师都死了。

        如此短的时间内,杀了那么多镖师,来人果然是一等一的高手。

        她的心跳特别快,浑身都在发抖,重活一世,她再次如此清晰的感觉到死亡的恐惧。

        或许,她真的活不过今晚了。

        宋琬清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极轻的脚步声,她尽量控制自己的呼吸,藏在被褥下的手,握着一把极其锋利的匕首。

        杀手在慢慢靠近。

        宋琬清背对着门,整个人绷成了一根弦,握着匕首的手心里全是汗。

        与此同时,战王府内,凛刀在床上辗转反侧,他怎么就想不明白,琬清姑娘多好一个丫头,他家主子怎么就不管呢?

        他实在是躺不住了,出门上了萧九安寝房的屋顶,在上面唉声叹气。

        萧九安睡眠极浅,凛刀来的一瞬间他就睁开了眼睛,眼底杀机四射,但他很快就判断出来人是凛刀。

        凛刀怎么没去定安侯府守着?

        他坐起身,冷声道,“滚进来!”

        片刻后,凛刀跪在了房间中间,“王爷,我还是觉得应该……”

        萧九安气得咬牙切齿,“你腿也断了吗?你再去,是准备给她收尸吗?”

        “王爷?”凛刀激动地抬起头。

        “赶紧去救宋琬清!”萧九安几乎是一掌把人拍了出去。

        “是。”屋外,凛刀爬起来,就飞快的向定安侯府掠去,他一定要救下宋琬清。

        萧九安索性不睡了,他没想到凛刀白天竟然没听懂自己的话,这会才过去……只怕那丫头凶多吉少了。

        景清阁内,杀手的匕首在月色下泛着寒光,用力向床上的人刺了过去。

        宋琬清一个翻身,躲开了。

        她毕竟从小学过些功夫,身手还算伶俐,不过亵衣被隔了一道口子,皮肤也擦了一道口子。

        杀手明显一愣,他没想到眼前的娇小姐竟然能躲过这一刀。

        他反应极快,挥起匕首,立刻又向宋琬清刺了过去。

        宋琬清再次躲过去,这次,匕首擦过肩膀,留下一道不浅的伤口,顿时血流如注。

        然而,让杀手再次意外的是,宋琬清躲过匕首之后,竟然没有躲远,反而向他靠近了一些。

        杀手很快意识到宋琬清是要反击。

        他眼中跳跃起兴奋的光芒,如果换个地方,换个身份,眼前的小姑娘倒是适合培养成顶级的杀手。

        他戏谑的看着对方,毕竟,在他面前,宋琬清的刺杀就像是儿戏。

        他在宋琬清刚要有所动作一瞬间,便控制住了她的右手,然而,他眼中的得意还未扩大,忽然,胸口传来一阵剧痛。

        杀手不可思议的看了眼插在自己胸口的匕首,又看了看对面女孩眼中更为兴奋的光芒。

        “左手剑!”杀手后退一步,一手扶着桌子,稳住了身形,“你竟然会左手剑?”

        反击成功的兴奋之后,宋琬清心有余悸,她惴惴不安的看着杀手。

        似乎在等待什么。

        杀手冷笑一声,“还真是可惜了,但是,你今晚必须死!”

        他再次抬手,想要冲上前杀了宋琬清,然而,他刚迈出一步,便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匕首……有毒!”

        紧接着,整个人无力的倒了下去。

        宋琬清瘫坐在床上,大口大口喘着气,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这是她第一次杀人。

        这时,外面再次响起脚步声。

        还有人?

        宋琬清没想到萧翊这么高看自己,竟然派了不止一个杀手杀她。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床将死人胸口的匕首拔出来,然后紧握着,整个人躲在了角落里。

        凛刀进了景清阁,就看见一地的尸体。

        他心头大叫不好,自己应该是来晚了,便心急如焚的冲进了宋琬清的闺房。

        一进去,便看见倒在地上的杀手,却不见宋琬清的身影。

        “琬清姑娘?”凛刀试探的喊了一声。

        没有回应。

        “琬清姑娘,是我,我是凛刀!”

        依旧没有回应。

        凛刀心急如焚,难道自己来晚了?人被掳走了?

        他转身就要出去追,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细碎的声响。

        “师……师父……”宋琬清用尽全力喊出两个字,便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凛刀几步上前,就见小丫头浑身是血,一只手死死握着匕首,即使晕了也掰不开。

        他心头一紧,小心翼翼的将人抱起,在夜色中飞奔回了战王府。

        很快,便有人给宋琬清处理伤口。

        萧九安和凛刀在外面等着,一主一仆都沉默着不说话。

        好一会儿,萧九安才缓缓开口,“你在怪本王?”

        “凛刀不敢!”

        “你这是不敢的态度?”萧九安当真是气笑了,白天,他的话说的不够明白吗?这小子怎么就没听懂呢?

        “王爷,”堂堂战王贴身侍卫竟然哭了,“你知不知道,我要是晚去一步,琬清姑娘就没命了。”

        萧九安皱了皱眉,“可据本王所知,杀手死在了宋琬清的闺房里。”

        凛刀愣了一下,“王爷派人过去了?”

        “不然呢?留下一地残局,等着明天宗人府去拿人嘛?”

        凛刀抹了一把脸上的泪,原来他家王爷也不是这么无情。

        他看起来格外委屈,“您没看见,我冲进去的时候,只看见一地的血,我喊了好几声,琬清姑娘都没有出来,我差点就走了。”

        “她当时肯定吓坏了,她才十几岁,还是个没嫁人的小姑娘,遇到这种事儿,没有一个家人愿意帮她……”

        他说着说着又开始哭,“太可怜了,呜呜呜……”

        萧九安看了眼房门,“第一次杀人,怎么可能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