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最危险是你自己

第四十一章 最危险是你自己

        第二天天还没亮,宋琬清就去了战王府。

        凛刀出来接的人,就看见小丫头在那偷偷抹眼泪。

        “琬清姑娘……”

        “师父,我要见九王爷。”宋琬清声音有些哽咽,眼泪不知不觉又掉下去。

        “好,好。”凛刀连着应了两声,“王爷在后院用早膳,我现在带你过去。”

        “恩,谢谢师父。”宋琬清吸了吸鼻子,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

        到了门口,凛刀让宋琬清在外面等着,他一个人先进去通报一声。

        “王爷,琬清姑娘来了。”

        萧九安吃饭的动作顿了一下,将嘴里的东西完全咽下去才开口,“这么早?”

        “我去接人的时候,发现她正悄悄擦眼泪呢。”凛刀叹了一口气,“估计又在侯府受了委屈。”

        萧九安放下碗筷,他所认识的宋琬清,可不像是受了委屈会偷偷哭的人。

        更不可能跑来他这儿哭。

        “人呢?”

        “在外面,说是要见您。”

        “让她进来吧。”萧九安又补充了一句,“再添副碗筷。”

        这个时间过来,肯定是没用膳。

        凛刀站着没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说!”萧九安的语气颇为不耐烦,他这个贴身侍卫已经开始胳膊肘往外拐了。

        “九王爷,这丫头八成是遇到困难了……”凛刀迅速看了自家主子一眼,才大着胆子说道,“您若是能帮……就帮帮吧。”

        “何时轮到你来教本王做事了?”

        “小的不敢。”凛刀赶紧出去把人叫了进来。

        宋琬清一进门,就跪在了萧九安跟前,“小女有一件事,请九王爷出手相助!”

        萧九安皱了皱眉,“起来说话。”

        早春的清晨还凉着呢,小丫头也不知道在外面等了多久,此时冻得鼻头都是红的,一双眼睛也跟兔子似的,看起来着实让人心疼。

        “先陪本王用了早膳。”他示意宋琬清坐下。

        “九王爷……”宋琬清心中着急,她做了一晚上噩梦,都是外祖父在外面被害的场景。

        她真的怕死了。

        外祖父是她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她前世因为愚蠢连累了他,这一世,她一定要救下他。

        “用膳!”萧九安的语气加重了几分。

        宋琬清不敢再多言,现在萧九安是唯一能帮上她的人,她不能惹他生气。

        于是,她小口吃着东西,一直留意着萧九安,心中只盼望他赶紧吃完。

        萧九安自然注意到了小丫头的异常,也知道她这是遇到了难事,看她脸色终于缓和过来,便适时的放下了筷子。

        他看出来了,事情不解决,这丫头也吃不下。

        果然,见他放筷子,宋琬清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眼神迫切的看着他。

        “去书房说吧。”

        闻言,凛刀对宋琬清点了点头,便推着萧九安去了书房。

        宋琬清赶紧跟过去,等房门一关,她又跪了下去,“九王爷,还差一副药,你体内的毒就能解了。”

        萧九安瞬间明白了她的意图,心中莫名有种烦躁。

        “九王爷,这一副药,我暂时还没考虑好,但是我保证,我一定会及时送到战王府。”

        萧九安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说吧,这次想交换什么?”

        被他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宋琬清瞬间有些无措,踌躇了一下才开口,“请九王爷救救我外祖父。”

        “老国医?”萧九安没太明白,“老国医不是在外面云游,他有什么危险?”

        “萧翊……萧翊动了杀心。”宋琬清的声音都在发抖,“我怕他们已经不想让我外祖父回到京城。”

        萧九安的脸色沉了沉。

        老国医救过两朝天子的命,在大雍,桃李满天下,更是救人无数。

        他云游的时候,也是一边游玩,一边行医救人。

        所以,他不光是在皇宫和京城,在整个大雍都是极具影响力。

        萧翊想杀老国医,此事若是传出去,他们萧家还真是成了所有人的笑柄。

        他抬眸看向小丫头,“可若是要动手,恐怕,最危险的是你自己吧。”

        “我自己可以应付。”宋琬清知道萧九安这是打算帮忙了,她脸上浮现出喜色,“我只求九王爷的人安全的带回我外祖父即可。”

        “用第三副药换?”

        宋琬清点了点头。

        “这可是最后一副药!”

        “是!”小丫头语气坚定,眼神更坚定。

        “老国医云游在外,飘忽不定,想找到也不容易,”萧九安话锋一转,“可他们想杀你……”

        他动了动手指,意思易如反掌。

        “没那么容易!”宋琬清眸底浮现狠色,“这一次,我不会让他们轻易如愿。”

        她恳切的看着萧九安,“九王爷,我已经决定了,请您帮我!我外祖父这次云游的路线,我写给您,一定要让您的人先找到他。”

        “你知道?”

        “是,外祖父出发前曾经跟我说过。”宋琬清撒了谎。

        老国医并没有说过,是前世,老国医回来后,跟她一一说过那些地方,她都记得。

        那时候,她还憧憬着,自己以后也要亲眼去看看,却没想到……她早就没了以后。

        萧九安终于点头同意。

        “谢谢九王爷。”宋琬清心头的大石头终于放下,有些开心的看向凛刀,“谢谢师父。”

        凛刀像一个老父亲一样,满脸心疼,扭过头不敢跟宋琬清对视。

        送走了小丫头之后,他才跪在了萧九安跟前。

        “倒是有趣,今日你们这一个两个,都格外愿意跪本王。”

        “王爷,咱们真的不管那丫头吗?”凛刀急死了,“若是楚王找了杀手,小丫头学的那点功夫,根本不够看!”

        “你是本王的侍卫,什么时候学会操心别人的事儿了?”

        凛刀有些气鼓鼓,“琬清姑娘不是别人!”

        他第一次有胆子跟萧九安对视,“她叫我一声师父,我就不能不管她。”

        萧九安手中的银骨扇,用力的敲在了他脑门上,“她又不是叫本王师父,本王凭什么管她?”

        凛刀傻乎乎的还想争取。

        萧九安无语,“你是想让本王坐着轮椅去侯府埋伏吗?自己的事,自己不会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