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老国医您后继有人了

第三十八章 老国医您后继有人了

        比所有人都合适?

        此话一出,不光是陈青莲,就连薛长贵等人脸色都变了变。

        薛长贵最先反应过来,起身拱手恭喜宋琬清,“大小姐能找到这样合适的人,我替大小姐高兴,也替咱们广生堂高兴。”

        其他人尴尬的点了点头,看向薛长贵的眼神都多了几分同情和心疼。

        陈青莲心中大喜,宋琬清果然太嫩了。

        就算宋琬清找来的人真的更合适广生堂,让宋琬清暂时得益,可她却会因此伤了其他医馆和药铺的心。

        以后,陈青莲只需要一点手段,绝对会将他们拉拢过来。

        她站起身,掩饰住眼中的开心,摇了摇头道,“清儿,你这样说未免也太让薛长贵寒心了,他做了这么长时间的薛掌柜,就算是犯了错,母亲也相信此时没人比他更合适。清儿……”

        “真是难得!”宋琬清打断了陈青莲的话,“我们竟然想到一起了。”

        “什么意思?”陈青莲皱了皱眉。

        所有人都看向宋琬清。

        “我说的最适合的掌柜人选,”宋琬清抬起手,指向旁边,“自然是薛叔了。”

        “啊?”薛长贵惊得瞪大了眼睛。

        其他人也都是又惊又喜。

        只有刚刚还帮薛长贵讨公道的陈青莲沉了沉脸,“清儿,你在说笑吗?我承认薛掌柜确实是合适的人选,但是若是让他继续留在广生堂,恐怕……”

        “怕春生兄弟不同意吗?”宋琬清挑眉看着陈青莲。

        陈青莲的脸色瞬间白了几分,“什么兄弟,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兄弟?”薛长贵也意识到不对劲儿,“春生还有兄弟?他倒是没说过,跟他的病有什么关系吗?”

        宋琬清冷笑一声,“跟他的病倒是没关系,不过跟薛叔的误诊倒是关系很大。”

        众人不解的看着宋琬清。

        “沉鱼,你说说吧,刚刚你都看见了什么?”

        “是,小姐。”沉鱼冲陈青莲哼了一声,才扬声开口,“我刚才奉小姐之命,偷偷跟着春生他们的马车,到了春生的家,原来春生有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兄弟。”

        薛长贵瞬间明白了,“大小姐,你的意思……前后来广生堂的春生,根本不是一个人?所以我才会犯了这么明显的错误?”

        宋琬清点了点头。

        “大小姐,谢谢大小姐。”薛长贵几乎喜极而泣。

        事情发生之后,需要离开广生堂固然让他难过,可是犯了如此愚蠢的错误才是日夜折磨他的元凶。

        他立刻跪了下去,“大小姐,你这是救了老头子一条命呀!”

        其实,就算是他拖家带口的逃回老家,也会被这件事一直折磨,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薛叔,你快起来!”宋琬清上前,将人扶起,“这么多年,我不闻不问,直接把广生堂丢给你一个人,说好听点,是我信任您,可……也是我不负责任。”

        她看了眼旁边的陈青莲,“也给了某些人错觉,让他们想在广生堂闹幺蛾子,薛叔你放心,以后,我跟你一起,广生堂发生任何事儿,我们一起解决。”

        “好,好好。”薛长贵激动地老泪纵横,“若是老国医回来了,看见大小姐成长的这么快,一定会很开心。”

        他擦了擦眼泪,“你母亲泉下有知,也会因你骄傲。”

        事已至此,所有人都很开心,围着宋琬清有说有笑。

        陈青莲恨得咬牙切齿,知道自己又败了,便打算离开,却没想到被宋琬清叫住了。

        “陈青莲!”宋琬清直呼她的名字,“这件事,你不想解释些什么吗?”

        陈青莲脸色难看至极,“宋琬清,名义上我是你的母亲,你这样直呼我的名字,眼中可有半点规矩?”

        “我说过,你不配我喊一声母亲,”宋琬清眼神微寒,“现在更不配了。”

        “你!”陈青莲浑身发抖的指着她,“你等着,我回去告诉你父亲,让他好好教教你规矩。”

        宋琬清几步上前,拦着她,“春生兄弟说了,是有人给了他们二十两银子,让他们来广生堂闹了这么一出……”

        她挑了挑眉,“这人会是谁呢?”

        “我哪知道?”陈青莲面色一阵白一阵红,“宋琬清,让开!”

        “我当然会让开,”宋琬清依旧站着没动,“薛叔,记得一会儿带人去报官。”

        “是,大小姐!”

        陈青莲简直要气疯了,一把推开宋琬清,带着人狼狈的离开了。

        她知道,宋琬清这个小贱人真的不能再留了!

        明日便是萧翊和宋知秋回门的日子,他们必须商量一下,快点除掉宋琬清。

        “大小姐,”薛长贵几步上前,“真的要报官吗?此事……是夫人所为?”

        “应该是她。”宋琬清收回目光,“报官就不必了,这不是什么大事儿,就算查出来她是幕后主使,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是,不过此事明显激怒了夫人,”薛长贵有些担心,“大小姐在侯府,要万事小心。”

        “放心吧,我待不了多久了。”宋琬清招呼沉鱼离开。

        待不了多久?

        薛长贵注视着宋琬清的背影,自言自语道,“老国医,您后继有人了!”

        宋琬清回到侯府后,果然宋青山又叫她去了主院。

        不过这一次,宋青山没敢在打她,而是让她去祠堂跪着,“你简直越来越无法无天,连你母亲都不放在眼里,给我跪着,跪到愿意认错为止。”

        “我没错,也不会去跪。”宋琬清站得笔直,“如果以后父亲没办法做到公正,也不用再喊我来主院了。”

        她说完转身就走。

        “宋琬清,你给我站住!”宋青山当即气得直跺脚,“你眼里还有没有侯府?有没有我这个爹了?”

        宋琬清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一次次伤害她,让她失望,这样的爹,她宁愿没有。

        “小姐,”出了主院,沉鱼才敢开口,“您这样……侯爷肯定要气死了。”

        “他气不气又能怎样?”宋琬清满脸不在乎,“他不气,也不会给我做主,他气了,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她站在偌大的侯府中,环目四周,只觉得孤寂、寒冷。

        沈月去世之后,这里早就不是她的家了,又或者……这里从来都不是她们母女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