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夫人,鱼已经上钩了

第三十五章 夫人,鱼已经上钩了

        “林掌柜这是打算认了夫人为主子了?”宋琬清笑了笑。

        “小的不敢。”林宏盛面上毫无惧色,“小的也只是为大小姐考虑,您年纪还小,又无管理铺子的经验,何必一时任性,害人害己呢?”

        其实,若是别人小姐,到了出嫁的年龄,家中早就找人教授了这些管家的事宜。

        上辈子,宋琬清在侯府的时候,陈青莲什么都没教,她只当陈青莲是疼爱自己,却不知这种溺爱,只是为了给宋知秋铺路。

        宋琬清嫁入楚王府之后,对账目等依旧一问三不知,她手中无权、无财,自然也没下人真正把她放在眼里。

        后来,宋知秋时常去楚王府看她,她甚至将一些账目上的事儿交给宋知秋去处理。

        这一世,宋琬清不会再犯傻。

        林宏盛见宋琬清没再开口,转身就要走。

        “站住!林掌柜要走可以,留下掌柜钥匙。”

        “……”林宏盛震惊的回头看她,“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林掌柜不服从,那便换了人来好了。”宋琬清提了提嘴角,“我还是有这个权利吧?”

        林宏盛恨得咬牙,却也不敢再离开,乖乖的回到了原地,“小的不敢不服从。”

        宋琬清又吩咐了一些事儿,便让他们离开了。

        林宏盛带着人直奔落霞苑。

        “夫人,这大小姐实在是太过分了,”他气得不行,“年纪小小,什么都不会,就想夺权了!”

        陈青莲冷笑一声,“她要玩,你们就陪她玩嘛。”

        “请夫人明示!”林宏盛没听明白,“我们几个都是唯夫人马首是瞻,夫人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

        他身后几人连连点头。

        “她要看账,就给她看。”陈青莲喝了一口茶,“做假账不是你们的强项吗?”

        几人尴尬的面面相觑。

        林宏盛反应最快,“小的明白了,到时候,一定有一本真帐按时送到落霞苑,请夫人放心。”

        几人离开之后,陈青莲问身侧的红梅,“我叫你办的事儿,安排的怎么样了?”

        “夫人放心,鱼已经上钩了。”

        ——

        几日后的晌午,宋琬清在研究给萧九安的最后一方药。

        沉鱼进来禀告,“小姐,广生堂的薛掌柜求见。”

        “让他去前厅等一下,我换身衣服就去。”

        很快,宋琬清见到了薛长贵,“薛叔坐,今儿不忙吗?你怎么有时间过来……”

        她话没说完,就见薛长贵忽然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薛叔,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宋琬清几步上前,去拉他,“发生什么事儿了?”

        “老头子我对不起老国医、对不起大小姐的信任。”没想到薛长贵竟然哭了。

        “薛叔,有什么事儿你先起来,慢慢说,好不好?”

        沉鱼赶紧上前帮忙,两人一起把薛长贵拉起来,让他坐在了一边。

        “前几天,广生堂来了个病人,我是亲自接诊,”薛长贵擦了擦眼泪,“没想到误诊了。”

        他哆哆嗦嗦的看向宋琬清,“大小姐,是老头子糊涂了,不敢连累大小姐,老头子已经打包好东西,全家人就在侯府外的马车上,我们这就回乡。”

        他显然难受、自责至极,“这京城,我们一家也没脸待了。”

        “回乡?”宋琬清十分意外,“薛叔,先不管您是不是真的误诊,您不能说走就走呀?”

        “大小姐你放心,”薛长贵站起身,“夫人已经安排了接管的人,广生堂不会受影响。”

        “夫人?”宋琬清立刻察觉到不对劲,“薛叔,到底怎么回事儿,你跟我详细说说。”

        原来几日前,有个叫春生的人来广生堂看病,薛长贵当时给他摸脉,发现他脉搏急促有力,伴有发热、口渴的症状,是血热亢盛所致,便给他开了清血解毒降温的药。

        可就在昨日,这人竟然被抬进了广生堂,薛长贵再次摸脉,竟发现他脉搏滑涩无力,体寒体虚,竟与之前几乎相反。

        春生的家人大闹广生堂,说是薛长贵误诊,用错了药,差点害死人。

        好巧不巧,当时陈青莲就在广生堂,当即收了薛长贵的掌柜钥匙,让他立刻走人。

        宋琬清觉得不可思议,“这两种脉象,薛叔怎么可能摸错?”

        “……”薛长贵自己也想不明白,可事实就是如此,他连连摇头,“可能是年纪大了,真的糊涂了吧。”

        “这其中肯定有问题。”宋琬清得先留住薛长贵,“薛叔,你听我说,你不能走。”

        “大小姐,我真是没脸呆在这儿了。”

        “薛叔,如果我连你都保不住,”宋琬清神色凝重,“那其他药铺、医馆的人,还怎么信任我?怎么心服口服的跟着我?”

        “大小姐您放心,有老国医……”

        宋琬清打断他的话,“我不能一辈子依靠外祖父,薛叔,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查清楚此事。”

        薛长贵毕竟在广生堂干了半辈子,他也不舍得。

        “薛叔,你先回去,我现在去找夫人。”宋琬清让人送客,她带着沉鱼往落霞苑去。

        进了门,陈青莲便笑盈盈的招呼她,“清儿怎么有时间来看母亲了?快过来坐。”

        “我说过,你不配做我母亲。”宋琬清半点面子不给。

        陈青莲也不气,“你这孩子还在生气?等你做了母亲,就会明白,换做你,你也会这么做。”

        宋琬清笑了笑,“我绝不会教自己女儿偷鸡摸狗的事儿!”

        陈青莲脸色挂不住了。

        “把广生堂的钥匙还给我。”宋琬清直接要东西。

        “原来是为了薛长贵,”陈青莲挑眉,“你可知道他看错了病,差点闹出人命?”

        “把钥匙还给我!”宋琬清不接她的话。

        “清儿,我知道你与薛长贵有些感情,但是管理铺子可不能感情用事,他差点医死人,若是再坐镇广生堂,恐怕,广生堂要成为京城的笑柄了。”

        “陈青莲,你是不是忘了我的警告?”宋琬清沉了沉脸,“我说过,嫁妆也好,铺子也好,让你以后离远点!”

        “只要契约上的主子还是我,广生堂就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