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你怕有人要杀你

第三十三章 你怕有人要杀你

        “大小姐!”薛长贵率先恭敬喊了一声。

        其他人也很快三三两两的打招呼,只是相对药铺、医馆的人,另外一部分的态度就显得没那么尊敬了。

        宋琬清并不意外,商人嘛,利益至上。

        沈月活着的时候,就没怎么管过那些铺子,去世的时候,就交给了陈青莲。

        这些年,确实是陈青莲在管他们,也借此偷了不少银两。

        “大小姐,这一大早,您叫我们过来是有什么吩咐吗?”林宏盛第一个问道,“铺子里都挺忙的,您要是没什么事儿,就早点放我们回去吧。”

        “是呀是呀,大小姐,有什么要紧事儿就快点说吧。”他身后的众人附和起来。

        宋琬清目光扫过众人,缓缓开口,“今儿叫你们过来,只有一件事。”

        她顿了顿,才接着说道,“你们回去把铺子的账目理一下,三日后送来。”

        “啊?”林宏盛嗤笑了一声,“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听不明白。”

        “林掌柜管理首饰铺多久了?”宋琬清坐在太师椅上,冷冷道,“这点话都听不明白,还怎么管理一个铺子?”

        “……”林宏盛脸色微变,“大小姐误会,我的意思,您能看懂账本吗?”

        他身后一阵不屑的低笑声。

        “这么多年,一直是夫人在管理账目,小的也是担心……”

        宋琬清打断他的话,“林掌柜,需要我把铺子的地契拿出来吗?让你好好看看究竟谁是你的主子?”

        “大小姐,我也是为您考虑,”林宏盛依旧不服气,“您既没嫁人,也没管过侯府中馈,账目上的事儿,恐怕你看不明白。”

        宋琬清笑了,“林掌柜只需要把账本送来,能不能看明白,就不劳你操心了。”

        林宏盛咬了咬牙,却也只能点头同意。

        薛长贵等人倒是没有意见,宋琬清愿意接管生意,他们也替她高兴。

        宋琬清又吩咐了几句,便让众人回去了。

        不过片刻,沉鱼急匆匆的进了屋,“小姐,林宏盛领着好几个掌柜去了落霞苑。”

        “我知道了。”宋琬清不甚在意,“你收拾一下,咱们去战王府。”

        凛刀帮忙的事儿,她得去登门道谢。

        落霞苑内,林宏盛把宋琬清的话重复了一遍。

        “要看账本?”陈青莲有些意外,“她还当真要当这个主子了?”

        她没教过宋琬清管家的那些事儿,也没找人教过,宋琬清能看懂账本吗?

        陈青莲问道,“薛长贵他们什么意思?”

        “那些老家伙能有什么意思,”林宏盛撇撇嘴,“他们都是老国医的人,对大小姐自然也忠诚。”

        “那你呢?”陈青莲挑眉问道,“当年,也是老国医出手,才救下你的彩宝堂。”

        林宏盛嘿嘿一笑,“我就是个商人,利益为上,谁能帮我赚钱我就对谁忠诚,这些年,夫人给我们彩宝堂拉了多少生意,我可不敢忘。”

        陈青莲满意的点了点头,“行,我知道了,她要账本,你们给她一个账本便是。”

        “夫人,我们明白了。”林宏盛带着人走了。

        陈青莲不担心这些人会叛变,但是侯府的进账大多数来自药铺和医馆,所以,她得想想办法了。

        ——

        宋琬清到了战王府时,萧九安在檐下看书。

        “王爷,琬清姑娘到了。”凛刀领着人进来,一开口声音有些低沉。

        萧九安抬头看了一眼,便见宋琬清脸上多了道伤口,昨日凛刀回来说了,小丫头脸上的伤都好了。

        这明显是又添新伤了。

        再一眼,又看见小丫头右手上缠着红红的麻布,此时隐隐渗着血色。

        萧九安皱了皱眉,“你这样还能给本王看病?”

        “九王爷赎罪,我今日过来,就是看看九王爷,感谢一下九王爷昨日派凛刀帮我。”

        宋琬清一侧头,沉鱼立刻提着一个食盒送上前,“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自己做的药酒,九王爷可以喝一点。”

        凛刀上前收下东西,忍不住问道,“琬清姑娘怎么受的伤?”

        “我们侯爷打的。”沉鱼回答。

        “沉鱼,不许多嘴。”宋琬清笑了笑,“都是些皮外伤,很快就好了。”

        萧九安没说话,脸色却明显不太好看了。

        “九王爷,”宋琬清又凑过去,“确实还有一件事。”

        “说!”萧九安头都没抬。

        宋琬清感觉这家伙似乎生气了,却不知道在气什么,“九王爷之前说让凛刀教我点功夫,还算数吧?”

        萧九安抬头看她,语气有些哭笑不得,“你是打算学会了回去打你爹吗?”

        “没有。”宋琬清赶紧摇了摇头,“我就是想学一点……关键时候能保命的招式。”

        “你怕有人要杀你?”

        “……”宋琬清扯了扯嘴角,“不是。”

        “本王可以派几个暗卫跟着你,”萧九安一脸认真,“毕竟靠你自己,至少也要学个十年八年才有可能跟所谓的杀手过招。”

        “我还是想学。”宋琬清不敢奢望要暗卫,虽然不过是萧九安一句话的事儿,但是她现在没有筹码来换。

        看一次病,帮一次忙,她只剩最后一次机会了,不能随便用了。

        萧九安继续看书,“随你。”

        这是同意了?

        宋琬清转头去看凛刀。

        “琬清姑娘什么时候想学,可以随时来战王府。”凛刀比萧九安痛快多了。

        “谢谢凛刀侍卫。”宋琬清喜上眉梢,准备告辞,“九王爷,那没什么事儿,我就不打扰你了。”

        “等一下。”萧九安淡淡开口,“既然来了,就顺道诊个平安脉吧。”

        他又问,“左手行吧?”

        “没问题。”宋琬清立刻点了点头。

        “等我把这几页书看完。”萧九安看了眼凛刀,“招呼客人还用我教吗?端点茶水、点心给她。”

        “是,王爷。”凛刀赶紧去了。

        宋琬清一听有点心吃,眼睛立刻亮了亮。

        上次吃过战王府的点心,当真是极其美味,她去过好几个点心铺,都找不到相似的味道。

        很快,凛刀端了满满两大盘过来。

        “琬清姑娘,多吃点,我们王爷平时不喜欢吃这个。”

        宋琬清腹诽:萧九安不吃,战王府准备那么多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