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她敢来一定会后悔

第三十章 她敢来一定会后悔

        此时的楚王府,门庭若市,宾主尽欢,萧翊对定安侯府发生的一切都浑然不知。

        这是他第一次成亲,虽然只是娶侧室,但与他交好的世家嫡子都来了。

        “宋知秋在侯府虽然是庶女,但是也受尽宠爱,地位不比宋琬清这个嫡女差,”萧翊冲几个兄弟扬言,“这次嫁进我楚王府,她娘为她准备了六十四抬嫁妆。”

        “六十四抬?”伯远侯嫡子上官浩率先惊叹了一声,“我妹妹出嫁的时候也只有四十八抬,这定安侯府还真是阔绰。”

        “是阔绰?还是把宝都在了宋知秋身上?”立刻有人暧昧的提出质疑。

        上官浩低笑了一声,“定安侯一向是个聪明人。”

        眼看着吉时将至,新娘的花桥却还没有进门,萧翊刚想派人去问问,就见有人通报花轿来了。

        他心中大喜,“让花轿从正门入,然后再送到新房那。”

        按照规矩,侧室进门只能走侧门。

        “看来翊兄对宋知秋也是一片真心。”上官浩立刻奉承了一句。

        萧翊笑了笑没说话,他让花轿走正门,为的是让在座各位看看,虽然只是娶了一个侧室,但是排场却不输于任何人。

        很快,宋知秋得到了这个消息。

        “小姐,楚王对您真好,”冬蓉在花轿旁赞不绝口,“让咱们走正门,以后王府也没人敢小瞧我们了。”

        宋知秋莞尔一笑,虽然少了嫁妆,但是好在翊哥哥很在意她。

        正院中,萧翊坐在席间,眼见着花轿出现,缓缓被抬走,往新房的方向离开。

        花轿后面跟着的便是嫁妆队伍,两人一抬,火红的大箱子,让人目不暇接。

        他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见真的人在数有多少抬,他嗤笑一声,“累不累呀?六十四抬,只会多……”

        数数的人忽然停了下来,席上所有人脸色都变了变。

        萧翊纳闷的转头看去,就见嫁妆的队伍已经到头了,他蹭的一下站起身。

        这才多少抬?

        陈青莲他们敢骗他?

        众人见他脸色难看,都不敢说话了。

        “翊兄,你先别急,”上官浩出来打圆场,“说不定剩下的队伍在路上有什么事儿耽搁了。”

        送嫁的队伍怎么可能被分开?

        萧翊越想越气,大步往新房方向去,准备问清楚。

        宋知秋到了新房,便乖巧的坐在床头,等着萧翊来给她揭盖头。

        冬蓉守在门口,远远的看见萧翊来了,立刻欢天地喜的来报信儿,“小姐,楚王来了。”

        “这么快?”宋知秋心中大喜,萧翊果然在乎她。

        片刻后,萧翊进了新房,开口便不满的问道,“不是说准备了六十四抬嫁妆?你们敢骗我?”

        竟是为了这事儿。

        宋知秋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她不敢怠慢,赶紧解释,“确实准备了六十四抬,可出门的时候,宋琬清忽然出现,胡搅蛮缠,非说那些东西是她娘的,抢走了。”

        “宋琬清抢走了?”萧翊气笑了,“你们定安侯府上下连一个小丫头都摆不平?”

        “凛刀在。”

        “凛刀?”萧翊一脸意外。

        “是,说宋琬清是他们战王府的恩人,不许任何人动她。”

        萧翊没再说话,凛刀是萧九安的贴身侍卫,几乎跟萧九安形影不离,竟然会去保护宋琬清?

        应该是萧九安的意思。

        可是为什么?

        他暂时想不通,冷冷说了一句,“快点来前院接待一下客人吧。”

        说完就转身往外走。

        “翊哥哥,”宋知秋含羞带怯的喊了一声,“盖头你还没揭呢?”

        “自己没有手吗?”萧翊心情不好,没有理会宋知秋,快步离开了。

        宋知秋不敢置信的坐在那没动,翊哥哥生气了吗?她只带来了十几抬嫁妆,肯定让翊哥哥没面子了。

        都怪宋琬清,这个仇,她一定要报。

        前院里,陈青莲已经到了,静妃回宫了。

        萧翊上前不咸不淡的打了个招呼,便又去陪自己的兄弟了。

        “知秋说了,是宋琬清抢了嫁妆,这女人呀……”萧翊无奈的摇了摇头。

        “宋琬清为了救翊兄毁了脸,可见对翊兄用情至深,如今翊兄要娶她的妹妹,她自然心有不甘。”

        上官浩瘪了瘪嘴,“可一个毁了脸的女人,娶回家干什么?连花瓶都当不了。”

        其他人连连点头。

        “确实呀,对女人来说,脸最重要,这宋琬清明显没脑子。”

        “没脸又没脑子,这样的女人,我也不敢娶。”

        “听说赵侍郎家的赵西扬,就是打死小妾那个,还上门求娶了,我看他俩正合适。”

        众人一阵哄堂大笑。

        “咦,那是新娘子来了吗?”有人眼尖的发现宋知秋来了。

        萧翊回头一看,就见宋知秋带着面纱,他不喜的皱了皱眉,上前问道,“你带这东西干什么?”

        “妾身昨日染了风寒,怕不小心传染给王爷。”宋知秋低下头,不敢说出实话。

        “事儿真多。”萧翊拉着她,去跟众位兄弟打招呼。

        这时,又来人通报,说宋琬清来了。

        所有人眼睛亮了亮,都是满是期待的看向萧翊。

        “看来宋琬清还是不死心呀。”上官浩嘲讽的勾了勾唇,“她竟然敢来,翊兄就让她进来吧。”

        “是呀,让我们看看这个丑八怪到底想干什么。”其他人也一副要看好戏的样子。

        萧翊却觉得烦躁,“算了吧,今天大喜的日子,我不想看见讨厌的人。”

        “翊哥哥,”宋知秋在旁边适时地开口,“姐姐既然来了,咱们哪有往外赶的道理?”

        萧翊犹豫了一下,还是松了口,让人放行。

        宋知秋无声的勾了勾唇:她今天敢来,我一定让她后悔。

        陈青莲跟她说过,现在宋琬清的脸已经彻底腐烂,没有治愈的可能了。

        今天,她就让在座的所有世家弟子,知道宋琬清彻底变成了一个丑八怪,断送了宋琬清的姻缘。

        宋琬清不想嫁给萧翊,也别想嫁给什么好人家。

        很快,宋琬清进来了,她带着面纱,一身桃粉色裙衫,看起来明艳动人。

        她款款走到萧翊跟前,福了福身子,“见过楚王殿下,恭贺殿下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