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宋知秋的脸毁了

第二十六章 宋知秋的脸毁了

        “娘,一定是宋琬清搞的鬼!”

        宋知秋咬牙切齿,“你也看见了,她一进来,就摸了我的脸。”

        她指着宋琬清大骂,“一定是她,她不想我嫁给翊哥哥,故意搞破坏。”

        陈青莲脸色十分难看,没想到宋琬清识破了她们的伎俩,还用在了宋知秋身上。

        这些天,她每次去看宋琬清的时候,都会在手上涂满点朱砂,趁着关心宋琬清的时候,在宋琬清的脸上下毒。

        点朱砂无色无味,而宋琬清脸本就毁了,很难察觉到异常。

        她看着宋琬清的脸日益溃烂的更加严重,本以为宋琬清一直被蒙在鼓里。

        可没想到宋琬清还是发现了,还用同样的办法,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害宋知秋。

        这件事,不能善罢甘休!

        “清儿,我一直把你当成亲生女儿,而知秋也当你是亲姐姐,可没想到,你竟然如此恨她?”

        陈青莲一副伤心至极的样子,“你太让我们失望了。”

        “母亲,妹妹,我想你们误会了,我看见妹妹的脸,忍不住想起了从前的自己,才摸了摸。”宋琬清一脸无辜。

        “不可能,一定是你。”宋知秋恨死了。

        宋琬清无奈的摇了摇头,“妹妹真的冤枉我了,我的手上真的没毒。”

        “来人,打一盆水过来。”陈青莲忽然说道。

        她既然敢用这毒,相关的事情自然已经询问清楚。

        她肯定的说道,“据我所知,点朱砂遇到水就会变成朱红色,清儿,你若要自证清白,就当着我们的面,洗一洗你的手。”

        “对,洗手。”宋知秋眼神灼灼的点了点头。

        “没想到母亲对毒药倒是颇有研究。”宋琬清别有深意的说道。

        很快,水端来了。

        众人看着宋琬清。

        “真的不是我……”

        “快洗!”宋知秋上前,一把将宋琬清的手按进了水里。

        众人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注意着水的变化。

        然而,过了好一会儿,水依然清澈见底,没有变红的迹象。

        “怎么会这样?”宋知秋傻眼了。

        宋琬清心中失笑,水自然不会变红,因为她的手上确实没有点朱砂。

        点朱砂,被她下在脂粉盒里,而她刚刚摸宋知秋的脸,为的是给宋知秋脸上划伤几道极其细小的伤口。

        只可惜,这几个蠢货都忽视了点朱砂要有伤口才能下毒。

        她将手从水里拿出来,却没有接过沉鱼递过来的干巾擦手,反而过去一把抓住了陈青莲的手。

        “母亲,你现在应该相信我是被冤枉的了。”她楚楚可怜的开口。

        “变红了,夫人的手变红了。”沉鱼第一个发现异常,在旁边尖叫起来。

        宋琬清吓的赶紧松开了陈青莲的手,“母亲,怎么回事儿?你的手怎么遇水就变红了?”

        变故发生的太快,陈青莲根本来不及反应。

        “母亲,你是知秋的亲生母亲,怎么能给她下毒?”宋琬清痛心疾首的问道。

        “可……”宋知秋想说陈青莲没碰过她的脸。

        “知秋,别怪母亲,”陈青莲打断了宋知秋的话,“母亲只是不想你嫁给楚王做侧室,一时糊涂,才……”

        “母亲!”宋知秋清楚的明白陈青莲不会害自己。

        她一脸愤恨,却无计可施,“母亲,是知秋不争气,让你失望了。”

        “乖女儿,你受委屈了,你放心,这毒不出三五日,就会消散。”陈青莲心疼至极。

        宋琬清满意的看着眼前的母女。

        三五日就会消散?那是寻常的点朱砂!

        而她亲手为宋知秋调制的点朱砂,至少也要三个月才会消散。

        他们让她当了一个月的丑八怪,她自然要加倍奉还。

        “好了,这里没什么事儿了,”陈青莲此时不想看见宋琬清,“你先回去吧,一会儿一起去楚王府赴宴。”

        “好。”宋琬清带着沉鱼离开了。

        她一走,宋知秋就发飙了,“娘,我的脸肯定是宋琬清搞的鬼。”

        陈青莲点头赞同,可是没办法,他们找不到证据,再深查下去,恐怕要查出她一直给宋琬清下毒的事儿了。

        “知秋,这事儿咱们就吃个哑巴亏。”她柔声劝导起来,“你别忘了,你的脸是暂时毁了,可宋琬清……”

        她一想到今早看见宋琬清的脸溃烂成那个样子,便格外痛快,“恐怕老国医回来也没用了。”

        宋知秋终于解恨了。

        “母亲,”她又有些失落的问道,“翊哥哥为什么不同意登门迎娶我?他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知秋,别乱想了,你是侧室,这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楚王也没办法。”

        只有正室享有夫君上门迎娶的礼遇,而侧室只能由娘家送上门。

        “都怪宋琬清。”

        陈青莲又温声哄她,“整整六十四抬嫁妆跟你一起过去,多少正室也没有这个待遇。”

        “而且,等一会儿,你姨母静妃娘娘也来送你出嫁,这种待遇,宋琬清想都别想。”

        很快,静妃娘娘的轿撵到了,还带来了十抬嫁妆。

        静妃娘娘,名叫陈宜珮,是陈青莲同父异母的嫡姐,后宫四妃之一,身份十分尊贵。

        今日,她登门送嫁,确实给足了宋知秋排面。

        “知秋谢过静妃娘娘。”

        静妃皱了皱眉,“你的脸怎么了?”

        “都是宋琬清搞的鬼,她给我下毒。”宋知秋跪在地上,“请姨母为知秋做主。”

        “这个宋琬清当真变了一个人?”在静妃的记忆里,宋琬清跟她母亲沈月一样,对人都没什么戒心,对她妹妹陈青莲更是信任有加。

        可是最近发生的事儿,总让人感觉宋琬清跟从前完全不一样了。

        “是。”陈青莲点了点头。

        陈宜珮脸色沉了沉,“青莲,你要明白,有些武器可以大杀四方,但如果你得不到,那么将来被她所杀的人,可能就是你。”

        她轻咳了一声,“本宫听说清儿最近跟萧九安走得很近,你要早做打算。”

        “青莲明白。”

        陈宜珮笑了笑,转而看向宋知秋,“知秋,这次的事儿,姨母知道你受委屈了,不过你放心,楚王已经答应姨母,等你嫁过去,不日便会升你为正室,你就先忍耐些时日。”

        “谢姨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