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到底是记恨他了

第二十五章 到底是记恨他了

        萧九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他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就看见趴在床边的宋琬清。

        小丫头似乎累坏了,睡得很熟,脸上的面纱早就摘下了,眼睛周围压出来几道印子,看起来有些可爱。

        萧九安觉得这样的宋琬清,倒是像十五六的样子了。

        “王爷,您终于……”凛刀一夜未睡。

        “嘘!”萧九安看了眼宋琬清。

        凛刀压低声音说道,“王爷,琬清姑娘守了您一夜,一炷香前实在是撑不住了,才睡着了。”

        萧九安点了点头,又挥了挥手,示意凛刀离开。

        很快,房间内只剩下萧九安和宋琬清两人。

        宋琬清睡得很熟,但似乎并不安稳,这会儿她小眉头紧紧皱着,好像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儿。

        萧九安观察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宋琬清舒展开眉头。

        这丫头小小年纪有多少烦恼?

        他想象不到,也不理解,却总觉得宋琬清不该是这样,而应该像她母亲一样,无忧无虑。

        萧九安对沈月的记忆并不多,却知道,那是他最黑暗的日子里,曾经照亮过他的一道光。

        他最后一次见到沈月的时候,沈月应该已经怀了宋琬清。

        那时候萧九安也不过七八岁,他小心翼翼的把手放在沈月的肚子上,随后被里面的小丫头踹了一脚。

        想到这儿,萧九安嘴角不自觉扬起一抹笑意。

        而就在这时候,宋琬清惊醒了,“不要,不要杀我!”

        萧九安脸上的笑意僵在那,“做噩梦了?”

        “王爷感觉怎么样?”宋琬清脸上的情绪几乎瞬间就消失了,仿佛被冲刷了一样,她低着头,躲过萧九安的目光,给他摸脉。

        她眼中瞬间亮起一道光,“恭喜九王爷,您体内的毒,解得差不多了。”

        这是高兴了?

        萧九安心底失笑一声,却对宋琬清的话没什么反应,只是象征性的问了一句,“真的?”

        “当然。”宋琬清用力点了点头,“再用一次药,说不定就可以全解了。”

        萧九安别有深意的问道,“那这最后一次,本王要昏迷多久?”

        “……”宋琬清无语,“这个我也说不准。”

        “本王提醒你一句,彻底解毒以前,这件事儿最好别跟任何人提起。”

        宋琬清立刻严肃起来,“请王爷放心。”

        “恩,在外面一晚上了,回去吧。”萧九安直接送客。

        “九王爷……”宋琬清迅速看了他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萧九安了然,“所以,你每次送药来,都是有求于本王的时候?”

        “当然不是了。”宋琬清赶紧摇了摇头,“只是……若是没有解药送上,琬清不敢奢望九王爷出手相助。”

        “……”萧九安:点他呢?到底是记恨上了!

        “说吧。”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到了萧翊和宋知秋大喜的日子。

        定安侯府热闹非凡,阖府上下摆下的排场,无异于嫡女出嫁。

        火红的地毯,从侯府一直铺到楚王府,光是宋知秋的嫁妆,就摆满了院子。

        一大早,陈青莲来了景清阁。

        “清儿,昨儿送来的新衣裳,还满意吧?”

        “多谢母亲。”宋琬清已经穿上了,她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将桃粉色的衣服穿的十分俏皮靓丽。

        陈青莲勉强扯了扯嘴角,这桃红色最难穿,可没想到宋琬清能穿的这么合适。

        “脸怎么样了?”她又关切的问道。

        这段时间,几乎每隔三五天,陈青莲都会来看宋琬清的脸。

        “还是老样子。”宋琬清依旧乖乖摘了面纱,她脸上的伤竟没有半点好转,甚至看起来越来越严重了。

        陈青莲轻轻叹了一口气,一边轻轻抚摸宋琬清的脸,一边惋惜道,“真是可惜了,若是从前,我的清儿穿上这身衣服,怕是要把知秋这个新娘都比下去了。”

        “母亲说的极是,”宋琬清浅浅一笑,“清儿一定治好这张脸。”

        “……”陈青莲无语至极。

        不过她心里明白,宋琬清的脸已经毁了,以后永远都是比不上宋知秋的丑八怪。

        “母亲,不知道妹妹那边准备的怎么了,”宋琬清主动提议,“一起过去看看吧。”

        “好。”陈青莲笑着答应下来。

        一行人一起往落霞苑去。

        一路上,成排的红箱子,让人目不暇接。

        沉鱼数了数,足足六十四抬,这是嫡女出嫁,而且是嫁为正妻的规格。

        她不禁有些着急,侯府有多少银子,落霞苑又能拿出多少,谁不知道?现在这些嫁妆,肯定一多半都是前夫人留给她家小姐的。

        夫人和二小姐真是太不要脸了!

        宋琬清自然也看到了那些嫁妆,笑了笑,“妹妹真是好大的排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今日出嫁的是我呢。”

        “等清儿出嫁的时候,”陈青莲虚情假意道,“母亲再给你加十抬。”

        “那就先谢过母亲了。”宋琬清一脸乖巧。

        进了落霞苑,就见宋知秋已经穿戴整齐,准备开始化妆了。

        宋琬清几步上前,眼神羡慕,摸了摸宋知秋的脸,“如此白皙、娇嫩,真好。”

        “翊哥哥最喜欢我的皮肤了。”宋知秋一脸骄傲,“冬蓉,快,再帮我涂一些脂粉,越白越好。”

        然而,片刻后,冬蓉忽然尖叫了起来,“小姐的脸……”

        看到铜镜中的自己,宋知秋也吓的叫了起来,“啊啊啊……”

        “脸怎么了?”陈青莲立刻上前查看。

        只见宋知秋的脸上竟出现一些细小的伤口,泛着血色,脂粉都掩盖不住。

        她下意识看了宋琬清一眼,总觉得这伤跟宋琬清的很像。

        “怎么办?”宋知秋无措的哭起来,“娘,怎么办?我不能这样嫁给翊哥哥。”

        陈青莲想仔细检查一下,却在手快摸到宋知秋的时候停了下来。

        “还不马上把府上的郎中找过来。”她沉声吩咐冬蓉。

        “是。”冬蓉忙起身跑了出去。

        “母亲,不如让我给妹妹看看?”站在一边的宋琬清缓缓开口。

        “不用。”陈青莲一脸警惕。

        很快,郎中来了,立刻给宋知秋检查了一遍,“回夫人,二小姐的脸恐怕中毒了,是点朱砂。”

        “点朱砂?”陈青莲看了眼自己的手,“不可能呀,我没碰过她的脸。”

        她话音一落,就意识到自己情急之中说错了话,迅速看了一眼宋琬清。

        宋琬清徐徐开口,“点朱砂,可使伤口不停溃烂、渗血,仿佛在皮肤上点上朱砂一般,但若没有伤口,此毒便没用。”

        “是你搞的鬼!”宋知秋想起什么,蹭的一下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