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男子就可以不要脸了吗

第二十二章 男子就可以不要脸了吗

        “还有呢?”宋琬清甚至在一边坐下来了。

        赵西扬隐隐得意,从前宋琬清人漂亮,家世也好,两人境遇天壤之别。

        可天意弄人,她现在毁了容,又被楚王退了亲,到底还是落到他手里、任他搓扁揉圆了。

        他清了清嗓子,“最重要的一点,你嫁到我们赵家之后,侍奉我爹娘和我,务必用心,以前学的什么医术、拳脚,都不要再碰了,专心伺候好我们就行。”

        宋琬清点了点头,“就这些了?”

        “暂时就想到这些。”赵西扬扬了扬下巴,“这样吧,我回去再跟我爹娘商量一下,毕竟娶妻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儿,看看他们还有什么要求,我写下来,一并给你,你照做就好。”

        宋琬清差点气笑了,她转头看向早就目瞪口呆的陈青莲,“母亲觉得呢?这样合适吗?”

        “啊?”陈青莲开始装傻充愣,“说到底,是你们两个人过日子,你们自己商量就好。”

        “那轮到我了。”宋琬清浅笑着看向赵西扬。

        “什……什么意思?”赵西扬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你没听见我母亲说的话,是我们两个人过日子,你有要求,难道我没有吗?”宋琬清一脸委屈。

        “……”赵西扬皱了皱眉,“适当的要求倒也可以,你说出来听听。”

        “女子嘛,嫁人无非是想要生活的更好……”

        赵西扬点了点头,“放心,嫁到我们赵家,不会亏待你。”

        “哟,西扬哥哥这话说的,好像侯府亏待我了似的,”宋琬清故意问陈青莲,“母亲,侯府对我很苛刻吗?”

        “怎么可能?”陈青莲语气坚定,“你是侯府尊贵的嫡长女,哪有人敢亏待你?”

        宋琬清接着说道,“所以呀,我未来的夫君,一定要很厉害,至少比我爹厉害吧?西扬哥哥,你觉得你什么时候能封侯?”

        赵西扬瞪大了眼睛。

        “还有呢,我现在虽然没有固定的零花钱,但是我娘留给我的嫁妆,足够我祸害几十年了,”宋琬清看向赵西扬,“嫁到赵家之后,每个月至少得给我一万两零花钱吧?”

        “你疯了吧?”赵西扬忍不住骂道。

        宋琬清没理会,继续说道,“我个头不高,但我希望我的女儿能比我高一点,所以,我女儿的爹至少要比我高一个头吧?”

        她看向已经接近暴走的赵西扬,“西扬哥哥显然不能长高了,没关系,你虽然是我夫君,但是可以不是我女儿的爹,这个问题,我自己能解决。”

        “不知廉耻!”赵西扬彻底听不下去了,“还没进门呢,就已经想着要怀上别人的孩子了,宋琬清,你简直不要脸!”

        “西扬哥哥是在骂自己吗?”宋琬清半点不生气,“我说的要求,不就是刚刚你提的吗?”

        “你跟我能一样嘛?”赵西扬扯着嗓子喊,“我是男子,你是女子……”

        宋琬清打断他的话,“你的意思,男子就可以不要脸了?”

        “你!”赵西扬转向陈青莲,“她这是什么态度?就她这样不服管教,也想嫁进赵家,简直做梦!”

        “你搞错了吧,”宋琬清笑着说道,“想嫁进赵家的可不是我,对赵家满意的也不是我,如果我母亲说了什么,那她代表的是她二女儿,宋知秋……”

        她冲赵西扬眨了眨眼,“不过据我所知,宋知秋已经要嫁进楚王府了,所以……”

        “你耍我?”赵西扬愤怒的瞪着陈青莲。

        “不是,西扬你别急,我来跟清儿说。”陈青莲立刻转向宋琬清,“别胡闹了,你现在没了跟楚王的婚约,脸又成了这副样子,能嫁进赵家已经很不错了。”

        宋琬清简直气笑了,“我在侯府吃你的还是用你的了?我就算一辈子不嫁,又与你何干?”

        “赵家已经很不错了?”她神色冷了几分,眼中带着挑衅,“如果我现在去找萧翊,说我愿意嫁给他,你猜他会不会接受?”

        陈青莲瞬间语塞。

        “母亲,你的宝贝知秋已经是楚王侧妃,我劝你还是安分点,”宋琬清咬牙切齿,“否则,我一个气不过,嫁到楚王府当了正妃,你的知秋可就没好日子过了。”

        “你!”陈青莲气得脸色发青。

        赵西扬听到这儿,隐隐明白了什么,原来宋琬清不是被楚王退亲,而是她退了楚王的亲。

        既然如此,她连萧翊都看不上,怎么可能看得上他?

        他这不是自取其辱嘛!

        他愤怒的瞪着陈青莲,“今天的事儿,不会就这么算了。”

        转身,拂袖而去。

        陈青莲气得脑袋嗡嗡的响,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清儿,你怎么就不明白母亲的苦心呢?”

        “我怎么会不明白?”宋琬清挑了挑眉,“你的宝贝知秋已经做了妾,你现在巴不得我嫁一个又老又丑又穷的家伙,这样才让宋知秋没那么可怜。”

        “你!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陈青莲一脸失望,“清儿,你太让母亲伤心了。”

        “确实可怜天下父母心,只可惜,你并不是我的母亲。”宋琬清转身往外走,“陈青莲,以后也不用在我面前演什么慈母了,让人恶心!”

        陈青莲看着宋琬清离开,一把扫掉了桌上的茶杯。

        “这个小贱人,以为我愿意当她的母亲?”

        “敬酒不吃吃罚酒,宋琬清,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

        宋琬清带着沉鱼往回走,路上,小丫头忍不住哭了起来。

        “怎么了?”

        “小姐,你太可怜了。”沉鱼哭的越发厉害了,“夫人想把你嫁给赵西扬那样的浑蛋,二小姐又日日惦记你的嫁妆,咱们院子里还有人要毒害你……”

        她说不下去了,“小姐的日子怎么这么难?”

        “傻丫头,别哭了。”

        前世,宋琬清糊里糊涂,没有发现自己时刻处于险境,所以她不伤心难过;

        这一世,她有备而来,早就对他们的嘴脸心知肚明,也知道自己的路不好走,可她有了能改变一切的机会,所以,她更加不会伤心难过。

        “放心,他们不会得逞。”

        走到景清阁门口的时候,宋琬清嘱咐沉鱼,“若是发现异常,马上来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