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难道是移情别恋了

第十九章 难道是移情别恋了

        初春夜色微凉,月光如华,战王府寂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萧九安等在外面,腿上盖了一条薄毯子。

        “王爷,”凛刀陪在他身边,“不得不说,今天这琬清姑娘还真是霸气,果真是兔子急了会咬人,她连长公主都不怕呢。”

        “兔子?”萧九安低笑一声,“你觉得她是兔子?”

        凛刀皱了皱眉,“不是吗?年纪不大,看起来柔柔弱弱,除了凶一点,完全就是小兔子嘛。”

        萧九安摇了摇头,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凛刀刚想追问一下,就见沉鱼出来了。

        “九王爷,我们小姐请您进去!”小丫头规规矩矩,圆圆的脸上带了点惧意。

        凛刀将萧九安推进房间,便识趣的离开了。

        关上门,一回头就看见沉鱼怯怯的眼神,他没有上前,抱着刀站在了廊下。

        房内,宋琬清起身要跪下去,“今日之事,谢过九王爷。”

        “不用跪。”萧九安的银骨扇轻抬小丫头的胳膊,声音微凉的响起。

        宋琬清体内的缚情散已经解了,但是面色依旧微红,连眼睛也红红的,看起来像是刚哭过。

        这幅委屈的样子,确实很像小白兔。

        萧九安低下头,掩饰住唇角的笑意。

        “谢九王爷。”宋琬清又坐回了桌边。

        “皇兄重新赐了婚,”萧九安说了宋琬清离开后的事,“不日,宋知秋将以侧妃身份,抬入楚王府。”

        “竟然只是侧妃?”宋琬清有些惊喜。

        萧九安笑了笑,“今日他们二人在皇兄和各府夫人面前丢了那么大的人,难道还想明媒正娶吗?”

        “确实。”宋琬清点了点头,看来她高估了萧翊对宋知秋的感情。

        萧九安又继续说道,“萧明月和萧翊被罚一年俸禄,闭门思过一个月,倒是你那个后娘,没受什么牵连。”

        陈青莲比萧明月等人,显然技高一筹。

        宋琬清弯了弯嘴角,此时听见这些情况,才觉得自己重生以来,一切没有白算计。

        “你似乎并无不满?”萧九安一直观察着宋琬清的反应。

        “九王爷说笑了,我与他们作对,本就是蚍蜉撼大树,能成功退亲已经很满意。”宋琬清很明白自己的处境。

        萧九安意外的挑了挑眉,“你心思透彻,倒不像个十几岁的丫头。”

        宋琬清苦笑了一声,她当然不再是十几岁的丫头了。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萧九安神色暧昧的问道,“这么急于退掉跟萧翊的婚事,难道是移情别恋了?”

        宋琬清无语,“九王爷放心,我会护好这条命,给您治好腿。”

        萧九安失笑一声,越发觉得眼前的小丫头有意思了。

        “九王爷,今晚恐怕要在您这儿叨扰一晚上了。”宋琬清明白,侯府等着她回去算账呢。

        可她今天实在太累了,缚情散不是一般的药,陈青莲等人当真是下了死手。

        而之后,他们只会变本加厉。

        “随便。”萧九安掉转轮椅离开,“本王的府邸还算够大,你想住多久都行。”

        宋琬清松了一口气,还好萧九安没有赶人,看来自己只要能治好他的腿,他就还是自己的底牌。

        萧九安回房不久,外面人就进来通报,说是定安侯亲自来接宋琬清回去。

        萧九安眼皮都没抬,“告诉他们,琬清姑娘早就离开了。”

        “是。”

        ——

        宋青山吃了闭门羹,人也没接到,回去发了好大的脾气。

        “侯爷息怒,这清儿确实胆子越来越大了。”陈青莲直摇头,“虽说萧九安是长辈,但他毕竟未成婚,她怎么能不顾自己清白呢?”

        “娘,长姐会不会……对九王爷有意思?”宋知秋哭了一晚上了,这会儿说话声音还有些沙哑。

        “她也配?”宋青山忍不住骂道,“萧九安是什么人,眼高于顶,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会要她一个毁了容的丑八怪?”

        “也不能这么说。”陈青莲心思转了转,“现在萧九安毕竟残废了,也不是从前的战王了。”

        宋青山立刻警惕起来,“赶紧找个人家把她嫁了。”

        纵使萧九安不复从前,但是一想到如果宋琬清嫁给了萧九安,他就浑身不舒服。

        “唉,侯爷说的容易,清儿连楚王都看不上。”陈青莲摇了摇头,“我上哪去给她找合适的夫婿?”

        “还反了她了?”宋青山瞪大了眼睛,“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容她不同意。”

        “那我尽力吧。”陈青莲应下了。

        宋青山很快离开。

        “娘,我真的要做妾室吗?”不管宋琬清嫁给谁,都肯定是正房,一想到这儿,宋知秋又难过起来。

        她扑到陈青莲怀里,“娘,你去找姨母,去找皇后,帮知秋说说情好不好?知秋不想做妾。”

        “傻丫头,娘知道你受委屈了。”陈青莲心疼的红了眼睛,“可今天刚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也看到了,皇上震怒,这个时候,谁敢提反对意见?”

        她轻轻摸了摸宋知秋的头发,“知秋你放心,你先以侧室进门,等大家淡忘了今天的事儿,楚王一定会将你抬正。”

        “真的?”宋知秋眼中终于有了一点光,“可今天翊哥哥好像很生气。”

        “他不是气你,是气宋琬清。”陈青莲咬了咬牙,“这宋琬清真的与从前不一样了,好像变了个人。”

        “娘,你说九王爷真的有可能看上宋琬清吗?”萧九安虽然残废了,但在宋知秋心里,他总是如天上的谪仙,可遇而不可求。

        “怎么可能?”陈青莲嗤笑一声,语气笃定道,“萧九安此时都不会娶亲了。”

        “为什么?”宋知秋不解的眨了眨眼睛。

        “娘的小知秋不难过了?”陈青莲却不欲多说,转移话题,“娘向你保证,你虽然嫁作侧室,但是你的嫁妆,一定比宋琬清的还要好。”

        “真的?”宋知秋瞬间开心起来。

        陈青莲点了点头,“宋琬清她娘死前可留下不少好东西,娘都给你当嫁妆,一定让你风风光光嫁入楚王府,保证楚王府上下没人敢轻看你。”

        “太好了,我就知道娘最疼我了。”宋知秋开心的抱住陈青莲,心情终于彻底晴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