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任我随意打杀那种吗

第十八章 任我随意打杀那种吗

        “来人,将宋琬清拖出去,打三十大板!”萧明月发狠的下令。

        “清儿,你就服个软吧。”陈青莲过去劝宋琬清,“大不了,我让知秋做妾,总可以了吧?”

        “做妾?任我随意打杀那种吗?”宋琬清语气兴奋。

        陈青莲忍无可忍,“清儿,嫁给楚王究竟有什么不好?你怎么就犯糊涂了呢?”

        宋琬清字字清晰,“让我恶心!”

        “你!”陈青莲彻底心死,事到如今,只有让宋琬清好好尝些苦头了。

        她缓缓退到一边,冲萧明月道,“是我管教无方,烦请长公主代劳!”

        萧明月一挥手,很快就冲进来四个侍卫,压着宋琬清的胳膊,就要把人带走。

        “长姐的生日宴还真是好生热闹。”忽然,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众人往门口一看,竟是萧九安,而在旁边站着的人,竟然是庆帝!

        萧明月等人大惊失色,连忙上前跪下。

        “臣等见过皇上!”

        “皇上亲自来了,九弟怎么也不说一声?”萧明月哆哆嗦嗦,“臣姐有失远迎,还请皇上赎罪。”

        她知道萧九安来了,却不知萧九安带来了庆帝。

        “长姐快平身。”庆帝笑了笑,目光从宋琬清身上一扫而过,很快入了上座,“朕也是突发奇想,想给长姐一个惊喜,却没想到……”

        他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萧九安,“倒是不虚此行呀。”

        席间一片死寂,没人敢说话。

        庆帝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沉声问道,“刚刚不是很热闹吗?没人想说点什么吗?”

        萧翊满头大汗,他即使不抬头,也能感觉到庆帝的目光。

        他只能硬着头皮站出来,“父皇,今日之事,是儿臣的错,请父皇责罚!”

        “你还有脸说?”庆帝当真是气坏了,“你太让朕失望了。”

        “皇上,这事儿也不能全怪翊儿,”萧明月忍不住开口,“要不是宋琬清用奸计把翊儿和知秋骗到了那小院中,又给他们吃了药,他们怎么会……”

        “够了!”庆帝厌烦的打断她。

        萧九安真是选了个好地方,整个事发过程,他和萧九安都看见了。

        甚至宋琬清最先被下了药,萧九安也派凛刀去了小院查看情况,确认宋琬清没事儿才回来禀告。

        所以,萧明月的解释都是笑话。

        他们这几个废物被一个小丫头反击了,只是不知道这件事他的好九弟参与了多少。

        庆帝看向跪着的宋琬清,温声问道,“清儿,你怎么样?需不需要先去解毒?”

        宋琬清十指的血早就凝固,现在她脸色红的吓人,一双眼睛更是泫然欲泣。

        她坚持不了多久了。

        “请皇上为清儿做主,解除我跟楚王的婚约!”

        她不敢奢求太多。

        今日,是她拜托萧九安请来了庆帝,说到底,这是萧明月和陈青莲等人设下的局,也是她设下的局。

        只不过,从头到尾,她只是为自己谋求生机。

        “只是要解除婚约?”庆帝微微惊讶。

        这丫头倒是比他预想的还要聪明,只可惜萧翊这逆子真是没福气。

        宋琬清艰难的点了点头。

        “皇上,”一旁的太医终于忍不住开口,“琬清师妹的情况实在糟糕,请皇上允许我等马上带她回太医院解毒。”

        庆帝点了点头。

        几个人立刻去扶宋琬清,小心翼翼的离开。

        萧九安看了眼凛刀。

        凛刀立刻追了出去,“几位大人,此处离皇宫有些距离,不如先去战王府解毒如何?”

        三个太医犹豫了。

        宋琬清中的是缚情散,九王爷虽然是长辈,但毕竟是未婚男子,去他府上恐怕不合适。

        但战王府确实更近。

        “琬清姑娘近日在帮九王爷医腿,算是我们王府的恩人。”凛刀言辞真挚,“还请几位大人给我们一个报恩的机会。”

        几人相视一眼,显然还在犹豫。

        宋琬清看不下去了,艰难的开口,“去战王府!”

        “好。”

        路上,她就晕了过去。

        宋琬清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小姐,你终于醒了。”沉鱼守在床边,开心的抹了抹眼泪,“你感觉怎么样?太医们都在外面,我去喊他们进来。”

        她起身跑了出去,很快,乌泱泱进来十几个太医。

        好家伙,几乎惊动了整个太医院。

        为首的李太医迅速为宋琬清摸了脉,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琬清师妹,”李太医今年已经四十有余,现在是太医院院首,“你体内的毒已经完全解了,可能现在身体还有些不舒服,但是好好休息几天,很快就痊愈了。”

        他心疼的看着宋琬清包着的十根手指,眼泪都快下来了,“要是师父知道你在京城受了这样的委屈,该有多难受。”

        “李院首,您怎么亲自来了?”宋琬清挣扎着坐起来,有些动容的看着围在床边的各位师兄。

        他们大多都是外祖父的弟子,她从小就跟他们混在一起,感情特别好。

        “不亲自来怎么能放心?”李院首笑了笑,又咬牙切齿道,“琬清师妹,别害怕,楚王怎么样?长公主又怎么样?他们再敢欺负你,太医院就撂挑子了。”

        “对,我们不给他们看病,看他们怎么办?”

        “琬清师妹别怕,师父不在,我们给你撑腰。”

        宋琬清眼睛红了几分,今日之事,太医院跟楚王还有长公主算是结下梁子了。

        她神色凝重的提醒道,“李院首,今天的事儿就到此为止,你们可千万别再去找楚王或者长公主的麻烦,记住了吗?”

        李院首点了点头,“师妹放心,我有分寸。”

        众人围着宋琬清嘘寒问暖好一阵子,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小姐,”沉鱼送完李院首等人回来,“九王爷在外面,小姐要见吗?”

        “当然,快请九王爷进来。”不管怎么说,今天的事儿能成功,多亏了萧九安。

        从一开始,宋琬清就知道想要退婚很难,毕竟庆帝是九五之尊,怎么可能轻易收回自己说过的话?

        所以,必须想办法让庆帝理亏,而且越多人见证越好,他才不得不收回成命。

        换句话说,如果萧九安没有请来庆帝,今日一切,都是白费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