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宋琬清还想翻天了不成

第十七章 宋琬清还想翻天了不成

        萧翊和宋知秋依次坐好,挑衅的看了宋琬清一眼。

        两人都无比确认结果,就等着一会儿狠狠的羞辱宋琬清。

        长公主萧明月和陈青莲同样胸有成竹,今天这盘棋,虽然有些波折,但好在最后他们还是赢了。

        两人相视一笑,就等着出结果了。

        三位太医很快把完脉,并将脉象写好。

        三份结果,一份给了长公主,一份给了陈青莲,还有一份,给了宋琬清!

        “清儿,今日之事我不会上报父皇。”萧翊抢在结果公布前开口,“但是,退婚两个字,你也不要再说了。”

        长公主冷笑一声,“就算是不禀明皇兄,宋琬清做出此等低贱之事,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言毕,她跟陈青莲一起打开了手中的结果。

        两人的神情一开始都很得意,却在看见脉象结果的瞬间,满脸震惊,交换了彼此手中的纸张。

        “怎么会这样?”萧明月看向陈青莲。

        陈青莲看向萧翊,眼中也全是不可思议。

        “怎么了?”萧翊一步上前,一把夺过陈青莲手中的纸,看着上面的结果中并无催情药相关,他无法接受,“这不可能。”

        他又拿过长公主和宋琬清手中的结果,上面写出的脉象相差无几,但都没有提及催情药。

        “这绝不可能!”萧翊无法接受,刚刚宋琬清离开之前,分明给他和宋知秋喂了药。

        他看向三位太医,“我和知秋妹妹刚被宋琬清喂下催情的药物,脉象中为何没有提及?你们敢包庇她?”

        三位太医立刻跪了下去。

        “楚王殿下息怒,你和知秋姑娘的脉象确实没有服用过催情药物的痕迹。”

        “楚王殿下,我等在太医院当值,并不知道公主府发生了何事,来这儿之后跟琬清师妹也没接触,何来包庇一说?”

        “请长公主明鉴,请楚王殿下明鉴!”

        “这不可能!”萧翊依旧无法接受,他愤怒的指着宋琬清,“一定是她用了什么厉害的药,让太医查不出来。”

        “楚王殿下,据臣所知,您说的这种药,并不存在。”一个太医说道。

        另外两个立刻点了点头。

        “这不可能,绝不可能!”萧翊怒火冲天。

        这时,一直沉默的宋琬清忽然轻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你个贱人!”萧翊几乎失去了理智。

        宋琬清扯了扯嘴角,坐在了刚刚萧翊坐过的位置上,将自己的手腕放在了桌上。

        “请三位师兄替清儿诊脉。”

        三位太医相视一眼,很快上前替宋琬清把脉。

        第一个把完脉的太医惊得瞪大了眼睛,“清儿,你体内有缚情散,若是不快点解毒,恐怕有性命之忧。”

        第二个把完脉的太医,“确实是缚情散。”

        他检查了一下宋琬清的手指,“清儿,你给自己放血了?到底是谁这么狠心,下这么毒的药?”

        第三个太医显然平静了很多,他把完脉,又仔细给宋琬清做了检查。

        “缚情散在所有催情药物里毒性最强,服下之后,如果一刻钟内没有解毒,中毒之人便可能暴毙而亡。”

        “清儿师妹第一时间扎破了手指,通过放血来减轻毒性,她虽然暂时压制住了体内的欲望,但是她现在全身皮肤都不正常的潮红,依旧很危险。”

        三位太医一番检查下来,说的头头是道,有理有据。

        他们是老国医的徒弟,宋琬清更是他们喜欢的师妹,有人这么害宋琬清,他们当然生气。

        几人看向萧明月,“请长公主给太医院一个说法。”

        萧明月没想到小小太医竟然有这个胆子,立刻拍了桌子,“大胆,你们不过是吃皇粮的奴才,竟敢对本公主不敬?”

        三人还欲说话,却被宋琬清制止了。

        宋琬清站起身,看向所有人,“今日之事,我想在座各位已经心中有数。”

        “是有人先给我服用了缚情散,想迫使我跟萧翊发生关系,从而失了名节、毫无尊严的嫁入皇家。”

        她看向家中有女儿的几位夫人,“若是换做你们的女儿被这样对待,你们能接受吗?”

        几位夫人默默咬了咬牙,但却不敢表现太明显。

        宋琬清回头看向萧翊和宋知秋,“我确实给你们吃了药。”

        “你终于承认了!”萧翊十分激动。

        “可是,我给你们吃的并不是什么催情药,”宋琬清话锋一转,“这药只是能激发你体内原本的欲望,若是你们二人没有苟合的心思,或者意志坚定,这药对你们没有半点用处。”

        宋知秋脸上血色全无,怪不得一开始她并没有感觉异常,是在同意萧翊的行为之后,才一发不可收拾。

        宋琬清最后看向萧明月,“长公主,您说的没错,今日是您的生日宴,可您却借着生日宴,想要污我名声、逼迫我嫁给萧翊,您又该当何罪?”

        “放肆!”萧明月气疯了。

        席间坐着的各府夫人也都惊得变了脸色。

        宋琬清不过是一个侯府嫡女,怎么敢如此跟长公主说话?

        “宋琬清,你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事已至此,萧明月也懒得装了,“今日会发生这样的事儿,本公主也很意外,不过男人嘛,三妻四妾很正常,而知秋又是如此美貌,是个男人都会心动。”

        “倒是你宋琬清,实在是蛮横、无趣。”她语气霸道,“今日我便做了主,将来宋琬清进门,知秋便以平妻身份一同嫁入楚王府。”

        “谢姑母成全!”萧翊恶狠狠的瞪了宋琬清一眼。

        宋琬清太天真了,就算她证明了自己被下药,又能如何?这里是公主府,萧明月就是天!

        她宋琬清还想翻了天不成?

        “谢长公主成全!”宋知秋抹着泪跪了下去。

        “我不接受!”宋琬清一口回绝。

        这些人真是无耻至极。

        “萧翊虽贵为楚王,但胆小如鼠,满口谎言,甚至还未与我成亲,就已经跟我的妹妹珠胎暗结,简直让人恶心。”

        “至于宋知秋,她是我的亲妹妹,在明知皇上已经给我和萧翊赐婚的前提下,还勾引自己的未来姐夫,恬不知耻。”

        “他俩倒是很般配。”

        “宋琬清,圣旨已下,岂容你不愿意?”萧明月彻底怒了,“你胆敢罔顾皇命,今日本公主就替你死去的生母,好好教训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