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宋琬清必须跟宋知秋一起嫁了

第十六章 宋琬清必须跟宋知秋一起嫁了

        此时众人即使心中再好奇,长公主发了话,他们也不敢往前了。

        他们都隐隐猜到了什么,可谁都不敢多嘴。

        “母亲,是妹妹!”这时候,宋琬清回过头,神色焦急,“救救妹妹!”

        这一句妹妹,惊得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清儿,不许胡说!”陈青莲恨不得撕了宋琬清的嘴。

        她和萧明月都明白了,他们着了宋琬清的道!

        “真的是妹妹,一定是那歹人。”宋琬清仿佛难过的说不下去了,“不然妹妹怎么会不见了?”

        她逼着陈青莲做决定,“当然,这事儿怨不得妹妹,她也是受害者,定是那歹人逼得妹妹做出此事。”

        所有人都看向陈青莲,显然也认定此时喊叫的女人是宋知秋。

        陈青莲脸都白了,身子晃了晃,几乎站不住。

        若是过去,他们就会看见跟宋知秋在一起的男人是萧翊;

        若是不过去,众人已经认定宋知秋失了清白之身,宋知秋这一生都不可能嫁给萧翊了。

        陈青莲根本没有选择。

        她看向萧明月,艰难的开口,“长公主,还……还是过去看看吧。”

        萧明月恶狠狠的瞪了宋琬清一眼,带着众人呼啦啦的往后院去了。

        路边的小亭子里,萧九安摇了摇手中的扇子,冲对面的人笑道,“今儿还真是没白来,差点错过一场好戏。”

        越靠近院子,女人呻吟的声音越清晰,让人面红耳赤。

        众人停在了院外,一个个神色暧昧。

        陈青莲恨铁不成钢,扬起声音喊道,“知秋,是你在里面吗?”

        房中,交叠在一起的两个身子,瞬间停止了起伏。

        两人脸上的欲色几乎一下子褪去,四目相对,眼中全是震惊和屈辱。

        “知秋?”

        外面又喊了一声。

        “是我娘。”宋知秋慌乱推开萧翊,赶紧穿衣服,一边穿一边哭,“我娘怎么会来了?”

        萧翊烦躁的皱了皱眉,一声不吭,也开始穿衣服。

        刚刚发生的一切好像做梦一样,他怎么就失了理智呢?一定是宋琬清搞的鬼!

        宋知秋穿好衣服之后,立刻扒着门缝看了一眼。

        看到外面乌压压一群人,她吓的直接跌坐在地,“怎么会这样?外面好多人,怎么办翊哥哥?”

        “什么?”萧翊闻言脸色一变,立刻上前看了看,见所有人都在,他脸色越发阴沉。

        “怎么回事儿?”他低声呵斥宋知秋,“你母亲疯了吗?”

        宋知秋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翊哥哥,你别生气,都怪宋琬清,我们都被她算计了。”

        “知秋别怕,娘在,快出来吧!”

        里面的呻吟声早就停了,显然两个人都不敢出来。

        陈青莲的声音又大了几分,“娘知道你们被设计了,出来,长公主会给你们讨回公道。”

        萧翊和宋知秋再傻,也不会在公主府做出这样的蠢事,所以,宋琬清一定做了手脚。

        他们虽然算计宋琬清没成功,反被摆了一道,但这又何尝不是一个机会?

        只要证实是宋琬清给他们用了药,宋琬清一样得嫁,而且必须跟宋知秋一起嫁了。

        很快,房门打开,宋知秋哭着冲了出来。

        “母亲,救救知秋,救救知秋!”她扑到陈青莲怀里,痛哭流涕。

        紧接着,萧翊从后面缓缓走了出来,他几步走到宋琬清跟前,怒视着她,“宋琬清,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儿?不管怎么说,知秋是你的亲妹妹呀!”

        人群中响起一阵骚动。

        “翊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萧明月适时的开口。

        “姑母明鉴!”萧翊上前,言辞凿凿,“宋琬清将我和知秋妹妹骗到了这偏僻的小院,又给我们下了动情的药……我没想到她为了不嫁我,竟用了如此龌龊的手段。”

        他满腹哀怨的看向宋琬清,“我的一片真心终究是错付了。”

        “宋琬清你好大的胆子!”萧明月冷喝一声,“你可知今天是本宫的生日宴,这里是公主府,你竟敢如此大胆,该当何罪?”

        “清儿,你糊涂呀。”陈青莲连连摇头,“若是老国医知道,你学了医术竟用来行如此龌龊之事,他还怎么有脸去见你泉下的生母呀?”

        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很快定了宋琬清的罪。

        宋琬清气笑了,她如今十个手指全都扎破了,才堪堪稳住体内的药性,他们竟然还有脸恶人先告状?

        “宋琬清,你笑什么?”萧明月恼羞成怒,“你知不知道,本宫可以治你死罪?”

        “我笑有人真是把别人当傻子。”宋琬清看了眼萧翊和宋知秋,“两个如此伤风败俗的人,在这儿乱咬一通,就有人信了?”

        “可以让太医院的太医过来把脉。”萧翊主动提出,“我和知秋妹妹体内一定有残余的药。”

        宋知秋立刻点了点头,挑衅的看向宋琬清,“对,请长公主找太医过来,还我和楚王殿下清白。”

        宋琬清没说话。

        萧明月立刻差人去宫中请太医,又邀请所有宾客留下作证。

        “大家一起回前院,等太医过来。”这一次,决不能让宋琬清跑了。

        所有人又一窝蜂的回了前院。

        小亭子里,坐在萧九安对面的人沉声问道,“你怎么看?”

        “是一场不容错过的好戏。”萧九安摇了摇手中的银骨扇,心情很好的样子。

        “你今日来,是为了帮那个丫头?”

        萧九安笑了笑,“我可什么都没做。”

        “那丫头确实得了老国医真传,可太医来了,她动的手脚,可就瞒不住了。”

        对方似乎来了兴致,“你打算怎么办?”

        萧九安站起身,“当然是换个地方,继续看戏了。”

        很快,太医院的太医来了,一共三位。

        萧翊腰板挺得笔直,“清儿,这三位太医你可都认识?”

        宋琬清点了点头,“这几位都是我外祖父的门生,算是我的师兄。”

        “很好,老国医最是公允,他的门生自然也不会差。”萧翊跟宋琬清确认,“所以,一会儿无论结果如何,你都不会再抵赖、不接受吧?”

        今天,他就要让宋琬清在老国医的门生面前颜面尽失、成为整个太医院的耻辱。

        “请三位太医,分别为我和知秋妹妹把脉,然后将脉象写在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