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你戴在头上是何居心

第十三章 你戴在头上是何居心

        宋琬清冷笑一声,目光凌厉的扫了一圈。

        “你们既然知道这伤疤是为救楚王而来,就连皇上都对我赞赏有加,竟然还敢在这儿取笑我的脸?”

        她猛地看向为首的上官云阳,“这是对皇上、对楚王不敬的大罪!”

        众人脸上的笑意立刻消失了。

        “琬清妹妹言重了。”上官云阳讪讪的笑了笑,“我们是关心你,关心你而已。”

        “是呀是呀,琬清妹妹别生气,我们没有恶意。”

        其他人也立刻赔笑的附和起来。

        宋琬清又哼了一声,看向宋知秋,“至于跟楚王的亲事,我已经进宫面圣,请求皇上收回赐婚的旨意。”

        几人面面相觑,都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不信你们可以问我妹妹,”宋琬清很快将战火引到了宋知秋身上,“我也是看她对楚王一片情深,才选择退出。”

        宋琬清的生母虽然不在了,可她毕竟是嫡长女,宋知秋作为庶妹,敢揶揄嫡姐的亲事?

        简直毫无廉耻、胆大妄为。

        众人立刻鄙夷的看着宋知秋。

        “没有,长姐误会了,我对楚王并没有私心。”宋知秋赶紧替自己辩驳。

        她抓着宋琬清的胳膊,“长姐,你就不要任性了,楚王对你的心意大家有目共睹,我哪敢有奢望?”

        “你不敢?”宋琬清嗤笑道,“可你今日头上戴的簪子是楚王所赠吧?”

        她看向所有人,自嘲起来,“我都没有呢。”

        宋知秋傻了眼,她头上的簪子确实是楚王所赠,宋琬清怎么会知道?

        前世,宋琬清这个时候并不知道,是与楚王成亲后,她看见皇后,也就是楚王的母亲也有一支同样的簪子。

        她辗转反侧了好几日,才小心翼翼的询问萧翊,萧翊解释说只是巧合,还责怪宋琬清太多疑,连自己妹妹都不放心。

        因为此事,她后来再也不敢去怀疑宋知秋。

        现在想想,肯定不止这簪子,宋知秋身上不知多少楚王赠与的东西,她每日穿戴着在宋琬清跟前晃荡,心中在暗爽吧!

        “长姐,你误会了,这簪子确实是楚王所赠,”宋知秋看起来急的要哭了,“可他是想要收买我,让我说服长姐答应亲事。”

        宋琬清抱着胳膊挑眉,“那你戴在头上是何居心?向我挑衅?”

        “……”宋知秋瞬间无话可说。

        她能感觉到四面八方的目光,有鄙夷、有嘲讽……更多的是厌恶。

        她本是庶女,这些人碍于她姨母是四妃之首,愿意与她来往,却打心眼里看不起她。

        “妹妹,你若喜欢楚王,就大胆去吧。”宋琬清拍了拍宋知秋的肩膀,“我那日救人,并非因为他是楚王,换成在场的任何一个姐妹,我都会救。”

        上官云阳第一个拍手称赞,“琬清妹妹不愧是老国医的外孙女,巾帼英雄!”

        “是呀,妹妹脸上的烧伤也还好,我家里有上等的玉肌散,妹妹需要可随时差人来取。”

        “妹妹万万别因为某些人的痴心妄想,拒绝了和楚王的亲事,得不偿失。”

        宋琬清轻轻叹了一口气,“可楚王明显对知秋妹妹也有意,我不想棒打鸳鸯。”

        “楚王殿下怎么可能看上一个庶女?”

        “是呀,别是某些人用些上不得台面的下作手段,迷惑了楚王。”

        “唉,时间差不多了。”宋琬清直摇头,“咱们去主院吧。”

        上官云阳等人立刻围着宋琬清离开了,将宋知秋一个人留在原地。

        他们都是家中嫡女,基本都吃过庶女的算计,所以对宋知秋这种行为十分深恶痛绝。

        宋知秋的丫头冬蓉见状,立刻气得跺脚,“上官云阳他们怎么回事儿?怎么丢下小姐一个人跟着宋琬清走了?”

        “他们嫉妒我罢了。”宋知秋眼底浮现一抹恨意,“不用在意,不过一群没脑子的猪。”

        她侧头看向冬蓉,“母亲那边都准备好了吗?”

        “是,小姐放心。”想到了什么,冬蓉很开心的样子,“这次,宋琬清逃不了了。”

        宋知秋嘴角扯出一抹笑容,她拿出刚刚宋琬清给的面纱,让冬蓉给自己戴上。

        “哇,小姐戴上这浮云纱真是太美了。”冬蓉拍手称赞,“一会儿去了主院,所有人都会被小姐的美貌吸引。”

        宋知秋得意的笑了笑,她一会儿就戴着这个面纱在萧翊面前走过,看他跟自己赔罪。

        ——

        吉时将至,大部分宾客都聚集在主院。

        陈青莲跟长公主萧明月关系不错,此时正陪着萧明月说话,周围围了不少夫人。

        她看见宋琬清被一群贵女围着进来,眼中有些疑惑。

        “清儿,快过来。”陈青莲冲不远处的萧翊递了个眼色。

        萧翊赶紧起身,跟着宋琬清一起,走到了长公主面前。

        “见过长公主。”宋琬清恭敬行礼,“见过母亲,见过各位夫人。”

        萧明月的目光嫌弃的在宋琬清脸上扫过,不满的沉声道,“怎么不戴块面纱遮一遮脸?”

        “回长公主,我脸上涂了药膏,戴面纱反而不利于恢复。”宋琬清不卑不亢,“再说了,这伤是为了救人而来,应该没人会嫌弃吧?”

        萧明月脸色沉了沉,显然没料到宋琬清如此伶牙俐齿。

        “姑母,清儿的伤是为了救我,”萧翊主动站出来,给宋琬清说话,“我都心疼死了,你就别说她了。”

        陈青莲适时地笑了笑,“是呀长公主,这伤也说明两个孩子感情深,您就别追究了。”

        “怎么?本宫像是蛮不讲理的人吗?”萧明月冷笑一声,“行,看在清儿对我们老三一片情深的份上,我就什么也不说了。”

        她一说这话,其他夫人立刻附和起来。

        “确实,这清儿从小就喜欢追着楚王,没想到现在竟然还为了楚王毁了脸,显然是对楚王一片深情。”

        “楚王也是有情有义,对清儿不离不弃,已经是京城的一段佳话了。”

        “楚王殿下,您跟清儿姑娘早就私定终身了吧?”

        萧翊低头笑了笑,完全默认了众人的话。

        陈青莲满意的与萧明月相视一眼。

        显然,他们要借着这个机会,把宋琬清跟楚王之间的亲密关系做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