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小说 - 历史军事 - 前世毁容,涅槃医妃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五章 莫非你想嫁给本王

第五章 莫非你想嫁给本王

        “宋琬清,”宋青山压低声音警告她,“不许胡闹了!”

        “回九王爷,还是昨日的话,若是小女医不好九王爷的腿,任凭九王爷处置!”宋琬清俯下身子,不卑不亢的说道。

        “宋琬清!”宋琬清气疯了,扬起手竟然要打人。

        “凛刀,”萧九安冷冷开口,“送定安侯离开。”

        “九王爷……”宋青山还想说什么,却被萧九安一个眼神过去,吓的赶紧闭嘴了。

        “你好自为之!”他只好瞪了宋琬清一眼,乖乖离开,盘算着宋琬清晚上回去的时候,一定好好教训她。

        “不是要看病吗?还愣着干什么?”萧九安见宋琬清站着不动,声音隐隐有些不耐烦。

        宋琬清赶紧上前,认真的给萧九安摸脉。

        她神色微变,收回手时又道,“小女需要检查王爷的双腿,还请王爷行个方便。”

        萧九安坐着没动。

        “九王爷?”

        “你是要本王站起来,把裤子脱掉吗?”

        宋琬清瞬间闹了个大红脸,见凛刀回来了,赶紧让他帮忙。

        凛刀偷偷去看自家主子的意思,见对方点了点头,他才帮萧九安脱了鞋子,将裤腿儿撸到了膝盖上。

        “宋姑娘请!”他站到一边,好奇的看着宋琬清。

        宋琬清半蹲着身子,细嫩修长的手指在萧九安的腿上按了按,检查的十分仔细。

        萧九安的皮肤极白,甚至比某些女人还白,双腿笔直修长,虽然已经残废将近三个月,但是依旧能摸到有力的肌肉,线条也极好。

        宋琬清检查完了,缓缓站直了身子。

        凛刀赶紧帮萧九安穿好裤子,紧张的看着宋琬清,“怎么样?能治吗?”

        “九王爷,”宋琬清看向萧九安,“能否暂时屏退其他人?”

        萧九安眼中浮现一抹讶色,抬了抬手,凛刀带着其他人出去了。

        他一双眼眸极黑极深,盯着一个人的时候,仿佛要把对方吸进去。

        宋琬清不敢跟他对视,低着头轻声道,“九王爷的腿,是因为中毒了。”

        “宋琬清,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萧九安一只手搭在桌上,两指一下一下扣着桌边。

        “小女不敢妄言。”宋琬清的头更低了。

        萧九安又问她,“为何让其他人都出去了?”

        “九王爷是大雍朝的顶梁柱,敢给您下毒的人……”宋琬清不敢说下去了。

        萧九安低笑一声,“你倒是比老国医中用。”

        他确实被人下了毒。

        回京之后,无数太医来府中给他看病,大多数人不敢说出真相,敢说出真相的却又不敢医治。

        萧九安猜测,若是老国医在,他肯定敢说也敢治,因为他猜不到背后的人是谁。

        而此时,眼前的小姑娘显然已经隐隐有了猜测。

        “敢治吗?”萧九安问的不是能不能治,而是敢不敢。

        宋琬清这才抬头看了过去。

        “九王爷,”她忽然跪下,“请九王爷帮小女退掉跟楚王的婚事。”

        萧九安笑了,“你这病还没开始治,就提条件了?”

        宋琬清可怜巴巴的样子,“小女都提了条件,自然是……想跟九王爷交换啦。”

        她后知后觉的又有点怂,整个人缩成小小一团,满怀希冀的看着萧九安。

        “帮不了!”谁知道人家一口回绝。

        “凛刀……”甚至要送客了。

        “九王爷,”宋琬清跪在地上,往前爬了几步,扯了扯萧九安的衣摆,“这就是您一句话的事儿,我肯定能治好您的腿。”

        萧九安看向那只小小的手,“你刚刚不还挺聪明吗?如果不是本王要娶你,你说,本王要怎么帮?”

        宋琬清不说话了。

        确实,她找到萧九安的时候,只想着萧九安或许能改变皇上的想法,却没想过萧九安以什么身份插手这件事。

        她想的出神,难道这条路走不通?

        萧九安弯下腰,手中的银骨扇轻轻挑起宋琬清的下巴,“难道说……你想嫁给本王?”

        不知是何原因,萧九安至今未婚。

        小丫头带着嫩粉色的面纱,脸上的伤疤若隐若现,这粉色娇嫩,衬得她露出的额头格外白皙,还有那双眼睛,清澈见底,此时泛着泪光,里面竟有挣扎的情绪。

        萧九安差点笑了,收回扇子,“本王对你这种黄毛丫头可没兴趣。”

        宋琬清愤愤不平的咬了咬唇。

        “本王听闻你不是很喜欢萧翊吗?”萧九安漫不经心的问起,“为何不想嫁了?”

        “从前是我眼瞎,我才不要嫁给那个胆小鬼。”宋琬清此时情绪不太好,脑子也不太清楚,什么都敢说。

        主要她也不担心萧九安告状。

        萧九安直接被逗笑了,他倒是第一次听见有人敢说萧翊胆小,而是是个毛都没长齐的丫头。

        他合上扇子,敲了敲手掌,“那本王的腿,你还治不治?”

        “治!”宋琬清起身,吸了吸鼻子,“不过九王爷的毒不好解,我也医术有限,九王爷……”

        “千万可别让你轻易死了。”萧九安替她说出后面的话。

        宋琬清小心思被拆穿,吐了吐粉嫩的小舌头,“九王爷的毒确实不好解。”

        从王府离开,她至少拿到了免死金牌,只要萧九安愿意保她,她就死不了。

        只是退婚的事儿,她还得想其他办法。

        ——

        回到侯府的时候,宋琬清看见门口停着一辆华贵的马车,她眼底浮现一抹恨意。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沉鱼不知道等了多久,急的满头大汗。

        “怎么了?”宋琬清神色淡淡的问道。

        “小姐,落雁被侯爷罚跪了两个时辰,人都不能走路了。”

        怪不得小丫头害怕。

        宋琬清心中冷笑,这种狗咬狗的戏码,她最喜欢了。

        “小姐,楚王殿下来了,这会儿正在前厅,”沉鱼压低声音,“侯爷说,您要是回来了,就赶紧过去。”

        宋琬清不紧不慢,回去换了衣服。

        “小姐,咱们这就过去吗?”沉鱼急的不行。

        “不去。”谁知道宋琬清竟然坐下看书,没有过去见楚王的打算。

        “小姐……您要是不去,得罪了楚王,侯爷恐怕……”

        沉鱼的话还没说完,外面响起了通传。

        “楚王殿下驾到!”

        人找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