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弃妇

        战老夫人压低声音提醒:“贵妃娘娘,我倒是有个主意,不是皇后娘娘有了身孕?咱们可以假借林怡琬的手给她送一碗堕胎药过去,若是能成功,咱们可是一举两得啊!”



        战贵妃凝眉沉吟:“说的轻巧,但是做起来,着实有些难,这药如何送才不会被皇后怀疑?”



        战老夫人凑在她耳边说了几句,她一双眼眸渐渐染了厉色。



        她嘲讽呢喃:“娘亲这主意着实不错,既然我没了孩子,皇后也休想再做母亲,我不但要毁了她这一胎,还得要她的命!”



        战老夫人和她商议好细节之后,这才告退离开。



        夜幕降临,京城有名的花楼里面却出了一桩命案。



        当朝韩国舅为了抢一个花魁,跟人起了争执,混乱之中,他就失手推了他一下。



        哪成想,他直接往后滑倒,磕着后脑勺,把脑浆子都给崩出来了。



        韩国舅被抓去刑部大牢,等候审查。



        消息传到宫里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



        盛安帝担心皇后承受不住打击,严令要封住消息。



        然而,终究还是一个小内侍不小心透露到皇后的耳朵里面,惊得她直接就晕了过去。



        等她醒来之后,就腹痛不止。



        她哀求盛安帝:“皇上,臣妾自幼跟兄长相依为命,他出事,臣妾这心里就跟被油滚了那般。”



        盛安帝规劝:“现在案子还没有查清楚,你听朕的,就安心养胎!”



        皇后忍不住垂泪,她哪里还能安心养胎,那是她的亲大哥啊,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韩家可就绝后了。



        往常,他也不是个作风放,荡的人啊,怎么就突然跑到花楼跟别人争花魁去了?



        连番忧虑之下,她肉眼可见的消瘦下来。



        盛安帝看在眼里,心疼不已。



        他迅速找到战阎:“快点让你夫人进宫!”



        战阎不解挑眉:“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盛安帝忧心忡忡的说道:“朕担心皇后,韩国舅的事情对她打击太大,她这几天茶饭不思,而且腹痛频繁,御医说,这很危险!”



        战阎也没再犹豫,事关皇上子嗣,他绝不能怠慢。



        他匆匆回到侯府,把皇后的情况说给林怡琬听。



        她点点头:“好呀,正好我带些护胎药过去,只不过,心病还需要心药医,韩国舅的事情,还是要尽早查清楚!”



        战阎面色复杂的说道:“回来之前,我去了一趟大理寺,你大舅舅说,从表面上来看,那人的确是死于韩国舅之手!”



        林怡琬沉吟:“我记得韩国舅是个十分正直的人吧?他从前是在兵部领职,自打皇后受封之后,未免被人猜忌,就自请去礼部领了个闲差?”



        战阎点点头:“是这样的,他作风也正派,虽然一直没有娶妻,但是从来都不会流连烟花柳巷之地,这一次,为了争夺花魁跟人大打出手,实属匪夷所思!”



        林怡琬拧了拧眉心,事出反常必有妖。



        前朝后宫息息相关,韩国舅出事,必然会牵连有了身孕的皇后。



        只怕,这一次阴谋是冲着皇后来的。



        那么,她这一趟进宫,也必然十分凶险。



        她迅速又检查了一遍所有需要的草药,确定无碍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凝声询问:“夫君,我手里有皇上亲赐的金牌,是不是进宫就不会再被搜身?”



        聪明如战阎,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担忧,这是害怕有人会对她带进去的草药做手脚。



        他立刻开口:“有我在,没人能搜你的身!”



        夫妇两人立刻进宫,走到内门的时候,果然就被侍卫给拦了下来。



        他恭敬开口:“见过战义候,利器留下,各种必须物品需要做过检查之后,才能带进后宫,还请战义候见谅!”



        战阎冷冽说道:“让李友德前来!”



        侍卫不敢忤逆他的命令,连忙把正在巡逻的李友德给请到了战阎的面前。



        他下意识询问:“侯爷,你不是才刚走?”



        战阎毫不犹豫回答:“本候是送琬琬过来给皇后调理身体的,只不过,她的那些药物不能过别人的手!”



        李友德顿时明白过来,他点点头:“好,那就请侯夫人直接进内宫!”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一道质疑的声音顿时传来:“李统领,这有些不合规矩吧?万一她要是带了毒物,到时候连带着咱们都要跟着一起倒霉!”



        李友德凝眉看过去,正是副统领杜靑。



        他拱手行礼:“侯爷,请你莫要为难咱们这些苦命的兄弟,你是皇上跟前的红人,犯点错没什么打紧,可我们不同,万一放进去不该放的东西,重则丢命,轻则挨杖!”



        李友德下意识呵斥:“杜青,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侯夫人是前来给皇后调理身体的,她医术精湛,深的皇上和皇后的信任,轮到你来质疑了?”



        杜青反驳:“属下没有质疑,属下只是顾忌兄弟们的性命,照着规矩办事!”



        只一句话,就让李友德面色铁青。



        战阎眯眼说道:“是本候考虑不周,倒是让李统领为难了!”



        他转头看向林怡琬:“夫人,把你所带的药物拿出来,让他们先去检查一遍吧?”



        林怡琬点点头:“好!”



        她将药箱递出去,面色从容。



        李友德不放心,也跟着进了查物房。



        战阎低声询问:“夫人,如果你的药被换掉,你能不能看出来?”



        林怡琬眨了眨眼睛:“必须能啊,夫君是想让我当场检查药箱?”



        战阎冷冽吐出一句话:“有奸必揪!”



        约莫盏茶时间过去,李友德和杜青两人这才拿了药箱走出。



        杜青率先开口:“药箱并无任何异常,侯夫人可以带进后宫!”



        林怡琬却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凝眉询问:“不知道今天当值的是哪位太医呢?”



        杜青先是一愣,接着才反问:“侯夫人是什么意思?”



        林怡琬毫不犹豫的开口:“你们不相信我,我当然也不像你们,这药箱过了别人的手,我自然也要检查一遍,以免将来出了差池,赖在我的头上!”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