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梅府

        凭着战阎的雷霆手段,定然寻不到人不罢休!



        眼见她态度坚决,甚至把后路都给想好了,林然就只能答应:“好,万事小心!”



        未免玲儿和紫儿偷偷跟着她,她直接就从后门跑了。



        她打听到梅仁兴依旧还在回春堂处理事情,就直接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很快,就有眼线将林怡琬的行踪报到了梅仁兴的面前。



        他诧异询问:“你说她独自一人从林府出来了?”



        眼线重重点头:“不错,你让小的盯着她,说是等她落单的时候,赶紧回来禀报,这不机会来了!”



        梅仁兴嘲讽一笑:“贱女人多管闲事害小爷我损失了一个玩具,现下她自愿补上,那是最好不过!”



        眼线下意识提醒:“公子,可她是战义候名义上的夫人,那活阎王可不好惹!”



        梅仁兴皱眉瞪他一眼:“战阎是个死太监,他自己娶了夫人无福享受,本公子帮他传宗接代,他该感激才对!”



        眼线汗颜,忙不迭点头:“公子说的对,公子帮着他传宗接代,让他战家有后,他该跪拜叩谢!”



        梅仁兴再没迟疑,毫不犹豫的起身就往外走去。



        他来到大街上,果然就看到林怡琬正在闲逛。



        他快步迎上前,露出一个自以为风流倜傥的笑容:“侯夫人,咱们一天之内见了两次,真是好巧啊!”



        林怡琬不动声色的左右看看:“梅公子?回春堂的事故处理完了?”



        梅任兴毫不在意的挑眉:“就是拿点银子能打发的,我梅家最不缺的就是这些!”



        林怡琬冷笑一声:“梅公子可真是财大气粗(蠢笨如猪)!”



        梅任兴也没理会她的揶揄,而是凑近了她道:“侯夫人,我听说你家侯爷不能人道,你这才刚刚嫁过去,就守了活寡,这夜深人静的,不觉寂寞吗?”



        林怡琬眼眸一转,那鲜活灵动的俏脸,瞬间就含妖,含魅。



        尤其是那不敬意流露出来的风情,更是勾的梅仁兴心口狂跳,恨不得赶紧将她给拐走,好好蹂躏一番。



        她语调哀怨的回答:“是有些寂寞呢,但是有什么办法?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公子也应该知道,但凡和离,我就要被人戳一辈子的脊梁骨!”



        梅仁兴几乎是冲口而出:“你跟我走!”



        林怡琬诧异的瞪大眼睛:“走?走去哪儿?”



        梅任兴顷刻间也冷静下来,他毫不犹豫说道:“我可以给你快乐,把你的空虚都给填满,只要你听我的话,将来整个侯府就是咱们两人的!”



        林怡琬面色骤变,她再没迟疑,抬手就狠狠抽了梅任兴一巴掌。



        这一下子打的狠啊,直接打的他嘴角都流了血。



        更是打的他脸也肿起了半边,他恼羞成怒的呵斥:“你,你打我做什么?”



        林怡琬委屈凝噎:“谁让你言语欺辱我,你明知道我不能做那些事情,你还要诱骗我?”



        梅仁兴满肚子的火气和愤怒也被这一怨一嗔给灭掉了,他耐着性子规劝:“侯夫人,我对你是真心的,难道你非要我当街剖出来给你看?”



        林怡琬哀怨的看向他:“可我听说你后宅妻妾成群,而且我还听说你最是狼心狗肺!”



        梅仁兴被骂的太阳穴突突直跳,要不是她那张俏脸上还挂着可怜兮兮的泪珠儿。



        他都以为她是故意来羞辱他!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毫不犹豫抓住她的手腕道:“你若是不信我,我就把你带去梅府后宅,让你瞧瞧到底是不是妻妾成群!”



        林怡琬下意识挣扎:“不要,你不要抓我!”



        由于她叫的声音太大,以至于吸引了不少百姓的视线。



        甚至那名首饰铺子的掌柜着急说道:“梅公子,你赶紧放开侯夫人,光天化日之下,你怎能随便抓人呢?”



        梅仁兴可不能白白放过这个好机会,姐夫早就让战阎吃瘪了,这次能抓走她的夫人,正好也帮着姐夫出口恶气。



        他恶狠狠的训斥:“闭嘴,再敢多管闲事,就把你的摊子给砸了!”



        掌柜再不敢吭声,连忙垂下脑袋。



        梅仁兴把林怡琬拖上马车,径自带去梅府后宅。



        与此同时,有不少人朝着战义候府跑去报信。



        战阎此时刚刚跟林然见了面,听了他的话之后,还没做出反应,就看到影魂面色凝重的前来禀报:“侯爷,有不少热心百姓前来报信,梅仁兴把夫人当街抓走了!”



        战阎再也坐不住了,他飞快往外走:“舅舅,你先去林家搜人,我去找皇上讨要御林军!”



        片刻之后,他又凝眉说道:“不了,你进宫去找皇上讨要御林军,我前去梅府交涉,你跟皇上说,如果我夫人出了半点差池,他以后休想再让我去给他冲锋陷阵!”



        林然眼底闪过一抹复杂,在这世上,能给当朝皇上撂狠话的,也只有他战阎了吧。



        他不敢耽误,匆匆命人推着他进宫。



        此时林怡琬已经被带进梅府后宅的海棠园,不得不说,这里的精致可真是美不胜收。



        海棠花开的娇艳,微风轻轻一吹,就有花瓣洋洋洒洒的落下,犹如人间仙境。



        梅仁兴命人给林怡琬端来美酒道:“侯夫人,我这宅子如何?以后你就是这里的女主人!”



        林怡琬有些不安的垂下头:“不,我不能留在这里,梅公子,你赶紧把我给放走!”



        梅仁兴眼底闪过一抹嘲讽,他讥诮道:“侯夫人,我这梅府进来容易,离开可难,但凡你不答应我的条件,我就会对你百般折磨,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林怡琬一把端起酒壶,径自将里面的美酒全数都淋到了他的脸上。



        他狰狞大笑:“哈哈,林怡琬,今天你就将成为本少爷的人!”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直接就狠狠摁在石桌上。



        他单手去弄自己的衣裳:“我原本想着你是头回,就对你怜惜些,哪成想,你竟是个刚烈的小蹄子,既然如此,那小爷我也就不客气了!”



        林怡琬再没迟疑,猛然仰头往他脸上狠狠撞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